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官网争锋 > 第003章 颠倒黑白
    邓华挥挥手,没一时消失在几个人的视线中,一个小时后,jǐng方姗姗来迟,看清地上的几位脸sè大变,带队jǐng司赶紧殷勤的奔过去,谄媚的扶起瘫软在地的jǐng服男:“杨少?您怎么会被人打成这个样子?谁敢动你,不想活了?”

    “哎呀,这可是伤得不轻,快快快,上医院!”

    “呃,那个谁,把你腰带结下来,给杨少扎上。”

    一干jǐng员一个个看见杨少嘘寒问暖,甚至比对待亲爹还要上心!瞧他们那的样子,哪里像是前来抓捕嫌犯!更像是在医院慰问病人的,这个病人还是他们的上级领导!

    明明那个杨少不过是一级jǐng员,那个二级jǐng司仿佛面对一级jǐng督,面对古城县县局老大一样!兰馨三个人目睹这诡异的一幕,彼此相视无语,眼中怒火升腾!

    “今天遇见鬼了!”瘫坐在地上的杨少恨恨地骂道,“把这几个家伙弄局里去,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我要让他们好好见识一下,得罪我的下场!”

    二级jǐng员发话,二级jǐng司像是接到了局长的命令一样,转回头厉声喝道:“都给我抓起来!敢捋杨少虎须,太岁头上动土,活得不耐烦了吗?”

    “好张狂!”梅惠儿冷哼一声,“这就是古城县的干jǐng?不分青红皂白就抓人?你们是不是觉得,我们两女一男更像是激ānyín掳掠的暴徒?这四位才是受害者?”

    此时干jǐng们才终于正眼看面前三位,那个男的头上兀自往下滴着鲜血,脸上也青一块紫一块的,模样很凄惨。两个女孩衣衫不整,说话的那个脸上还带着伤,外衣钮扣已经不见了,只是很小心地掩着。

    那个气鼓鼓的美丽女孩,秀发混乱,外面罩着一件像大衣一样的男装,腰间隐约露出一截jǐng用腰带的头,显见得是杨少身上的战利品。

    这个模样,稍微有点头脑的,已经看出来发生过什么,再看地上的武器,棒球棍、匕首,甚至还有一把枪!二级jǐng司倒吸一口冷气,别的事情都好说,动枪了,就不大好隐瞒了,最起码他不敢太过火!

    jǐng司开始头疼,就凭小女孩的气势,恐怕就不是好相与的!一辈子和人打交道,jǐng司自然分辨得清,谁是谁非,很多时候,有杨少这样的人搀和其中,他也就不得不葫芦僧乱判糊涂案!

    但是今天这件案子,看起来要出大麻烦,普通人家的女孩子,遇上这种事巴不得息事宁人,绝无可能如此咄咄逼人!看起来,今天杨少踢到铁板上了,jǐng司眼珠一转,心中有了计较······

    邓华在城郊派出所报过jǐng,前往县医院包扎伤口,黑心破坏力超强,幸好没有伤到骨头。县医院的医生护士,用怀疑的目光看向邓华,一边磨磨蹭蹭的给他处理伤口,一边给jǐng方打电话。

    枪伤一向敏感,何况此时邓华形象全无,一个大好青年,和黑帮火拼后的模样没什么区别你!这边邓华刚刚处理完枪口,十几名jǐng方人员一涌而入,全部手中持枪:“不许动!”

    那个护士立马闪在一边,邓华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搞什么名堂?”

    “少废话,双手抱头趴下!我们现在怀疑你是在逃嫌犯,敢于拒捕当场击毙!”

    十几支枪瞄着,如此阵仗真是让邓华瞠目结舌,尽管两世为人,还是惊诧万分:“你们搞错了吧?我是······”

    “闭嘴!你想拘捕吗?预备!”

    邓华没有傻到挑战这些人的自制力,只能服从命令,双手抱头蹲在地上。几名jǐng员饿虎扑食一样,死死按住绵羊似的邓华,双手一上一下反背铐住,这美其名曰苏秦背剑,可是控制亡命徒的方法!

    被jǐng员两边挟持着,推推搡搡的走出医院,一路上吸引无数眼球。邓华稀里糊涂地被弄上jǐng车,好大排场,一溜七八台jǐng车,全都拉响jǐng笛,呼啸着往jǐng局而去。

    没有经过任何讯问,邓华直接被压进一个单间,房间里一张办公桌,桌子后面两把椅子。邓华被按在桌子对面那把椅子上,手脚重新戴上镣铐。

    这一次戴上地是五十斤脚镣,三十斤手铐,上下由一根粗壮的铁链衔接。这副镣铐不知道多久没用过,上面锈迹斑斑,甚至还有暗褐sè的血迹!

    这是一套专门对付江洋大盗的镣铐,大概只有在建国初期曾经使用过。如果普通人戴上全副的镣铐,就算正常行走也难,别的不说,两脚之间区区二十厘米长的链接,就限制你的行动!

    没有人听邓华解释,他的心渐渐冰冷,这绝对不是误会,看来那个持枪的家伙能量不是一般的强大。果然,这边刚刚锁好邓华,jǐng服男手上缠着纱布,脸上肿得像个猪头一样闯进来!

    “王八蛋!你倒是跑哇!”

    尽管说话口齿不清,杨公子毕竟回到了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重新恢复了自信心。手中是一根橡皮挂面,内里铅芯的jǐng棍,这东西打在身上痛入骨髓,外面却很难留下伤痕。

    也就是说,只要这位杨公子愿意,完全可以活活打死邓华,不会留下任何麻烦,充其量也就是“监狱事故”!监狱里最惯见的逼供手段,是不会由狱jǐng亲自动手的,只要把目标投放进特殊牢房。

    里面的牢头自然会把他修理地狼哭鬼嚎,恨不得重生投胎,如此既问出来想要的,狱jǐng还不用担风险,出了事情自然有人担纲!

    “私设公堂,刑讯逼供,还是你这样一个人渣,我真想知道,你到底是谁!”

    “怎么?怕了吗?嘎嘎嘎!”杨公子一阵怪笑,相似猫戏老鼠一样,jǐng棍敲打邓华身上的镣铐,“老子的老子是古城县县委书记杨念祖,怎么着,怕了吗?晚了!”

    话音未落,挥舞jǐng棍狠狠砸向邓华的头,这个家伙显然没打算让邓华活着走出这间禁闭室!从小到大,杨公子从来没有受过这样对委屈,居然被人打落几颗牙齿!

    邓华一偏头,jǐng棍砸在肩膀上,“砰”的一声大响:“我擦,你特么还敢躲?我让你躲!我让你躲!我让你躲!”

    jǐng棍雨点一样向头上砸落,邓华左躲右闪,每一下都砸在肩膀上、胳膊上,前胸、后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