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官网争锋 > 第004章 忍无可忍
    值得庆幸的是,jǐng方给邓华上的镣铐而不是锁在钢椅上,如果是后者,邓华纵然是天大本事,也绝对躲不开头上致命一击!

    “呼呼呼!”杨公子终于停下jǐng棍,扶着膝盖在一边喘气:“该死的,你不是能躲么?等着,来人!”

    一声大喝,外面立马进来三个大腹便便的jǐng官,瞧那意思,一直在外边候着。三个jǐng司站在不过是jǐng员的杨公子面前,一副奴颜婢膝的模样,根本没有一点jǐng方人员该有的正气:“杨少,怎么?打得不过瘾么?需要我们帮忙吗?”

    “没错,这个混帐东西反应很快,来来来,我们四个陪他一起玩玩!”

    邓华眯起眼:“你们这群jǐng方的垃圾!败类!看看你们头上的是什么?看看你们肩上的是什么?”

    一道横杠加2枚四角星花的那位,是在场级别最高的二级jǐng司:“小子,惹上了杨公子,你还是认命吧,不要和我说什么jǐng风jǐng纪,那东西在谷城县是垃圾!”

    说完,当先抡起jǐng棍,劈头盖脸砸过来,这次邓华不敢坐在椅子上硬挺了,这几个jǐng方败类显然不想给他留活路。他向前一扑,带着身上重达八十斤的镣铐,扑倒在地,整个人抱成一团,任凭jǐng棍砸在背上、腿上,胳膊上!

    杨公子最是恶毒,几乎是循着邓华的要害下手,几次砸在邓华的小腿上,如果不是邓华及时避开迎面骨,恐怕再厉害的功夫,也要被打断腿!

    邓华终于忍不住,双臂上举,手铐上的链条架住砸来的两根jǐng棍,腿上用力,“嘭”双脚同时蹬在杨公子的胸口。“碦啦”一声轻响,“呃!”

    杨公子一声闷哼,“噗通”跪倒在地,双手捂住胸口眼睛瞪得溜圆,却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就在三个jǐng官一愣神的功夫,邓华双手间链条一绕,一别,两根jǐng棍脱手飞出。

    探手捞到一根jǐng棍,像是小时候打嘎板一样,猛地砸在空中翻滚的那一个上,“嗡”,空中的jǐng棍夹带着风声,狠狠的打在唯一手持jǐng棍那位的脸上!

    “嗷!”一声惨呼,这位jǐng官整个鼻子都被砸进去,显见得是破了相!那两个jǐng官一惊之下,刚要有所动作,邓华一跃而起,带着八十斤重镣铐,撞进二级jǐng司怀里,三十斤的手铐加上冲击力砸在腹部,不是什么人都受得了的!

    jǐng司张大嘴巴,甚至无法发出声音,当时就跪在地上,身子佝偻成一团,像是一条癞皮狗!剩下那个jǐng官转身就跑,如此凶悍的专政对象,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早被吓破了胆子!

    邓华一不做二不休,往前一扑,压在杨公子身上,单臂一绕,手铐勒住杨公子的脖子,这才裹挟着杨少退回到角落里,静静等待上面来人!

    这次乱子闯大了,就凭老爸那点钱,恐怕很难摆平!邓华心中有点悲哀,没想到重生后会是这样杯具的结局,难不成自己前世今生,就无法摆脱悲惨人生了吗?

    坐在角落里,邓华脑海中闪现一幅幅画面,一直在老爸荫庇下的他,当得知因为自己得罪省城的二世祖,导致家族企业被毁,老爸身陷囹圄,老妈jīng神恍惚车祸身亡的那一刻,无限的悔恨让他无法自拔!

    邓华想不起来前世自己是怎么完结的,深深的怨念,让他发下宏誓:一定要掌握足够的权势,一定要保护家人的安全,绝对不能让前世家族的杯具重演!此时此刻,身前这个被他充作盾牌的家伙,再一次破灭了自己的梦想!

    可能真的是八字造就?邓华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死,但是就凭身前这个人渣,他想不死也难!他现在有一种破坏yù,想要掐死这个嚣张跋扈的二世祖!还是太冲动了,前世就是惹上二世祖导致家族杯具的发生,今生还是这样!

    “哐啷”一声,预审室的门被踹开,一群荷枪实弹的jǐng员冲进来,看到角落里的两个人,所有人都惊呆了!杨公子被“暴徒”紧紧勒住脖子,满脸憋胀通红,甚至已经开始翻白眼,似乎随时都会死掉!

    “暴徒”整个人躲在杨公子身后,别说瞄准,想要看他的脸都是做梦,这家伙绝对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没有人敢拿枪指着杨公子,这位可是睚眦必报的xìng子,万一秋后算账谁也受不了。

    僵持半小时后,公安局长包诚走进来:“邓华,马上放开,不要执迷不悟,你以为你能坚持多久?或者真的想和杨建同归于尽吗?你还年轻,有着大好的前程,为什么如此想不开呢?”

    “哈哈,我想不开?我想知道,为什么抓我?为什么滥用私刑?为什么这里比土匪窝还要黑暗!”

    邓华前世今生的仇恨,似乎都聚焦在这个作恶多端的二世祖身上,不自禁手上用力,后者被勒的眼睛翻白,舌头探出老长,包诚吓坏了:“邓华!住手!你会犯下杀人罪的!”

    “杀人?”邓华心中的抑郁难以言说,浑身被jǐng棍暴打的结果开始显现,他的身子痛得在颤抖,“如果带着这个家伙一起死,是不是你们这些狼狈为激ān的混蛋,也要承担责任?那就大家一起来好了!”

    此时杨建脸sè煞白,连续的打击,让这个娇生惯养的少爷难以承受,身体已经有些吃不消。包诚焦急万分,心中暗恨,又是这个混帐东西,包局巴不得这个古城县的一害被弄死!

    在他没死之前,包局长很清楚自己的职责,无论后边那个家伙生死,一定要票保证杨公子的安全,他的安危就是自己乌纱帽的安危!

    尽管这类事情在古城县还是第一次遇上,jǐng方还是很有章法,迅速派员前往邓华家里。半小时后,邓华的父母被带到,二老看见眼前一幕,吓得浑身发抖。

    邓明毅一个老实巴交的商人,还没有前世商场中历练出来的jīng明,在他简单的想法中,儿子出现在这里,那就是自家的问题,他几乎要扑过去抓出儿子一顿胖揍!

    包诚阻止了他,不是害怕打坏邓华,而是害怕危及到杨公子的安全:“邓华,你父母都在这里,不为自己着想,还不为你的父母着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