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花豹突击队 > 第五章 入伍风波 一
    

    K军区特种大队训练基地是在离省城300多公里的一座大山中。

    当满是尘土的吉普车开到距离基地500米的时候,基地的大门突然打开了,只见一个将近六十岁的肩挂少将军衔的老军人站在门口,他的身后站着三十几名列队的士兵。

    黎东升一个紧急刹车,转头对万林说“那是军区作战部部长高利少将,你看好小花,不要伤人。下车”。万林拍了一下小花跟着黎大队跳下车,跑步来到少将跟前。

    黎东升敬礼道:“报告高部长,特种大队黎东升圆满完成任务,携万林向您报到”高部长挥了一下手,乐呵呵的说“好,万林到这来”,招手叫万林到身边来。“小花退后”万林吩咐完小花,赶紧跑到高部长身前。

    高部长拍拍万林的肩膀,仔细打量了一下万林,眼中闪现泪花“好小子,看到你就想起了你爸爸。好好干,别给你爸爸丢脸。听说你们在来的路上就破获了一起重大贩毒案,Y省公安厅和武jǐng大队分别来电,要求为你们请功呢”。高部长停了一下,转头对黎东升说”万明后继有人了,我们特种大队也后继有人了。走,到基地休息一下,一会儿我给你们接风”。说完拉着万林就往基地走。

    黎东升对列队迎接他们的特战队员挥挥手“全体解散”,说完与小花紧紧随着高部长和万林向基地内走去。

    解散后的几个队员看到一只大花猫高昂着头紧随在万林身后,觉得很是好玩,纷纷围过来想伸手摸摸小花的头,可还没等他们接近,“嗷”的一声低沉的叫声响起,同时小花的眼中shè出一道蓝光,身子向后一缩,眼看就要暴起.

    “停”听到叫声的万林赶紧跑过来。几个围过来的队员吓了一跳,“这猫怎么这么厉害”。“离它远点,没有万林许可,谁也不能接近它”黎东升赶紧吩咐队员,同时赶到高部长身边低声介绍了小花的神奇之处。

    高部长听完黎大队的介绍,眼中露出欣喜的神sè“好,万林、小花的训练工作由你全面负责,有什么需要直接找我报告”。

    晚上,高部长在餐厅召集中队长以上级别人员为万林接风。这些人员都是特战队的老人了,他们与万林的父亲都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早就听说老战友的儿子万林要来,而这次军区作战部高部长亲自到基地迎接万林,他们都为老战友高兴。

    席间,黎东升介绍了万林的身世,详细说了制服武装贩毒人员的过程。大家在赞叹“真是虎父无犬子”的同时,纷纷给万林夹菜,闹得万林在席间十分拘谨。

    当大家听到小花瞬间击毙两条大狼狗时,大家的目光都转到了蹲在万林腿上,两爪搭在餐桌上的小花身上。只见小花正伸着圆圆的脑袋,仔细环顾着在座的每个人。

    一中队队长启东十分喜爱这个不知名的小动物,伸手夹了一块肉,走到小花面前,小花闻闻眼前的肉,高傲的把头扭向了一边。万林赶紧说“小花从不吃别人给的东西。而且不吃熟食,只吃我抓的和它自己打的活物”。

    吃晚饭,高部长叮嘱黎东升“东升,一定要照顾好万林,生活上有什么要求直接跟我提。另外小花的饮食你与万林商量一下,看怎么解决。明天你到军区为万林办好所有特招入伍手续,把万林直接编入新组建的三中队接受训练”说完,乘直升机连夜赶回了军区。

    第二天一早,黎东升带着特种大队的《介绍信》和万林一起先来到军区医院体检。

    体检完后,黎东升拿着体检表处盖章,负责盖章的一位老军医看着体检表啧啧称奇:“身高1.68米,体重64公斤,心跳54下/每分钟,视力3.0,肺活量15000ml。这小孩的重要体检指标已达到人类的极限了,你们从哪找的这么个小超人呀”。

    体检完,他们赶到军区招兵处,黎东升让万林将小花放到车里,锁上车门后直接带万林走进招兵处办理相关手续。

    军区内部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凡持有特种大队《介绍信》特招的军人,各部门要无条件办理相关手续。

    这是因为十几年前万林的父亲特招入伍时,由于没有走正式的招兵手续,与招兵处发生了冲突,遇到了很多麻烦。最后由时任军区作战部长,现任军区司令的钟寒睿将军直接请示上级后定下了这条不成文的规定。

    也正是由于这条规定,使招兵处这些**们心里十分恼怒:招兵处都没有这样的权利,你特种大队不但待遇高人一等,连招兵都有特权。从此两个部门之间在当时就留下了积怨。

    招兵处由于是一个与地方有着直接联系的部门,直接掌握着新兵招收和分配的大权,在军区可谓是风水肥厚的部门,所以人员组成基本是军区或直属部队首长以及一些地方高官的子弟。这些平时叱咤风云的**在万明特招问题上吃了一个哑巴亏,心中自然存在芥蒂。

    好在两个部门之间很少打交道。特种大队的队员基本上是从各部队直接选拔的出来的,直接由军区组织部办理手续;只有从民间直接进入的才走招兵处。但除了万林父亲那次特招外,再也没有出现过类似的特招情况,所以两部门十几年间一直相安无事。

    当招兵处的一个郑冲中尉接过万林填完的《履历表》后,发现年龄只有十五岁儿,学历一栏是空白,直接对黎大队说“不符合规定,军内招兵最小也要十六周岁,而且还是个文盲,不符合规定”,说完就把《履历表》扔给了黎东升。

    黎东升一听脸sè通红,指着《履历表》说“谁文盲,他文盲能写这么好的字。你没看见是特种大队特招吗”?

    这时,同在招兵处的其他几个办事人员也闻声围了过来,看到有人围了过来,郑冲的语调更加强硬了:“特招也不行,不符合规定,谁招也不行。特种大队有什么了不起的。据说10年前你们就从这座大山中特招了一个姓万的老农进来,现在到好,又弄了个姓万的小农进来”,话语中充满了蔑视的味道。

    听到中尉侮辱到了父亲,站在大队长身后的万林直接跨到了桌前,原来略显迷茫的眼睛突然jīng光闪现,冷冷地对郑冲道“谁是老农?”看到一个身穿布衣、个子矮矮的农村小孩对他如此说话,郑冲“噌”的从桌后站起,指着万林的鼻子大吼道“你们就是老农,那个老农不知死哪去了,你个小农跑来捣什么乱”。

    话音未落,万林的手已叼住郑冲的腕子,随即只见一个庞大的身躯从桌后飞起,直接冲破桌子对面的窗户飞出窗外,同时伴随着“咔嚓”一声骨折的脆响和玻璃破碎及冲破窗框的巨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