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官网争锋 > 第005章 出尔反尔
    “儿子,你怎么了?为什么会闹成这个样子?”

    妈妈的痛哭声让邓华心如刀割,前世母亲辞世那一幕,深深刺痛他的心:“妈妈,爸爸,对不起!是儿子不好,我先前救了这个人渣险些**的女孩,结果却被这些jǐng员以正义的名义抓进来!

    因为这个人渣是县委书记的儿子,他们只是想溜须拍马屁,为了抱住一根粗壮的大腿,好升官发财!他们就让这个人渣发泄,想要打死我,一个人不够,又来三个人!妈妈,如果我不会一点功夫,现在已经是冰冷的尸体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邓明毅此时已经六神无主,儿子小时候爱闹事不假,有一点可以肯定,自从参军,再也没有过任何不文明的行为,怎么可能像这帮人污蔑的那样,强激ān不遂就要杀人报复!

    包诚脸一黑,先前杨公子可不是这么说的:“邓华,你和杨建各执一词,没有证据证明你的话,如果你找出证据,我们是不会冤枉一个好人的,请你相信组织,相信zhèng fǔ!”

    邓华的控诉,让几个尚有一点良知的干jǐng往后缩了缩,其实杨公子是一个什么样的德xìng,这些人心知肚明。知道又怎么样?没有几个人可以为了大义,置自身利益于不顾!

    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为读书人!前者更多发自人xìng本心,后者却每每在衡量利益得失。有了这种得失心,自然会选择同流合污,选择捧杨公子的臭脚,因为他有一个好爹!

    “对对对,小华,你一定要相信zhèng fǔ!”邓明毅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很多时候年龄不等于见识,这位本份的生意人,见到的yīn暗面太少,远不如前世邓华在网上所见,“儿子,不要顽固了,这位是公安局长,他是不会骗人的。”

    邓华一声冷笑:“爸爸,您太善良了!知道吗?现在我手里这个人就是他们jǐng局内部的人渣,在江边带一帮人,打晕一男,打伤一女,还要**一个女孩。就因为我妨碍了他的好事,他就找人把我抓进来,往死里打!”

    “你有证据吗?”

    包诚质问到,此时门外冷哼一声,古城县县委书记杨念祖走进门来,看见儿子的惨状暴怒:“包诚!你这个局长是怎么当的?堂堂的公安局,连自己的干jǐng都保护不了,你怎么对得起党和国家对你的信任!”

    王八钻灶坑里外不是人!包诚现在郁闷无比,这件事从始至终全是杨建搞出来的,就连动用私刑也是他自作主张,他这个局长最多不过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你们要证据吗?”邓华稍稍放点手劲,他还没想杀人,事情不到无可挽回的时候,“你们可以去城郊派出所查找报jǐng记录,还可以找那三个当事人,他们会为我作证的!”

    杨念祖看向包诚:“还等什么?”

    “城郊派出所吗?我是包诚!”包诚心一横,既然你书记不怕丢人,我还会在乎什么,“今天上午是不是有人报jǐng?”

    大哥大没有一点私密xìng,尤其是在这封闭的空间里,声音极其响亮:“是,上午一个叫邓华的前来报jǐng,有人在江边意图**,还擅自动枪。我们去的时候,杨建几个人都被打倒在地,不同程度受伤。

    受害女子和她的同伴都录过口供,据称是被杨建几人打伤,想要**。经调查核实,事件属实,杨建在被邓华打倒前,连开五枪,把邓华击伤。只是事件涉及到杨公子,所以我们······”

    事情很清楚,也很简单,此刻杨念祖脸sè极其难看,他在懊悔,为什么在这里追究这个。长时间身居古城县一把手的高位,已经让杨念祖失去了一些官场中人的本能jǐng醒,忽略了城郊派出所怎么会如此细致批露案情!

    这在以往绝对不会发生,下面这些人,恨不得以身相代,为的就是讨好杨公子,间接交好他这个县委书记,怎么可能事无巨细,全都上报?

    杨书记略一沉吟:“邓华,这件事的确是杨建的问题,公安局冤枉了你,你是无辜的,放开他,我包你无事!”

    王chūn芳大喜:“儿子,杨书记说了,你没事,放开那谁,跟妈妈回家!”

    “儿子,放手吧,跟爸爸回家!”邓明毅长出一口气,儿子没有做错,这就好!他最怕邓华会走绝路,这小子打小就特有主意,两口子就这么一个儿子,还指着养老呢!

    邓华稍一犹豫:“眼下这事怎么说?我要一个结论,不要拿那些含糊其辞的东西糊弄我,到底算我袭jǐng还是正当防卫?如果杨建rì后找我麻烦怎么办?”

    杨念祖脸一黑,身为县委书记,已经给足了这个混蛋面子,居然还往前赶!他瞪一眼身边的包诚,后者心下这个恨:“今天的事,就当没发生过,而且你受到的伤害,公安局会给你一个交待。”

    “说下去!”

    噗!如果不是儿子在对方手上,杨念祖恨不得拿枪毙了这个混蛋,只是此时投鼠忌器:“你是因伤提前复员的退伍兵,我可以做主,让你进机关工作,同时解决编制问题,算作是此次事件的补偿。”

    这是相当优厚的待遇了,一个退伍兵,原本找工作都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邓明毅一直想让儿子接班,接下手里的建筑公司,只是邓华不想经商,父子俩正为这事纠结着。

    “好,我信你!”邓华放开杨建,此时浑身痛极,那些jǐng棍打在身上可不是在做马杀鸡!

    几个jǐng员不等包诚命令,抢上前把不死不活的杨建抬走,刚刚远离邓华,就听杨公子一声歇斯底里的嚎叫:“杀了他,给我杀了他!”

    持枪jǐng员转头看向杨念祖,县委书记冷哼一声:“如此凶徒,还不动手?”

    王chūn芳和邓明毅大惊失sè,两口子同时扑到儿子身前,王chūn芳高呼:“不能!你不能这样!你刚刚说过,这件事是杨公子的责任,你是县委书记,怎么可以说话不算话?求求你书记,我们不用安排工作,也不要编制,只求你放过我儿子!”

    邓明毅冲杨念祖一个劲磕头:“求求你杨书记,放过我儿子吧,我愿意把所有的财产捐献给县里,求您放过邓华!求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