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官网争锋 > 第013章 廖老
    实际上邓华刚来招商办,不要说两个人之间有点什么,双方在酒桌上还是第一次交流。邓华两世为人的面皮不是一般的厚,这种程度的打趣根本不在话下。

    “那可是麻烦了,我老丈人很可能是国企高管,你们瞧这服务态度,到现在还没有送货上门呢!”

    “呵呵呵!”

    大家都笑起来,孙倩捂着小嘴嗔怪到:“还以为你是一个乖小孩,没想到这么坏,看将来谁肯做你的老丈人!”

    “好像要麻烦王姐了,”虽然上辈子是个宅男,那也是在网上见过大世面的宅男,这种局儿很容易调动情绪,先前不是不能,而是不想,“将来王姐帮我介绍一个大美女,我一定收你家小子做徒弟!”

    高文章举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被无视的感觉太难受了!什么东西!一个包工头子老爸罢了,想要碾死他不过是玩玩罢了,要不是杨少运气欠佳,估计这家伙绝对会死在杨公子枪下!

    招商办内部,大家更喜欢把人秘财务股、内资服务股、后勤股叫做一二三组,这样一来问题出现了。让副主任充任组长似乎有点大不敬,三个小组的组长成为大家瞩目的位子,只有三组没得选。

    暗地里大家为组长一职争得不可开交,邓华并不在意当不当这个组长,他知道从1992年开始,华夏步入GDP论英雄的时代。没有政绩,一切都是虚妄的,当然前提是你的政绩不被摘桃子。

    晚宴后第三天上午,一个很邋遢的老人,在一个少女的陪伴下走进招商办。这里是一个草台班子,所谓的三个小组不过是在一间办公室办公,这里原本是小会议室,据说新单位正在筹建中。

    老人站在门前的接待处前边,轻声问:“我是港府回乡探亲的,请问,哪位可以帮我点忙?我我想去乡下给老人上坟,能帮着出台车吗?”

    “港府来的?”正在想着怎么样让伯父运作自己成为组长的高文章,登时跳过来,吓了少女一跳,“您是港商?请坐请坐请坐,那个谁,赶紧泡茶。泡好茶!”

    老人被高文章的热情打动了,轻叹一声,擦一下眼角:“还是家乡人好哇!老头子在外边打了一辈子工,从来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待遇,谢谢你小伙子!”

    说完,老爷子拿起茶杯,抿上一口,满脸都是迷醉的神sè。少女扶着老人的肩膀,轻声安慰着什么,高文章的面sè变了:“你是说你是打工仔?不是港商?”

    “港府也不是遍地黄金,遍地都是打工的,”少女一撇嘴,清声说道,“富豪万不足一!”

    高文章的热情像是退cháo的海水:“那么你们来这里······”

    “喂,你耳朵不好使么?我爷爷说过了,是来请人帮忙带路,要去乡下祭祖。”

    女孩的普通话说的不大好,声音却响亮,这一嗓子使得办公室里所有人都看向这边。高公子登时变了脸:“你们不应该来这里,应该去民政局看看,我们这里是招商办,不是慈善机构。”

    “你怎么这么说话?”少女生气了,双手叉腰,紧蹙秀眉,“我们去过民政局,他们说让我们去统战部,统战部又把我们爷俩推到这里,这不是骗人么!”

    “对不起,这里不是出租车公司,”高文章不耐烦的挥挥手,一组的组长人选难产了,他正纠结着,哪里会有闲心管这事,“你们还是自己到街上打车去好了。”

    听到这位与刚才迥异的语气,老人深深叹口气,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往外就走。邓华从老人进来那一刻,就在关注这边,这位老人可不是什么打工仔!

    有着前世记忆的邓华很清楚,这位老人是港府有名富豪,只是一向低调惯了,从来不喜张扬。如果没有意外,老人此次回乡探亲被冰冷的世态人情伤透了心,直到十年后才再次回乡。

    邓华记得当时因为老人家和省长讲述当年遭遇的一切,导致已经荣任县委书记的姜广文黯然下课。现在看起来,姜广文是代人受过,冤枉的很,罪魁祸首却是这个高文章!

    老人和孙女刚刚出门,邓华追上来:“老人家,您想去哪里祭祖?我可以帮您。”

    “你?”爷俩诧异的看向邓华,小伙子卖相不错,常年锻炼有着强健的体魄,笔直的身板更是彰显军人气质,“小伙子,我可不是投资商,我是来祭祖的。”

    邓华微微一笑:“我想老人家也许需要一个向导,别的不行,这个任务还是可以胜任的。”

    “你有什么企图?”

    少女一脸戒备,邓华一愣,随即苦笑:“好吧,二位请慢走,小县城出租车比较少,最好去县宾馆租一台比较安全,再见。”

    难怪这二位当年没有找到帮忙的,不知道是不是在港府那边被骗怕了,如此戒备心理,真是少见。邓华不是一个喜欢主动的人,最少前世不是,遇上这样人上赶着一次,已经罕见。

    “呃小同志,请等一下!”老爷子似乎感觉自己有点草木皆兵了,尴尬的一笑,“我们祖孙俩的确需要一位向导,如果您方便的话。”

    邓华拿出自己的退伍证、身份证和工作证:“您老先看一下,当然,您也可以问一下大楼里边的人,如果不满意您可以换人。”

    “退伍兵?”老爷子一下子来了兴致,根本就没看其它,端详半晌才还给邓华,“老头子原来也是一个兵,嘿,是你的敌人呢,当年打小鬼子的时候倒是一个战壕。”

    “敬礼!”邓华端端正正给老人一个军礼,“您是抗rì老兵,不管是什么阵营,保家卫国就应该受到我们的尊重!”

    老人家呆住了,这个年代没有人会把抗rì老兵混为一谈,常常是划分阵营的。邓华重生前的时候,国家才正式认可国民党抗战老兵,开始让这些曾经保家卫国舍生忘死的老人,享受来自官方的待遇。

    这是1992年,尽管改革开放十几年了,但是当年两个阵营并肩作战,官方正式的承认并不存在。老人眼中一点晶莹:“小同志,你你好象和别人不大一样啊,这边的政策我知道一点,你就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