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官网争锋 > 第030章 衣冠禽兽
    美女书记摇摇头:“我看招商办的班子眼光很成问题,这样一个人才,居然没有掌控大市场的运作,让那个徒有其名的大学生来cāo作,简直是儿戏!”

    大市场那边廖老的资金还没有到位,先期工作无法开展,宣传造势却已经在进行。但是那边所做的一切,很难让黄玉英满意,仅仅是大市场的选址,就已经数易其稿。

    县里边不知道廖老什么时候才能资金到账,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如果前期准备工作不到位,这笔清远市最大的投资,很有可能会泡汤。实际上市里边已经在催促,要求县里拿出切实可行的东西,保证这笔投资案落地为安。

    “那,书记,是不是马上把邓华调回招商办,让他主持这个项目?”卢瑶试探的问,随即又自嘲的笑笑,“他刚刚参加工作,这么快就主持项目,似乎有点急。”

    黄玉英冷眼看着党校大楼前后乱七八糟的环境:“有些人,能力不是和年龄成正比的!”

    卢瑶一吐舌头,忘记了,自己的老板就是少年得志,三十出头上位处长的不少,但是执掌一县书记的,并不多。上面倡议干部年轻化有年头了,在实际推广中,却是阻力重重。

    那些在红sè年代蒙受冤屈的老干部,非常渴望继续为国家出力,很多人不愿意离开自己的位子。这也导致各地干部年龄超标现象严重,年轻化进程缓慢!如果不是此次古城县官场地震,这里的班子构成,也是以老龄化为主。

    今天所见,让黄玉英终于清醒的认识到,先前对邓华的认知还是有点偏颇,都是文凭惹的祸!一个初中生能有什么样的水平?什么样的工作能力?不只是招商办的领导心有疑问,县里边同样顾虑重重,这才会让高飞的小动作得逞。

    眼下招商办所做的准备工作很难让县里边满意,前期工作没有一个统筹规划,后期准备也就无从谈起。只是高飞叔侄有县长撑腰,黄玉英不好太过强势,那样会给上面留下跋扈的印象,殊为不美!

    邓华不知道县委书记来访,中午他召集班里的同学,一起出去消费。全班三十七人,村官倒有二十几个,机关干部也都接受邀请,一起出去撮一顿。班里面邓公子是绝对的小富豪,只有第一天晚宴是村官凑钱请客,其它时间都是邓华消费。

    这边刚刚坐下,邓华的扣机响了,他实在是无法享受“大砖头”,宁可别个扣机。倒是移动通信公司的汪强手里有一部:“您好,我是邓华,请问您是······”

    “你是墨竹的监护人?我是墨竹的班主任,请你来学校一趟。”

    “呃,墨竹怎么了?”邓华噌的站起来,这个捡回来的小萝莉,非常得妈妈欢心,甚至比他这个亲生儿子都要亲近。邓华不确定自己的出现,能不能真正改变墨竹的人生轨迹,这几天也在纠结着,这个电话自然让他心惊胆战。

    “墨竹同学不尊敬老师,把体育老师给挠了,学校打算开除她。”

    墨竹在古城一中初中部,学习成绩中等,之前家中的变故,给小女孩心里留下很深的yīn影。邓华和几位学员一起出现在学校,墨竹倔强的昂着头,像是一只骄傲的孔雀,丝毫没有惹祸的觉悟。

    邓华满脸堆笑来到班主任面前:“您好,我是墨竹的监护人邓华,请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墨竹同学不尊敬师长,居然胆敢和老师动手!”班主任身边一个中年男人,脸上几条血道子,“还以为这是红sè年代吗?还想斗倒老师踏上一只脚吗?”

    邓华一皱眉,看向墨竹:“妹子,为什么挠他?不要怕,和哥说实话,哥给你做主!”

    “你这是什么态度?”教导主任火了,“让她的家长来,你算怎么回事?”

    邓华没有理会这一男一女,看着墨竹,女孩紧咬嘴唇,半晌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他是畜生!”

    “你血口喷人!”体育老师登时跳起来,“你骂谁是畜生?我是你的老师,在cāo练的时候帮你纠正动作有什么错?即便是触碰到敏感部位,那也是无心之失,你这个小丫头值得我做什么?”

    邓华冷冷的盯着班主任:“你听见了?你觉得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可能血口喷人吗?或者说,你认为我妹妹是在诬陷这个畜生?”

    “胡说八道!”没等班主任说话,教导主任勃然大怒,“坚决不允许你们污蔑一中的清誉,这样的学生,这样的家长,一定要清除出一中!”

    握住墨竹的手,邓华眯起眼盯着教导主任:“你确定不需要调查?你确定这是我妹妹污蔑一中清誉?那好吧,我报jǐng,既然是在课堂上发生的,想必会有学生看见。”

    说完,邓华向跟来的移动公司同学伸手,接过电话:“您好,我在古城一中,这里发生猥亵女学生的案件,请······”

    “你你你胡说!”体育老师面sè大变,“我我要告你毁谤!”

    挂断电话,邓华轻蔑的一笑:“声音大就有理吗?你慌什么?如果jǐng方证实我妹妹污蔑你,我给你赔礼道歉,给一中赔礼道歉,赔偿你们的名誉损失,多少钱都行。如果相反,我要一中给我一个交代!”

    体育老师没想到邓华行事如此果断,这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以往学生在学校出事,家长无不是息事宁人,根本不可能出现报jǐng这样严重的后果,这个年轻人明显不按常理出牌!

    他艰难的咽口口水,sè厉内荏地叫道:“你你们太过份了,我我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学生,这样的家长,这老师当不得了,校长,我要辞职!”

    一直端坐不出声的校长,心中已经有了认知,他不是傻子,先前也许为了学校的荣誉,不想把事情闹大罢了。现在家长居然报jǐng,再想压制影响很难,尤其是体育老师前后迥异的表现,已经很说明问题。

    校长轻哼一声:“也许师生间有所误会,没必要闹到报jǐng嘛!我看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女学生敏感一点,反应激烈一点,回去家长教育一下,在班上做个检讨,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