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花豹突击队 > 第一章 山中军人
    

    山中的早秋格外的冷。天还不曾亮出轮廓,东方的天际雾影中微微现出一丝曙光,莽莽大山的山野草际间不断传出秋虫密集如雨的鸣声。

    随着渐渐亮起的曙光,一弯残月已下林梢,山林间渐渐响起清脆的鸟鸣声。

    突然,两个小黑影从山谷旁的峭壁上流星般的急速扑下,一只身上布满黄黑条纹、猫般大小的小花豹和一个年仅十四、五岁、满脸稚气的小男孩迎面扑来,小男孩身上挂着一把特制的小弓箭,腰中别着一把山区特有的小弯刀。

    “好”,随着一声苍劲的吆喝声,飞奔的小花豹突然停了下来,后面的男孩一个飞跃,翻上了花豹旁边3、4米高的一棵大柳树上,站在一条晃晃悠悠的柳条上随着柳条上下起伏,嘴里高声叫道“爷爷”。

    一个满脸沧桑的老人从山坡上缓缓站起,“万林,让爷爷看看你的箭法”,说着手里的一把碎石扔向了30米开外的一片灌木丛中,一片不知名字的小鸟叽叽喳喳地从灌木丛中惊起。

    “嘭嘭嘭”几声弓弦响,3只飞鸟已应声落地。

    “有进步!”随着喝彩声,老人将手中的另一把碎石抛出,7、8只小鸟跟着落下“去把鸟捡回来收拾干净腌起来,我们回去读书”。“好,一会儿您可要再指点一下我的飞石击鸟功夫,我现在一把碎石只能打两三只”小孩欢快的叫着,闪电般钻入灌木丛中。

    山间的茫茫雾气随着一抹突然跳出的阳光渐渐淡去。爷孙两人身后跟着小花豹缓缓向着半山腰的茅草屋中走去。突然,小花豹发出了一声短促的低吼,老人闻声闪到一人粗的松树后,万林则一个飞跃,跳上了2米多高的树杈,小花豹紧紧伏在老人脚下。

    “看到什么?”老人低声问道,“左侧十几里的树林子在剧烈晃动,好像是大型动物在打斗”万林小声答道,“带小花过去看看”老人低声吩咐道。随着话音,万林带着小花向离弦的箭一样从树上直扑向左侧山林。

    他们刚接近山林,就听见“啪啪”两声枪响,随着响起一声惨嚎。

    万林“嗖”的蹿向树后,顺势取下背上的弓箭。然后慢慢向林中摸去。

    林中空地上,一个穿着绿sè迷彩服的大汉左手拿着匕首,右手提着手枪,脸sè惨白地靠在一棵树上,脚旁躺着一只脖子上流着血的恶狼,身前三米多远的地方还仰面倒着两只。三只身长一米左右的大狼分布在大树周围狠狠的盯着大汉。

    大汉靠在树上的身子有些晃动,握着枪的手在微微抖动。“受伤了?没见他身上有伤口呀?”万林心中暗想。

    突然,大汉正面的大狼张嘴猛地向大汉扑去,万林来不及多想,抬手shè出一箭,脚边的小花也跟着扑了出去。

    箭杆深深插在大狼脖子上,大狼惨叫一声翻倒在旁。此时小花豹已从四五米外腾空跃起扑到另一只狼背上,右爪紧紧扣在它的脖子侧面,两眼突冒蓝光紧紧盯着另一只。

    被蓝光盯住的恶狼连连后退,想跑又不敢,两眼畏惧的看着蹲在同伴背上的小花豹。被小花豹制住的大狼浑身颤抖着趴在地上,两眼求救似的盯着自己的同伴。

    万林看了一眼小花豹身下的大狼,见它肚子鼓鼓的估计是条怀孕的母狼。他冲小花豹挥了一下手,小花豹从母狼身上跳下,仰头吼叫了一声。两只大狼如释重负地低嚎一声,转身钻进了茂密的山林。

    万林转头看了一眼大汉,只见他歪坐树下、脑袋耷拉在胸前已经昏迷过去,手枪和匕首散落在草地上,。

    万林赶紧跑过去将匕首和手枪捡起插在腰间,然后仔细观察大汉,见他身上没有任何伤痕,心中正在纳闷,一旁的小花豹突然伸出右爪在大汉的左腿晃动,万林赶紧伸手挽起大汉的裤腿,果然发现右小腿上有一个三角形的小孔往外流着血。

    “被蛇咬了。小花,救他”万林指着伤处,小花低头伸出舌头在大汉伤处使劲舔着。

    过了一会儿,看大汉紧锁的眉头似乎舒展开一些,万林俯身轻松地扛起一百六七十斤的大汉向林外跑去。

    “爷爷,是一个军人,被蛇咬了。还挺厉害,被蛇咬了还打死三只狼”快步跑到屋前的万林冲着爷爷喊道。站在屋前的老人一把接过大汉,将他放进屋内炕上。然后仔细看了一眼,只见躺在炕上的大汉是一个身穿迷彩服,肩上挂着两道三星的上校,满脸的痛苦表情。

    “被白花蛇咬了”爷爷看着他的伤口,掏出腰间的小刀在大汉伤处划了一个小十字,小心地将毒血挤出,然后从炕头小竹篓里拿出一个绿sè小竹筒,将筒中白sè的药粉倒在军人伤口处。“没事,小花已经给他舔过了”万林在旁边说。

    上完药,爷孙两人静静地看着躺在炕上的军人,只见他长着一张国字脸,浓浓的眉毛向上翘着,满脸显示着一种刚毅的神sè。“给他喝点水”爷爷皱紧眉头吩咐万林。

    话音刚落,炕上的军人突然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呻吟声。“他醒了”万林叫道。军人睁开眼,翻身就要坐起。“不要动,你被蛇咬了”万林赶紧扶住军人。

    军人打量了一下祖孙俩,然后看了一下周围环境。只见屋内陈设很简陋,只有一些普通的生活用品,唯一引人注目的是靠墙立着的一个古香古sè的大书架,上面满满的摆放着一排排线装书。

    “你从哪里来,为什么到这深山野林里?”爷爷黑沉着脸看了一眼万林放在一旁的手枪和匕首,低声问道。“我找万鸿老先生,我是万明的战友”军人虚弱的回答到。

    听到军人的回答,老人的身子一震,眯着的眼睛突然shè出一缕jīng光,一言不发地看着军人,紧紧地盯了军人好一会儿,才缓缓说道“你先歇一会儿吧”,说完转身走出了茅草屋。

    万林感到了空气的沉闷,起身倒了一碗水放在军人身边“叔叔喝点水吧”,也转身来到屋外。

    爷爷手里拿着长长的旱烟袋,坐在院内的小竹凳上,一口接一口地吸着旱烟,握着烟袋的手在微微发抖。

    “咳咳”两声轻微的咳嗽声从门口传出。“咦,你怎么起来了”万林赶紧跑过去扶住军人。军人拿手抚摸了一下万林的头顶“你是万林吧?”“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万林诧异道。

    “我是你爸爸的战友,我叫黎东升”军人说道。然后看着老人“您就是万鸿老先生吧?”说完也不等老人回答,脚跟一并,向老人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看到军人敬礼,老人慢慢站起身,眼睛直视着黎东升,缓缓地问道“他不在了?”

    听到老人的问话,黎东升一股热泪涌出眼眶,哽咽道:“报告老先生,受万明生前嘱托,黎东升前来看完您和万林”。

    听到黎东升的话,老人身子晃了一下,放着jīng光的眼神渐渐暗淡下来,缓缓坐到了竹凳上。万林则呆呆地看着黎东升。

    万林对爸爸、妈妈没有一点印象。从懂事起,就只有爷爷与他相依为命。只记得爷爷每天天不亮就拿着一根细细的竹子将他敲起来,让他练站桩、运气和一些不知名的动作;练完功后,还要跟着爷爷学习认字和背书;晚上,爷爷还要逼着他躺到一个冒着刺鼻药味的大木盆中泡澡。

    年复一年,rì复一rì,小万林每天除了练功、读书,剩余的时间就是带着小花豹满山遍野地去打猎。为了跟上小花豹的速度,万林用家传的轻功心法,将身手练的象小花豹一般快捷,现在连爷爷都无法跟上他的速度。

    打猎的时侯,爷爷指导他用家传功夫与豹子、大黑熊、野猪等大型动物进行徒手格斗。现在十五岁的他,已能徒手将一头100多斤,长着獠牙的大型野猪制服,直接与大豹子徒手对抗而毫发无损。

    可在这十几年中,爷爷从没跟他提起过爸爸和妈妈。每当爷爷带他出山用山货和兽皮到镇子上换生活必需品时,看到与他同龄的孩子身边都有爸爸和妈妈时,总是缠着爷爷问自己的父母,每次都换来狠狠的斥责。

    “坐吧”爷爷指着院子中的小竹凳,缓缓地对军人道。

    “这是万明生前让我交给您的一封信和遗物”,军人从腰中挎着的小包中拿出一封信和一个浸着血迹的小布包。

    老人缓缓将信打开:“父亲:如果这封信到了您手中,就说明不孝儿已经不在人世。请您无论如何原谅儿子的不孝吧。”

    “自从十三年前家中巨变,儿子在杀光那帮畜生后,就直接随与儿共同消灭那帮畜生的军人不辞而别。因我知道家中祖训是终生不能走出大山从军,不得用家传武功伤人。可我空有一身惊世骇俗的功夫,却连自己的妻子都保护不了,我还算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吗。我当时立誓:一定要将伤害林儿妈妈的那帮混蛋赶尽杀绝!不然决不回家看望您老”。

    “黎东升是和我一同出生入死的兄弟,我们同是K军区特种大队的战友,他是大队长。我将您和林儿托付给他了。”

    “另外,林儿也不小了,现在时代变了,我们林家空有一身绝世武功,应该出山为国做点事情了。我希望您能让黎东升长将林儿带走,让他用我们林家的功夫报效国家。”

    儿绝笔”。

    看完信,老人颤抖着打开带血的小布包,里面是一叠厚厚的立功证书,特等功一次,一等功两次和厚厚的一叠二、三等功证书,还有一张存折。

    黎上校用含泪的眼睛看着老人说:“万明没有给您丢脸,他生前是我们特种大队中校副大队长,在最近一次执行与国外恐怖分子的战斗中,为了抢救战友光荣牺牲了。这些都是他用血和生命得到的荣誉,是国家对他的最高奖励。他用您林家的武功,为祖国训练出了一只无坚不摧的特种部队。我代表特战大队全体官兵向您敬礼”说完猛地站起,向老人敬了一个庄严地军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