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权力巅峰 > 第53章 法网恢恢
    事情的发展进程超乎了柳擎宇的想象。

    就在景林县县委常委会这边一片愁云惨雾的时候,在苍山市市委常委会议室内,激烈的较量也在进行着。较量在以市委书记王中山、常务副市长唐建国为首的王中山派和以市长李德林、市委副书记邹海鹏为首的李派之间展开。由于省电视台已经对韩国庆事件有了论断,所以双方并没有在如何处理韩国庆这件事情上进行争论,因为大家都很清楚,这件事情既然省委书记都亲自出面做了指示,没有任何人敢于在韩国庆事件上做手脚,韩国庆被处理是铁板钉钉的。

    双方争论的焦点在于景林县县委常委班子以及有关部门到底在这次事件中充当了何种角sè。王中山一派认为这起事件必须要一查到底,不管涉及到谁,绝不姑息,但是李德林一派却认为由于韩国庆被处理没有悬念,只要把李德林处理了,老百姓的怨气得到了发泄,基本上不会再多说什么了,对老百姓也有交代了,对于那些可能扮演了一些不光彩的官员,该处理还是要处理,但是不能公开处理,而且力主抓小放大,尽量不要损害景林县尤其是苍山市的面子,这样又能对省领导和老百姓有了交代,又不会太折损苍山市的面子。

    市委常委会已经争论了半个多小时了,一直还没有讨论出一个结果。

    不过好在众人都是成熟的官员,最终,双方各退一步,决定由市纪委书记孟伟成牵头,市委办和市府办方面各自抽调1名副秘书长和1名工作人员组成一个高规格高效率的专案调查小组,孟伟成担任组长,直接赶往景林县进行调查。

    之所以选在纪委书记孟伟成担任组长是因为孟伟成在市委常委中一直都处于中立立场,做事一向铁面无私,这是一个双方都可以接受的人选。

    孟伟成在看到这个新闻之后也非常愤怒,得到市委常委会提名后也没有推辞,散会之后,直接点齐人马,乘车直奔景林县。

    由于韩国庆事件省委、市委高度重视,所以景林县县委方面常委会并没有散会,大家一边吃着盒饭,一边在等待着市委调查小组过来。同时也守护着桌子上的这些材料。

    此刻,最为郁闷的要属薛文龙了,他现在已经完全想明白了,这次的常委会根本就是夏正德所布的一个局,通过材料事件他把凡是和韩国庆事件有关的部门和相关的负责人全都给套了进来,想跑都跑不了。此刻,他心中对于夏正德再也没有了轻视之心,终于正视起夏正德此人的实力来。薛文龙能够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绝对不是浪得虚名,心机、城府、能力都是上上之选,当他清醒的时候,很快就想明白了整个过程中夏正德的各种布局,心惊不已。但是此刻,木已成舟,市委、省委强力介入,他只能思考着如何自保了。

    1个小时之后,市委调查小组在孟伟成的带领下直接赶到景林县县委常委会议室内,当他拿到夏正德提交上来的这些证据素材以及柳擎宇提交上来的这些证据之后,真相当场就全都揭开了,根本没有费吹灰之力,在市委调查组面前,薛文龙等人可不敢像对待夏正德一样还要争辩这些材料是否真实有效,要知道,带队的可是铁面无私的纪委书记孟伟成,在他面前耍心眼,弄不好连自己都搭进去。

    有了这些材料,市委调查组直接顺藤摸瓜,把涉及到韩国庆事件的公安局副局长、检察院院长和法院院长等人叫过来一一进行问话,在市委调查组的强大心理攻势下,这些人只能承认自己接受韩国庆家人的贿赂,为其开罪的事实。当然,这些人其实都受到了县纪委书记牛建国的暗示才这样做的,不过这个时候他们都很聪明的没有把牛建国交代出来,因为他们知道,如果那样做的话,恐怕后果比自己承认收取贿赂还要严重。由于这一次的事件调查在时间上比较紧迫,省委那边还在等着市里的回复,所以调查组却确定了这几个相关部门负责人涉嫌渎职和徇私舞弊之后,并没有再去深挖他们背后的指使人,因为孟伟成心中非常清楚,一旦涉及到这些人的背后之人,要想真正把这件事情调查清楚没有一个星期甚至更长时间都不一定能够搞定,所以,最终市委调查小组在之后,再向市委进行汇报情况之后,根据市委的指示立刻班师回朝。

    第二天上午,苍山市举行新闻发布会,公布对于韩国庆事件的调查结果,宣布县公安局副局长、县检察院、副院长、县法院副院长、院长被双规,而事件的始作俑者韩国庆也已经按照司法程序进行异地重新审批,等待他的将会是法律最严厉的审批。而且此次审批由于证据充足,确凿,而且在对韩国庆进行提审的过程中韩国庆也已经交代了他指使人利用车祸撞死执意上访的赵二丫丈夫一事,再加上韩国庆事件已经引起了全国人民的关注,苍山市决定特事特办,在第二天下午就按照相关程序对韩国庆进行了各种流程的处理之后,最终由法院宣判,由于韩国庆涉嫌故意杀人罪、职务侵占罪等多种罪名,最终数罪并罚,判处韩国庆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当这个审批结果出来之后,针对苍山市和景林县大肆批评的网络舆论一下子便平息了下来,很多网民都对苍山市方面高效的办事效率提出了表扬,当然也有不少质疑的声音,主要是集中在为什么这起案件发生了一年多了,直到被省电视台报道之后才得以被处理,如果没有省电视台的介入,这起惨案的受害者何时才能得到公平的结果。

    不管这起案件当时曾经多么轰动,随着时间的推移,案件的影响力和讨论的声音渐渐消失了。

    其实,在第二天上午,苍山市举行新闻发布会的时候,柳擎宇便也已经回到了关山镇,开始忙碌起来,同时,他也派人给赵二丫带去消息,告诉她韩国庆已经被抓了起来,就等着审批了。

    就在韩国庆被宣布判处死刑的那一刻,围坐在亲戚家的电视前看到新闻发布会的结果之后,原本疯疯癫癫的赵二丫突然哇的一声是失声痛哭,哭声悲凄,久久不止,一边哭赵二丫一边叨咕着:“儿子啊,老陈啊,你们的冤屈终于得以大白天下,韩国庆这个罪大恶极之徒终于要被枪毙了。感谢党,感谢zhèng fǔ,感谢柳镇长,谢谢你们!”

    当天夜里,已经清醒过来的赵二丫形单影只的走出家门,走入了茫茫黑夜,跳入了滚滚流淌的关山河中,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后来,她的亲人在赵二丫徒有四壁的家中墙上发现了一张用鲜血写出的字条,字条上歪歪斜斜的写着一行字:“夫已去,儿已死,沉冤得雪,家徒四壁,人生无望,奈何!奈何!柳镇长大恩如山,赵二丫来生再报。”

    第二天上午,柳擎宇得到了赵二丫投河自尽的消息,当时便是一呆。尤其是当他得知赵二丫留下纸条的内容之时,当时心中充满了苦涩,同时也有些愤怒。可以说,赵二丫的死,赵二丫整个家庭的悲剧,完全是韩国庆一手制造出来的。但是,在赵二丫整个家庭悲剧的背后,却又不仅仅是韩国庆一个人的责任,石振强有没有责任?景林县公安局、检察院、法院的相关干部有没有责任?如果不是他们官官相护,纵容包庇,会有赵二丫家庭的悲剧吗?一家三口死于非命啊!虽然韩国庆已经伏法,但是这里面需要反省的问题却是太多太多了?为什么在赵二丫儿子刚刚被摔死的时候没有人敢站出来为赵二丫主持公道呢?为什么在自己没有强力介入的情况下,县里没有人引起重视呢?一个个问题浮现在柳擎宇的脑海中,让柳擎宇久久不能平静下来。

    当柳擎宇最终平静下来的时候,柳擎宇想到了一个十分关键的问题,那就是在赵二丫整个家庭悲剧事件的背后,关山镇经济落后,老百姓生活贫困,信息获取滞后也是一个不能忽视的问题,像赵二丫这样的事情如果是在经济比较发达的地区,在信息比较畅通的地区,可能早已经被媒体关注,在舆论的压力下得以解决了。那么,以自己现在的这种级别,要想避免这种事情以后再在关山镇发生,最关键的就是想办法发展关山镇的经济,提高关山镇老百姓的收入,让更多的电视、网络、电话等设备和服务进入关山镇老百姓的rì常生活,让他们可以获取更多的信息渠道。想到此处,柳擎宇立刻把镇府办主任(党政办副主任)洪三金给喊了过来,吩咐道:“老洪啊,你给我找一辆自行车,从今天开始,我要下乡进行调研。”

    “下乡进行调研?”听到柳擎宇的指示之后,洪三金愣了一下,随即说道:“柳镇长,下乡调研坐汽车就行了,干嘛骑自行车呢?”

    柳擎宇笑着说道:“你给我准备一辆自行车就行了,我想要认认真真把关山镇每一个地方都走一遍,看看到底应该怎么样才能把关山镇的经济抓起来,坐汽车只能走马观花,骑自行车才就没有这种限制。”

    洪三金听柳擎宇这样说,也就不再说什么,立刻出去准备了。

    然而,柳擎宇和洪三金都没有想到,柳擎宇刚刚骑着自行车离开镇zhèng fǔ大院,石振强那边便得到消息了,他的嘴角上不由得露出一丝冷笑:“柳擎宇啊柳擎宇,你终于露出破绽了。等着吧,看我这次不好好的修理修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