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花豹突击队 > 第五十九章 豹蛇决战 二
    

    突然,飞跑的“毒蛇”左手往后背的装备包一探,跟着一头扎进旁边的河里。显然他是看到在陆地根本跑不掉,想在水里与万林决一死战。

    他刚才是从包内抽出了一根水下呼吸管叼在嘴里,这样他不必浮出水面呼吸,可以在水下二、三十厘米的地方用呼吸管呼吸,避免浮出水面成为对手的靶子。。

    看到对手钻进水里,万林对着水面放了几枪,跟着就看到一根管子钻出水面并快速向河对面移动着。

    “想从水下逃跑,没门!”万林拿出弓箭对着露出管子的河面shè了一颗燃烧弹,跟着扔掉弓箭、狙击枪和背包,拔出军刀咬在嘴里一头扎进河里。

    “轰”,燃烧弹在河中心燃起一团大火,大火将对面半个河道覆盖。在水下的“毒蛇”看到水面的火光,赶紧将呼吸管从嘴里拔掉。他知道水面大火已经将附在水面上的氧气燃烧干净,自己暂时吸不到氧气了。他赶紧掉转身子向没有大火的前方河道游去。

    万林钻进水里像一条鱼一样快速接近对手。“毒蛇”在水下看到接近的对手,伸手拔出军刀,向着万林刺来。万林闪身躲过,右手拿下叼在嘴里的军刀向对手扎了过去。毒蛇转身向前游去,躲过了刺来的军刀。

    两人在水下搏斗了近二十分钟,“毒蛇”终于憋不住气向水面钻去。万林看到敌人向上游去,手上使劲一划,伸出左手拽住了对手的脚踝,使劲向下一拉,跟着右手刀子往上一送,锋利的军刀狠狠刺入了“毒蛇”的小腹,一股鲜血在水里散开,“毒蛇”手一松军刀掉落下来,跟着嘴里冒出一串气泡。

    万林左手依旧拽着对手的脚踝向岸边游去。来到岸边,他双手使劲一托将对手扔到了岸边,自己跟着爬上岸来。

    他看了一眼睁着死鱼一样眼睛的“毒蛇”,猛地站起,对着北边的祖国方向大喊一声“教练,我给你报仇了!”

    “毒蛇”犯了一个致命错误,他不了解对手有着异于常人的肺活量,在水下与万林这个肺活量15000毫升,能潜水四十多分钟不用换气的对手决战,无异于自取灭亡。

    万林解下“毒蛇”的装备包,将里面的东西倒出来,把里面的手雷、烟雾弹、各种弹药装进自己的背包,拔出“毒蛇”腰间的手枪插进自己腰带。然后打开一个防水的蛇皮袋,里面也装着一大叠整齐的美钞,估计有七八万美元,他把蛇皮袋封好也装进自己的背包。心里琢磨着,这些混蛋怎么这么有钱。

    然后一脚将“毒蛇”连同其余的物品踢进河里,背起自己的背包转身带着小花向来路走去,心里想着“有充足的弹药了,该跟‘东突’这帮人算账了”。

    他与小花快步走到阿连德隐藏的石缝附近,只见阿连德双手抱着头,将身子紧紧塞在石缝间。

    万林没有理睬阿连德,而是小心的靠近小路。只见小路上空无一人,只有几摊血迹和翻倒在路边的客货汽车。显然是追踪自己的那些人,看到被小花杀死的狙击手惨状没敢追击,而是带着伤者和尸体乘卡车返回了他们的基地。

    万林返回阿连德身边,笑着说“没事了,出来吧”。阿连德小心地探出脑袋看了万林一眼,慢慢从石缝中爬了出来,战战兢兢的问万林“你办完事了?咱们赶紧走吧”。

    万林带着他来到小路上,阿连德一眼看到底盘都被炸得扭曲的客货车,一屁股坐到地上,红着脸冲万林叫道“车都这样了,回去怎么跟我叔叔交代”,话语中带着哭音。

    万林赶紧从包中拿出“毒蛇”的蛇皮袋,从里面拿出厚厚的两叠美钞,交到他的手上,说“这是两万美元,一万是车钱;另外一万是给你的酬劳”。

    阿连德贪婪的盯着两叠厚厚的钞票,一把接了过来。这可比当初说好的多多了。

    万林笑着看着贪婪的异国人,说“我没食言吧。你知道刚才追击我们的那些人住在哪吗?”阿连德一边疑惑着点点头,一边将钞票塞进怀里。

    万林接着说“我要去找他们,你要是给我带路,我会再给你两万美元。不过这事你自己考虑,会非常危险”

    听到还可以挣两万美元,阿连德猛地站起,听到后面的“非常危险”四字,他又一屁股坐了下来。他眼珠左右转着,脑海里做着激烈斗争:眼前的中国人很讲信用,如果自己给他带路,又可以挣两万美元。在这连年战乱的大山里,民不聊生,如果有四万美元,刨去赔给叔叔的5000块汽车钱,自己还有三万多美元,这在当地可算上富翁了。不但可以盖房子娶媳妇,还有一大笔剩余。

    他犹豫良久,终于一拍石头站了起来,盯着万林的眼睛说“行,不过遇到危险时你不能扔下我”。

    万林看到阿连德答应带路,一把拉起他走到报废的客货车边上,从破碎的车窗里掏出阿连德加油时买的面包和矿泉水,两人坐在地上吃了起来。

    万林吃了两个面包,喝了几口矿泉水,问阿连德“你怎么熟悉‘东突’基地的情况?”阿连德赶忙咽下嘴里的面包,喝了一口水,说:“我们村里有一个老头是他们基地的伙夫,有一次他从我们村里买了很多粮食,雇我开车送到基地,所以我去过一次”。

    “基地有多少人?”万林问,“大约七八十人吧,具体人数我不清楚。上次我去的时候还看到几个大鼻子的欧洲人”阿连德回忆着。

    “欧洲人”?万林寻思着,应该是他们聘请的教练,用于训练这些“东突”分子。万林抬手看看表,已经下午六点多了。

    他站起来,整理一下装备,说“我们走吧”。

    阿连德带着万林和小花快速穿过小路向右边的大山中走去。大约走了两个多小时,他们来到一处山谷。

    阿连德指着对面大大山说“翻过这座山就可以看到他们的基地了”,“哦”万林若有所思的把狙击步枪从背上取下,“哗啦”一声将子弹顶上膛端在手里,对小花说“你到前面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