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官网争锋 > 第014章 祭祖遇匪
    “您老多虑了,”邓华正sè道,来自前世的他,对这些老兵怀着深深的敬意,不管是哪一个阵营的,“当年敢于和小鬼子拼杀的,就是民族英雄,就应该受到后人的尊重!”

    少女诧异的看着眼前的年轻人:“喂,你知不知道这样说,会给你惹来大麻烦的。”

    “历史铭记前辈的丰功伟绩,”邓华轻轻一叹,“当年的华夏在亡国的危难时刻,您们这些老兵,就是民族的脊梁!”

    老人家长长吐出一口浊气,仿佛心中最深处的一个结打开了:“好,老头子活了几十年,从来没有后悔当年上战场,却是第一次接受来自红sè军人的敬礼!年轻人,老头子正式请你做我的向导,不知道你还愿意吗?”

    “给老班长做事理所应当!”邓华微微一笑,少女突然发现,这个家伙并不是那么讨厌,最起码他让爷爷很开心。邓华没有让两个人租车,说实话在古城县租车太不方便,幸好他老爸还有一台老吉普。

    坐上这车,少女廖雨涵皱起眉头:“什么破车,坐着太难受了,这要是走远路,还不累死人!”

    “嘿嘿,这车不错,”老爷子廖光福坐在副驾驶上笑道,“46年我坐的那台美国造,还没这个舒服呢。”

    战争年代坐车而不是开车,纵然是国军普通军官也是无福消受的,车子也许搞的到,油料是个问题。邓华诧异的斜一眼老爷子:“您老当年很风光啊!”

    “嘿,美械轻装备师副师长,”廖光福摇摇头,“那已经是五十年前的事情了,不提也罢!”

    感情这位还是老蒋嫡系,邓华笑了,一老一少聊起军事上的东西,常常会争论的面红耳赤。邓华前世今生都是军事迷,军事对廖老来说,更是一生的情结。

    这场面让廖雨涵很无语:“你们你们有什么好争的,华夏还有可能发生战争吗?”

    爷俩都是一呆,随即开怀大笑,廖雨涵还是第一次见到爷爷如此舒心的笑容。廖家坪距离古城县县城六十公里,是三省交界的小镇,这里就是廖老的祖籍所在地。

    廖家早年间是大户,经过一系列的变故,廖家坪已经名不副实。廖光福很清楚建国后发生的一切,老人也看得开,根本没有去红sè年代被拆掉的祠堂凭吊,直接找到后山祖坟,摆上全套家什祭奠先人。

    这边香烟袅袅,引来几个巡山的村民,自从1987年森林大火,山里对各种祭祀活动的管辖力度加大。通常不允许在野外祭祀烧纸,遇上了就是麻烦,邓华迎上去,他不想廖老受到打扰。

    如果说开始接近这祖孙俩的确有目的,经过半天多的相处,和这位老将军成了忘年交,早就忘记了先前的功利。以他懒散宅男的xìng子,很难对一件事情保持长久的关注。

    若非想要保护自己的家人,他甚至会在重生后当一个畅游江湖的纯粹武林人士。来人一脸严肃:“山里严禁烧纸上香,你们是廖家的什么人?”

    “对不起对不起,这二位是回国祭祖的侨民,还请各位行个方便。”说着话,邓华掏出早就准备好的大中华,每人手里塞一盒,又拿出打火机,给几位点上,“您瞧,老人家离开家乡五十年了,第一次回来祭祖,您放心,我们肯定会注意安全。”

    领头的村民倒吸一口冷气:“大中华?”

    “这烟很贵么?”

    那个小头头翻个白眼:“这一盒烟的钱够你巡山一个月的收入了!”

    另外几位登时红了眼,彼此看看,互相递个眼神,几个人慢慢散开,把邓华围在中间:“小子,识相的把值钱东西都掏出来,别说哥几个不给你机会!”

    “兼职打劫的?”邓华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这帮人瞧这意思也不是第一次干,三个围住邓华,另外三个站在外围,防范邓华逃走,也防范那一老一少离开。

    带头的一呲牙:“兼职打劫的?这个名字好,放心,就凭这个名字,我留你一个全尸!”

    “你们还敢杀人?”这一下邓华无法保持淡定了,不是别的,后面那两个,手里端着双筒猎枪,这家伙一打一面,可不像黑星那么好躲滴!

    两个人站位很讲究,成掎角之势,邓华想要反抗同时击中的可能xìng不大,何况还要冲过三个人的合围。换做邓华一个人在场,有无数的办法,可是那边还有一老一少哇!

    最要命的那祖孙俩还不知道这边出现了状况,邓华苦笑,居然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早就听说,这边三不管地带治安很乱,却绝对没想到,会遇上持枪抢劫的,自己重生后的运气,还真是逆天了!

    那边廖老终于发现不对劲:“小邓,什么事?”

    “没事,您忙!”邓华摆摆手,这二位不过来自己还有机会一搏,如果他们搀和进来,那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廖老似乎忙完了手上的活计,拉着廖雨涵的手,向山上走去,似乎要逛逛风景。邓华暗赞,这位老人jīng明之极,肯定是看出来问题,不想让自己有后顾之忧,这才不惊动几个家伙离开。

    那一老一小,并没有引起这六位的注意,他们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邓华身上。那二位不但穿着很普通,也很难让人感觉有威胁,邓华一身品牌,还是一个青年男子,任谁都会把他当作第一威胁。

    领头那个低喝一声:“痛快点,不要妄想会有外人来救你,山里面这个季节是不会来人的。”

    看看廖老二人闪过一块巨石,邓华慢慢伸手入怀,他不敢动作过大,那边猎枪可不是吃素的。几个人紧张的盯着邓华,握枪的那两个,甚至已经勾上了扳机!终于,邓华把怀里钱包掏出来,手上一抖,里面的钞票和银行卡散落一地。

    山风一吹,几张钞票随风飞散,居然飞进草丛里。这个时代的山民,除了卖粮时节很少见识这种大钞,有两个人登时急了,拎着手里的砍刀就去追钱,也许感觉六比一的对垒,足以让目标绝了挣扎的念头。

    一张蓝灰相间的四伟人,无巧不巧落在一名枪手身边,似乎还要随风而去,枪手弯腰去捡。另外一个眼巴巴的看着同伴去捡钱,勉强咽下一口口水,就是这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