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官网争锋 > 第015章 倒霉蛋
    “啪!”

    一直乖乖听话的邓华猛地踢出左脚,早就看好的一块石头夹带着啸声飞向眼气别人那位,同时一个侧扑,抓起地上一块石头,狠狠的砸向捡钱的枪手,紧接着一个鱼跃冲顶,几乎是标准的足球shè门动作,头部重重撞进领头人的小腹!

    “嗷!”一百二十多斤体重,加上爆发力,撞得那位瞪大眼睛,张大嘴巴,发出不似人声的嘶吼。剧痛甚至让他拿不住手中的刀,更不要说挥刀砍人,此时让他自宫都没有力气!

    “呃!”那个眼气别人的枪手,被石块正正的砸在脸上,他甚至没有看清砸来的是什么东西。这强力一击,让他的头部猛地后仰,手中的双筒猎枪登时勾动,“轰!”

    一声巨响,在山间回荡,他前边正在捡钱的伙伴,立马中标:“啊!”

    这种双筒猎枪纯粹的散弹枪,打出来的都是枪砂,这东西一打一大面,几乎覆盖几平米。那枪砂一颗颗只有小米粒大小,一颗猎弹里能装数百粒,打进人体纵然没有击中要害,剧痛也足以让任何人失去反抗力。

    这家伙属于面杀伤,声音巨大,估计通常这几位也是用作威慑武器,应该没有shè击的先例,否则,就凭这声音足以引来山下的jǐng员和民众,那就不是他们可以解释的了。

    巨大的枪声伴随两声惨呼,另外一声发自捡钱的枪手,邓华抛出的石块砸在他耳门,整个耳朵被砸烂,几乎让他瞬间失聪!邓华顺手夺过带头人手中的砍刀,抡圆了砸过去,倒霉的捡钱枪手再一次成为目标。

    “呜!”“当啷!”

    砍刀打着旋击中猎枪,刀把打中枪手的胳膊,“哎妈!”一声,再也握不住手中的枪,那枪远远的丢了出去。趁着shè击的枪手没有从打击中反应过来,邓华像猎豹一样冲上前,劈手夺过双筒猎枪,“嗵!”一脚,把他踢翻在地!

    此时廖老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飞快的捡起另外一把猎枪,再看剩下那两个劫匪,早就被同伴的惨状吓得瘫软在地。越是不拿别人生命当回事的,就越是珍惜自己的生命!

    邓华冲廖老竖起一根大拇指:“老人家身手矫捷,不减当年风采!”

    廖光福苦笑摇头:“老了,不行了,居然让你一个人面对五个,惭愧呀惭愧!”

    刚刚惊心动魄的一幕,整个被廖雨涵看在眼里,没想到这个送上门来的向导,居然会有如此身手!小女孩此刻眼中都是小星星,全然忘记刚刚面临的危机,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真实的打斗,还是一对六的超级表演!

    “天呐!你你当年服役的,莫非就是华夏传说中的枭龙部队么?”廖雨涵此刻不再是那个浑身刺猬,戒备心极重的少女,而是一个有着崇拜英雄情结的小女孩,“你好厉害!比电影里的大侠还厉害!”

    廖老也是一脸惊奇:“小邓,我看你的身手,绝对不是普通的军人,莫非······”

    “枭龙部队我只是听说过,也是缘铿一见,据说那里面都是头可碎砖,手能折钢的好汉!”

    邓华摊开双手,他没有说实话,当年大比武,就曾经遇上过枭龙部队的兵王,那一战极其艰苦。他硬是凭借超越对方的毅力,取得胜利,从而获得二等功勋章。

    那场比斗被永久尘封在档案中,就像枭龙部队一样,绝对不会公开。也正是因为如此,邓华的二等功才会显得不那么真实可信:“我不过是会点武术,在武jǐng部队服役的时候,算得上是兵王!”

    廖雨涵一下子捂住小嘴:“兵王耶!天呐天呐!可是可是,兵王不是终身制职业军人么?”

    “美女知道的不少,”邓华苦笑,“chūn天的时候我得了一种怪病,不只是功夫全无,甚至有可能造成全身肌肉萎缩,所以不得不提前退役。”

    三个人自顾自说话,全没把地上六位放在心上,那几位却动也不敢动。他们被打怕了,刚刚六个对一个,还有两杆猎枪,被人家一顿胖揍。此刻枪在对方手中,听上去还是什么兵王,再想动手不是找死么!

    没多久,镇上派出所的民jǐng,听到枪声从山下赶来,看到几位巡山员被打的惨状,几个人都是一惊:“你们是什么人?”

    如果不是看见廖老和廖雨涵,这几位绝对不敢凑到跟前来,现场太吓人一点。尤其是那个被同伴误伤的,惨嚎的声音在山谷间回响,听着都让人瘆得慌!

    邓华和廖老放下手中的枪,两个人把各自的身份证明交给民jǐng:“你是邓华?”

    “呃,是我,有什么问题?”

    啥时候自己如此有名了!邓华不知道,他现在已经成为清远市政法系统大名鼎鼎的存在,一个人导致古城县领导班子大地震,差点让局长下课,这样的存在,怎么可能不被关注!

    派出所长看看地上几位,叹口气:“没问题,我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没等邓华说话,廖雨涵叽叽咕咕的说开了,从来山上祭祖,到这几个兼职劫匪想要打劫,小女孩的口才极佳,远比邓华干干巴巴的诉说强得多,很多时候还要比比划划的。

    还别说,小女孩似乎有点底子,学起刚刚那一幕,还是有模有样,让听了她讲述的民jǐng,都对邓华开始钦佩起来。面对两杆散弹猎枪还敢反抗的,没几个,居然自己毫发无伤,更是强悍的离谱!

    山里每年都有散弹枪伤人案,只有这些山里的jǐng员才知道,那东西的杀伤力有多大。所长走到领头那个跟前:“廖雨生,这里也是你的祖坟,你不会不知道,这位在祭奠你们共同的祖先吧?”

    廖光福瞬间脸sè煞白:“你你你叫廖雨生?廖光禄是你什么人?廖家还有什么人?”

    “没错,我就是廖雨生,廖光禄是我爷爷,第一眼见到你,我就认出来,你们哥俩太像了!”

    廖雨生恶狠狠的瞪着廖老,眼中仿佛能冒出火来:“老东西,你跑去外面吃香喝辣的,我爷爷因为有你这位将军哥哥,从建国三五反开始到十年前去世,没有享过一天福!廖家,曾经不可一世的廖家,哈哈,逃的逃,死的死,就剩我一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