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官网争锋 > 第017章 剽窃遇上打劫
    小女人万分意外,一个初中生居然会写下如此大文章,这似乎有点违背常识!在看看接下来的几个大类,孙倩真被这篇文章震惊了,这这还是初中生写出来的东西吗?

    孙倩可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看到这篇花团锦簇的文章,实实在在的有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女人飞快的扫一眼办公室,大家都在忙,没有人注意,她来到复印机前,这是招商办最先进的办公用品了!

    这边刚刚复印完文章,就听高文章温柔至极的声音:“小倩啊,难道你不去团县委开会么?”

    “啊!”像是做贼被人抓到一样,孙倩手一抖,复印件和邓华的原文散落一地!小女生慌慌的蹲下来捡拾,高文章被上面醒目的标题吸引,转瞬,眼睛却死死盯在那一抹嫩白的浑圆!

    捡起东西,小女人心虚的瞄一眼高公子,还好,这个家伙没有注意到自己手里的东西,可是······孙倩顺着那双贪婪的眼睛一低头:“啊!流氓!”

    小女生把文件死死按在自己胸口,对男人怒目而视,高文章偷窥被女孩抓个现行,脸上尴尬异常,用力扯动面皮,挤出一个笑:“那个,团县委开会,我来叫你······”

    孙倩狠狠瞪一眼这个无耻的家伙,转身把邓华的文章放回远处,拿着复印件叫上王巧芝扬长而去。没有人注意到这边发生了什么,招商办开业大吉,大家有得忙!

    新任县委常委、组织部长孙飞出席会议,来自全县各条战线团组织代表和机关团委共110余人参加了会议。会议由团县委党组成员、副书记陈涛主持,会议的议题,居然是邓华的英雄事迹。

    不知道团县委的干部是如何搜集到资料的,一切恍若亲历,邓华不得不佩服这些人。人家那叫做文笔,写出来的东西妙笔生花,远比他大白话干巴巴的讲诉有味道,听起来简直像是讲评书!

    有一点可以确认,无数的目光聚焦在他的身上,有羡慕的,嫉妒的,也有······高文章脸上yīn郁的像要下雨,本以为这件丑闻,县里面会低调处理,不知道那些领导脑袋是不是被驴踢了,竟然大张旗鼓的要表彰邓华!

    高公子极度抑郁,不就是一介武夫么?至于这么大肆宣扬么?还要参与评选省市两级见义勇为先进个人,呼,高文章重重吐出一口气,这个家伙走了狗屎运,救了一个大人物,这才有这样的待遇!

    会后,孙飞部长紧紧握住邓华的手:“小邓同志不错,不愧是功勋退伍兵,一定要保持军人本sè,要在岗位上做出更大的成绩!”

    “谢谢,谢谢领导和组织给予的荣誉,我一定会再接再厉,为古城县的现代化建设再立新功!”尽管有些话在的话自己听来都发酸,在特定的场合,这些话还是要说的,而且表态要坚定,态度要谦卑,绝对不能翘尾巴!

    “邓华同志,”团县委书记李珉宇笑容很亲切,“你是古城县的骄傲,是团县委的骄傲,团县委将号召广大青年,学习你······”

    邓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办公室的,坐回位子那一刻,长长嘘出一口气,实在是不适应这种场合!尽管重生后他已经在不断修正自己,只是前世几十年的xìng子,不是说改就改的!

    他没有注意到,对面的小女人像是做贼一样,一个劲偷瞄他。随手拿出那份写出来一个开头的策划案,刚要继续剽窃大业,忽然发现,中间少了一页!

    哎妈!少了一页!邓华登时火大,特么的怎么就少了一页?这可是纯粹手写,不是,手抄本呀!这对于一个初中生来说,纵然抄写也很累人的!他几乎把自己的位子全部翻个个,那页纸鸿飞冥冥,不见踪影!

    剽窃的东西果然来得容易去得快!邓华已经确定,有人看过自己的文章,从页面的压痕来看,应该是被复印过。可是,你特么剽窃也就罢了,给我留底成不?这哪里是剽窃,简直就是打劫呀!

    邓华不知道,对面的小女人此刻如坐针毡,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问题是······孙倩似乎从来没有如此尴尬过,她感觉自己的脸在发烧,好几次鼓足勇气,想要跟邓华说明原委,最终还是碍于情面,没有站出来。

    三天后,高飞领着高文章出现在赵建军办公室:“县长,您看看这是小侄一点心得,还请您多多指正!”

    对于这个当年的老领导,赵县长最起码的尊敬还是有的:“《古城县招商引资工作之我见》,好名字,嗯,嘶,噢,啧!”

    赵建军一边看,一边嘴里发出不同的声音,这让高文章很忐忑,也不知道赵县长喜欢什么类型。这篇文章搞到手,高文章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加以改动或者是丰富,文章里面写的很多东西已经超过了他的认知。

    没奈何,第一时间找到伯父,高主任对文中谈到的方方面面大加赞赏:“文章,当初伯父给你取得名字没错,果然是花团锦簇!”

    “那,伯父,您看能不能凭这篇文章上位副组长?”

    高飞一撇嘴:“文章,眼光要放远一点,心气儿要放高一点,这篇文章还有很多地方需要完善。这个好像是大纲?”

    “呃,是,小侄才疏学浅,继续细化很难,您看······”

    高主任皱眉想了想,一拍大腿:“有了,我们去找姜广文,那个人老三届大学生,满腹锦绣只是生不逢时。”

    “啊?”高文章真心不敢去,可是既然走出了第一步,想要停止很难,“姜主任好像很清高一个人,他他能帮我吗?”

    高飞哈哈一笑:“别人不好说,我求到他头上,这个面子还是会给的。当年我们是党校同学,他家境不好,很多时候都是和我一起混食堂。姜主任还有一个爱好,遇上好文笔的新人,愿意提拔,文章,你有福了!”

    果然,姜广文看了这篇文章赞不绝口:“啧啧,有一点可惜了,设想有点理想化,很多恐怕难以实现。也罢,我帮你弄弄,哼,这年代踏踏实实工作的年轻人太少,凭借一次意外就想上位?还要高等教育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