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花豹突击队 > 第十六章 初试锋芒 二
    

    一个基地内正在巡逻的守卫突然转身看到水面泛起的浪花,刚要大喊,万林一枪将其放到。瞬间,万林和成儒的狙击枪已将在外面巡逻和固定哨位的7、8个人打到。

    “有狙击手”跟着响起一串枪响。一个在屋后隐蔽的哨兵突然发现前面倒下的哨兵,大叫一声,同时叩响了扳机。

    随着骤然响起的枪声,基地内建筑物的屋顶突然浮起了一排身影,建筑物内也蹿出了几个持枪的武装人员。瞬间,枪声响成一片。子弹猛烈地扫向河对面。

    “哒哒哒…”对面树林中响起了的回应的机枪声,王大林对着基地内的房门就是一阵扫shè。

    听到枪声和叫喊声,屋内的莫纳一个翻滚来到窗下,对着对讲机喊道“干掉狙击手”。跟着拿起窗下的狙击步枪,慢慢从窗角伸了出去。

    “噗”躲在树杈后shè击的万林只听见前面的树杈响了一声,“还有狙击手!”万林迅速隐藏在粗大的树杈后,从兜里掏出一块小石子,对着离他两米远的树杈弹去,随着树枝的晃动,又是一枪击中了晃动的树杈,打得碎木横飞。

    乘这功夫,万林从树后悄悄溜下来,嘴里叨咕着“好准的枪法”。转身一个翻滚,来到事先选好的3米外第二狙击位置的一块大石旁,透过石边的草丛观察着对面,寻找敌方狙击手。

    此时,成儒正在隐蔽处对着敌方屋顶上的一名机枪手开了一枪。随着他的枪响,莫纳透过瞄准镜发现了成儒枪口的火光,他迅速移动枪口轻轻抠动扳机,“呯”,成儒随着枪声歪倒在草丛里。

    “两个小王八蛋,敢跟飞狐斗”莫纳冷冷的骂了一声,随即把枪口对准了河面……

    此时,已经快游到河对面的突击队员被屋顶上的几挺机枪压制的不敢露出水面。王大力的机枪也被对面屋顶火力压制的无法露头,看到情况危急,大力猛地一个翻滚,拿起身边的56式火箭筒照着对面房屋shè出了一枚火箭弹。“轰”的一声巨响,对面房屋上的几人惨叫着从倒塌的屋顶上滚了下来。

    随着爆起的火光和巨响,爆破手张娃猛地从水中跳起,手中举起的火箭筒也发出了一溜火光,同时自己也发出一声闷哼跌入水中。

    火箭弹剧烈的爆炸令对方火力突然停了一下,突击队员借机钻出水面向外扫shè,迅速冲上河岸。

    就在张娃从水面跃起的瞬间,伏在瞄准镜后的万林猛然看到基地窗户上火光一闪,他冷静扣动了扳机。

    “噗”子弹准确穿过对方狙击枪上的瞄准镜,直直shè入莫纳的眼睛。

    冲上河岸的黎东升带领队员一边对着不断冲出房门的守卫猛烈扫shè,一边分散着迅速接近建筑物。

    基地内到处是激烈的枪声、猛烈的爆炸声,一团团火光、硝烟伴随着尘土和破碎的瓦砾扬向空中。

    没有了莫纳这个狙击手的压制,万林很快就将屋顶上剩余的敌人清除干净。

    随着敌人火力的不断减弱,突击队员很快就分散着冲到了建筑物的shè击死角处。

    脖子流着血的张娃端起手中火箭筒,对着正在往外拼命shè击的窗口就要发shè,黎东升扬了一下手“留点活的,还要他们做证呢”。

    话音刚落,屋内激烈的枪声突然嘎然而止,接着传出了几声凄厉的惨叫。

    突击队员迅速冲进屋内,只见几个持枪的人全都颈部狂喷着鲜血倒在地上,旁边几个被喷shè的鲜血染红的人跪倒在地,身边扔着枪,正恐怖地看着趴在旁边桌子上眼冒蓝光的小花。刚冲进来的突击队员看到这血腥的场面不禁楞了一下。

    “清理战场!”黎东升赶紧吩咐队员。此时,话筒里突然传来尚在河对面万林的呼叫:“豹头,成儒肩部中弹,大力屁股中弹”,黎东升赶紧回答“原地待命,我通知武jǐng卫生员过去救护”。

    一会儿,魏超跑了过来“报告,共计毙敌38名,全为武装护卫队人员;俘虏76名,其中13名护卫队人员,其余均为基地生产人员”。黎东升走过去看了看,只见大部分俘虏是穿着白sè工作服的制毒人员。

    战斗很快结束,前后历经30分钟。

    黎东升看着随后赶到的特jǐng大队,指着一堆俘虏对丁虎说“都在这了”,丁虎竖着大拇指“厉害,30分钟就解决战斗了。伤亡情况怎样?”,黎东升环顾了一下队员,说:“3名队员负伤,两个轻伤,一个重伤。其余完好”。

    随即,黎东升呼叫来直升机准备撤离。突击队临上飞机前,丁虎把黎东升悄悄拉到一边,小声说“刚才枪响的时候,我们在悬崖后面的山道上看到两辆军车。他们听到枪声,掉头就跑,我的人已经把他们扣下了,其中就有上次在饭店闹事的你军区郑冲。具体情况我回去通报你们”。

    直升机将突击队员送回了特种大队基地,放下队员后,黎东升命令万林“卸下装备,你随直升机带着伤员跟我到军区”,几人又随机来到军区大院。

    直升机停稳后,一辆救护车已经在等候他们。万林扶着三人上了救护车,黎东升直接到军区作战部向高部长汇报战况。

    救护车很快来到军区医院门口,一名医生带着几名护士已经推着救护床等在门口,看到从救护车上下来的是满身硝烟的万林他们,医生和其中两名护士吃惊地张大了嘴巴。万林他们也张大了眼睛“小雅、蓉蓉、小丽”。

    今天刚好三人值班。刚才接到通知说有战地伤员,所以三人早早就带着几个护士在门口等候。

    众医护人员们不由分说,直接将万林和其余三人按到了救护床上,推着他们就往急救室跑。万林赶忙大叫着“姐,不是我”。

    来到急救室,万林翻身从床上下来,对着惊慌失措的小雅说“我没负伤,是他们”。

    实习医生小雅把三名伤员交给在手术室内的医生,然后跑出来围着万林转了两圈,泪水在两只明亮的大眼睛里打转“吓死我了!”,拉着万林就往外走。这时,身后传来了轻伤的大力和张娃的叫声“重sè轻友,不管我们了”,肩部被子弹洞穿的成儒躺在床上也无声的咧嘴笑了笑。

    小雅拉着万林来到走廊一把将他按在椅子上,上、下看了一眼,突然惊叫起来:“好漂亮的大猫”,只见小花正摇着尾巴围着她的脚边转悠,“过来”万林叫小花嗖的跳到他的腿上。

    小雅坐到万林身旁,欣喜地看着小花“好可爱呀,你什么时候养了这么漂亮的大猫,我摸摸”,小花看看万林,又看看小雅,然后跳到小雅的腿上,仰着头,眯着眼使劲闻着小雅,很陶醉的样子。

    “小花跟你真有缘,他从不让别人接近它”万林说。小雅喜爱的摸着小花的脑袋“嘿嘿,真漂亮!送给我吧”。

    “这可不行,小花是我们突击队的成员”万林小声说。小雅吃惊的问“什么呀?它怎么是你们队员,你就是不想给我”话语中带着失落。

    看着小雅满脸失落的表情,还不懂风情的万林突然感到心里一阵抽搐。他想了一下,把手伸进怀里掏出一块小小的玉牌递到小雅手上,说:“真的,在刚才的战斗中,它还立了大功呢。这块玉是我祖上传下来的,上面刻的图像就是小花的样子。我把这个送给你”。

    这玉牌可是万林家相传数百年的传家之宝,这是其祖先根据兽王的形象雕刻的。

    接过玉牌,小雅仔细看着。nǎi白sè的玉牌泛着温润的光芒,上面刻着栩栩如生的小花头像。她抚摸着玉牌扭头看看小花说“真像呀。就是太贵重了,我可不敢要”。

    万林挡住小雅递过玉牌的手“你是我的姐姐,是我的亲人。我爸爸、妈妈都不在了,只有爷爷和你是我的亲人了”。

    小雅跟这个弟弟刚见过几次面,还不了解万林的身世。她猛然听到万林说父母都不在了,心中抽动了一下。

    她疼惜的看着这个无意认下的小弟弟“好,那姐姐就收下了,休假时带我看爷爷去吧”。

    “好可爱的猫咪呀”蓉蓉和小丽扶着张娃和大力走出诊室。蓉蓉伸出胖胖的小手就要摸小雅怀里的小花,小花冲着她就呲了一下牙,吓得蓉蓉的手飞快地缩回来。

    “还是跟我好,不理他们”小雅自豪地拍着小花。

    万林赶紧问大力他们伤情,“没事,都是子弹擦伤,过两天就好了,就是疼呀,可没人心疼”张娃装着可怜。

    蓉蓉的小胖手敲了他的头一下“装什么可怜,打个针都吓得叫唤,再给你打一针”吓得张娃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你们干什么去了,怎么还负伤了”几个女孩围着好奇地问,张娃赶紧说“这可说不得,说不得”,看着蓉蓉又扬起的小拳头,大力忙憨厚的解释“我们有保密条例,真不能说”。

    几个人正聊得热闹,黎东升开车来到医院。看到他们伤的不重,又找主治医生问了成儒的伤情,听说没有生命危险,只是肩部贯通伤,没有伤到主要脏器,悬着的一颗心才放了下来。他喜笑颜开地对几个女孩说“谢谢你们啦,有时间到我们基地玩,让他们带你们打猎去”,几个女孩笑着连声说好。

    黎东升带着万林他们到病房看了刚做完手术的成儒,然后连夜带着三人赶回了基地。

    激烈的战斗结束了,一切又都恢复了正常。十几天后的一个下午,黎东升召集全体突击队员来到会议室,只见军区作战部部长高利和省武jǐng特jǐng大队大队长丁虎正在等着他们。

    “敬礼…礼毕…坐下”黎东升高喊着口令。

    高部长从座位上站起高声说到“‘花豹突击队’的全体队员们,大家辛苦了!战斗中,你们迅捷、勇猛,体现出了豹子的特xìng,无愧‘花豹突击队’的名号!我为有你们这样的突击队感到骄傲!”

    “这次行动中,你们与地方武jǐng紧密配合,成功破获刘仲卿制、贩毒集团,并挖出了一批隐藏在地方和军中的蛀虫,以实际行动向军区交上了一份合格答卷。军区研究决定:授予“花豹突击队”集体二等功。个人立功受奖情况,一会儿由黎东升长宣读”。

    随后丁虎详细介绍了后面的侦破情况:自突击队端掉制毒基地后,武jǐng方面连续对俘获人员进行了突击审问,连夜抓捕了刘仲卿等一批骨干分子,并顺藤摸瓜,查处了一批贪污受贿的**高官。

    根据当天随军车运毒的军区招兵处郑冲交代,其父军区副参谋长和军区所属部队的几个师团级干部均牵连在内。目前正接受军区纪委调查。

    送走高部长和丁虎,黎东升宣读了个人获奖情况:万林、王大力、张娃、荣立二等功,其余人员均荣立三等功。万林的军衔也由列兵直接升为上等兵。

    当晚,黎东升吩咐炊事班为特战队准备酒菜,立功受奖的队员们一个个喝的东倒西歪。已经返回基地养伤的成儒,脖子上挂着绷带,举着酒杯来到万林面前“万林,听说是你把击伤我的狙击手干掉的,我服你了,长这么大我就没服过人,你是第一个。来,喝了”,喝的满脸通红的万林举起酒杯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