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官网争锋 > 第026章 如此党校
    “老排长,这事上面肯定会考虑的,”邓华很明白邱海的意思,更明白cāo作这事之人的苦心,他们可不是为自己的未来着想,“不管老排长和我走到哪里,古城县第一招商引资案谁也夺不走!”

    邱海终于多云转晴,还以为这小子没转过弯来:“你就不纠结?”

    “纠结?为什么要纠结?”邓华微微一笑,只是那笑容怎么看怎么有点坏坏的味道,这种摘桃子的事情,前世见得多了。不过想要摘他邓公子的桃子,也要有那个胃口才行,“老排长,招商是完成了一半,接下来嘿嘿!”

    邱主任终于发现,原来这个貌似忠厚的家伙,远没有那么单纯,甚至有点yīn险!不错,别看完成了一半的招商引资,政绩却任何人也抢不走,板上钉钉是三组的,就连李复都有份。

    接下来那一半,不管干好干坏,政绩所得有限,问题是任何事情实际cāo作才是最麻烦的!最关键一点,此次招商引资案,纯粹是廖老看在邓华的面子上才投资,如果未来某些事不能让邓华满意,很难保证这个案子不出事。

    县委党校距离县委大院不远,是一栋建国前的老楼,据说当年是县党部。还别说,这栋花岗岩建造的老楼还真结实,这里曾经是解放古城县最后一座堡垒,墙面上坑坑洼洼的弹痕清晰可见。

    党校周边是开阔地,没有院墙,也没有铁栏杆,整个像是一个敞开式货场。后边很大一块场地,被租出去,成为收废品老板的地盘。前边有一溜临时板房,里面开着食杂店、早点铺子、rì杂店,还真是齐全!

    一进门,就是门卫,里面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坐在那里打瞌睡。邓华站在窗前好一会儿,终于没有打扰老人家的睡眠,走进去自己寻找。

    突然从楼上跑下一个男孩,后面有女声喊:“小心,慢点!”

    什么情况?邓华被这一幕惊得一呆,男孩看见陌生人似乎有点害怕,站在楼梯口。后面一男一女并肩走下来,看见邓华,女人叹口气:“喏,你的学生!”

    戴眼镜的男人上前亲一口男孩:“乖,要听妈妈的话,回来爸爸有奖励!”

    男孩开心地点点头:“好的,爸爸,我们走喽,拜拜!”

    看着男孩和妈妈远走,眼镜男回转身:“新来接受培训的?”

    “是,你是······”邓华真的惊呆了,傻傻的看着这位眼镜男,这就是自己的老师?

    眼镜男向上推推眼镜:“自我介绍一下,这里的政治教师,李明阳。”

    邓华挠挠后脑勺:“李老师,师母和刚刚那个······”

    “啊,上面是教师宿舍,不光教师宿舍,还是前来培训的村官宿舍,看见门卫的老爷子没?他老人家祖孙三代也都在上面。”

    像木偶一样跟在李明阳身后,邓华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上一世他在副科级才进入党校学习,那是进入新世纪的事情了,没想到1992年年底的古城县党校,居然居然是这个模样!

    教室不小,看样子应该是老会议室,里面的课桌椅几乎和招商办的有得一拼,七拼八凑,最早的恐怕要追溯到红sè年代,上面还有批林批孔的红sè油漆印迹。

    里面已经坐了一些人,明显的分成两部份,前排十几个,应该是各局机关的小职员,和邓华一样的身份。后面人数二十多位,有叼着旱烟袋的,有正在啃馍的,有望房巴的,还有一位···在抠脚趾头······

    邓华要崩溃了,这这里就是古城县县委党校?

    “今天来了新同学,大家欢迎!”李明阳老师站上讲台介绍到,最经典的还在后边,疏疏落落的掌声过后,“这节课就由邓华同学宣讲,现在有请邓华!”

    第一天邓华像是做梦一样度过,这里只有一位老师,一位门卫,当然正副校长不在其中,那两位一年也不会出现一次。县党校几乎是被遗忘的角落,来这里“学习”更多是镀层金,有了党校结业证书,以后的仕途会大不一样。

    镀金是指邓华这样机关单位的年轻人,那些村干部来党校学习,则是走过场。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党校纪律几近于无,但是党校收费必须有。

    这点费用对于县城职工来说不值一提,对于村干部来说,则是一大笔开支。只要你当选村干部或者村支书,这个培训就是必须的,没有人可以例外。

    因为教职员工匮乏,李明阳每天给自己安排一节课,多余的时间,都是由学员充任教师。城里的干部都不愿意上去献丑,乡下来的没话好说,于是邓华第一天来到,就被抓壮丁!

    面对如此党校,邓华一个头两个大,这种环境怎么样复习参加自考?李明阳可不想放弃这样一个免费劳力:“邓华,如果你每天代一节课,我愿意帮你免费补习功课,保你考上。”

    “可是,你有那时间,干嘛不教授党校学员呢?”

    无数的疑问,野草一样从心里冒出来,李明阳把自己的教案递给邓华:“看看吧,你就会理解我为什么不想授课。”

    这是一本很有沧桑感的教案,似乎有几十年的历史,每一页都磨飞边了,里面的墨迹已经褪sè。邓华看着上面娟秀的字迹,摇头苦笑:“这是哪一年的教案?你不会说,十几年都没有变过吧?”

    “答对了,没有奖!”李明阳摊开手,“其实党校的待遇不错,每次机关分礼物都不落下,可这里就像是封闭的乌龟壳,让人窒息!”

    重重吐出一口气,邓华挠挠后脑勺:“我理解你了!”

    难怪这位宁可免费辅导自己,也不愿意多上一节课,十几年如一rì的教案,任谁都会厌烦到死!邓华很好奇,按理说党校都是老教师,这位三十出头的样子,距离老字还远得很!

    李明阳哈哈一笑:“我就知道你会同意,课堂上只要不讲违背基本原则的东西,什么都随你!”

    “随我?”邓华一脸古怪的看着李明阳,他想起前世网上一个经典笑话,这位可不要学那个小女人,“李老师,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别怪我不按规矩出牌,你再变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