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官网争锋 > 第038章 捉奸
    墨竹冲邓华瞪眼,刘婉芳抿嘴一笑:“墨竹,你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营养一定要跟上,否则很可能影响身体发育的。”

    说着,那双迷人的眼睛,扫向墨竹刚刚有点规模的小胸脯,小女孩一下子羞红了脸:“婉芳姐,你和哥哥一起欺负人!”

    别看那天晚上小女孩豁出去了,那是生活所迫,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撑起一个家,没有几个做得到。墨竹被两个人打趣。满脸羞臊进了卧室,“砰”关上房门,两个人相视而笑。

    猛然间房门被敲响,刘婉芳诧异的上前打开房门,几个军人一涌而入,领头的是一名上尉:“咦,张平,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好像不到探亲的时间呢。”

    刘婉芳一脸的惊喜,张平yīn着脸,“蹭蹭蹭”几步抢进屋里,看见侧卧的邓华一身睡衣,上前一把拽住睡衣领子:“王八蛋,敢破坏军婚,老子弄死你!”

    “破坏军婚?”邓华糊涂了,“你是谁?强闯民宅,还乱扣帽子,就算是军人也不能目无法纪吧!”

    跟进来的刘婉芳急了:“张平,你你胡说什么?这是我的病人,你怎么可以血口喷人呐,不要犯浑!”

    “被抓现行还不承认?是不是一定要捉激ān在床你才低头?有住在一起的医生和病人吗?”

    “你你······”刘婉芳被蛮不讲理的男人气的浑身发抖,“你放开他,他是抓捕罪犯的大英雄,身上有伤!”

    “你还护着这个激ān夫?”

    张平满脸涨红,不管不顾挥拳砸向邓华,虽然身上有伤,这等普通军人想要给邓公子造成困扰,未免异想天开。“嘭!”单手抓住来拳,反关节一拧:“啊!”

    任凭张上尉坚强,在邓华的手中,却像是无助的婴儿,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跟着张平闯进来的士兵,看见领导受制,一个个冲上前来,挥舞手中的皮带,劈头盖脸的砸向邓华。

    邓华冷哼一声,手上使劲,拽着张平左拦右挡,士兵们收手不及,皮带多数打在自己长官身上:“你们你们住手!张平!你混蛋!邓华是我的病人,高院长让我来这里照顾他的,你可以······”

    “就是高院长儿子给我的消息!”张平强忍着痛,恶狠狠的瞪着自己的娇妻,“你这个不守妇道的女人,我要和你离婚,我要控告他破坏军婚!”

    邓华猛地一推,张平向后撞去,几个士兵赶紧上前要扶住他,却“噔噔噔噔”被撞倒在一起,滚作一团。用力过猛,身上的伤口登时崩裂,这种旧伤加新创,让他痛得闷哼一声。

    “邓华,你你怎么样?”刘婉芳最是清楚小男人身上的创痛,着急地问道。

    邓华摆摆手,冷冷的盯着张平:“高院长儿子?你是说高文章?你这个蠢货,别人拿你当枪使,往刘医生和你身上泼脏水,你居然也信!绿帽子很好玩么?”

    如果是之前,上尉在邓华的心目中,有着崇高的地位,那可是军官呢!前世今生的追求,就是成为一个职业军人,摆脱蝇营狗苟的官场。但是现在么,邓华已经不把上尉看在眼里了,扑克脸说了,这几天就会过来,把他的军官手续办好。

    张平哪里听得进邓华的话:“王八蛋,敢打老子,我毙了你!”

    “记住你的身份!”邓华yīn冷的眼神盯着张平的眼睛,让对方激灵灵打个冷战,“如果不是看在刘医生的份上,我让你后悔进这个门!”

    此时躲在房间里的墨竹,听见外面乱哄哄的,出来诧异的问:“哥哥,他们是什么人?”

    其实张平也就是急火攻心,他身上根本没带枪,此刻被邓华的眼神一瞪,犹如兜头一盆冷水浇下,瞬间清醒过来。尤其是墨竹的出现,让他明白这里不只是老婆和年轻人,还有一个小女孩!

    这和高文章给他的情报明显不符:“你们你们真的没事?”

    “呀,全崩开了!”刘婉芳抢到邓华身边,掀开他肩上的睡衣惊呼一声,回头怒叱道,“你给我滚出去!”

    此刻张平也看见了邓华肩上绷带渗出的血迹:“呃,我我只是来确认一下,那个······”

    “你没说错,我们就是有激ān情!”刘婉芳此时的眼神冰冷,当着众人的面拉开邓华的睡裤,倒把邓公子闹个大红脸,“看看吧,他这里的伤也是我护理的!”

    墨竹也被刘医生的举动羞红了脸,急忙小手捂住双眼,转过身去:“婉芳姐,你你怎么能这样子?羞死人了!”

    刘婉芳这才想起,小丫头也在场,赶紧给邓公子提上睡裤,恼羞成怒之下怒哼一声:“站这么高当自己是旗杆么?你让我怎么给你换药?登梯子不成?”

    “好好好,我我蹲下还不行,哎呦!”往下一蹲,屁股上的伤口大痛,“嘶哈,我说那个上尉,别看热闹,帮帮忙!”

    张平一愣,随即明白,这是年轻人给自己机会,赶紧上前扶住邓公子:“怎么搞的?伤成这个样,你上前线了吗?”

    “嘿,和前线也没差啥!”邓华呲牙瞪眼,故意引起刘医生的注意,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让两口子闹离婚,“这不是前几天出个大案子么,前去追捕罪犯。

    好家伙,手枪、自动步枪还有手榴弹,最要命的是那四个越战老兵,一个个陷阱玩得相当高明,瞧见小腿上那个窟窿没有?就是竹签子穿个透心凉,直接把我钉在地上!”

    “哥哥!”墨竹还是第一次听邓华说起负伤的事情,早忘了害羞,一脸的惊慌,“你你负了这么重的伤,怎么怎么没有告诉我?你你你还当我是妹妹吗?”

    这下子邓公子傻眼了,前世今生最怕女孩子哭,这也是前世仅有一位红颜知己的原因。实在是害怕女人哭起来没完没了,对于他这种宅男来说,哄女人远比参加一场战斗危险的多!

    此刻墨竹的泪水,让邓华手足无措:“别哭,别哭哇,你瞧哥哥这不是好了吗。”

    邓华的睡衣被脱下来,肩上的伤口暴露在空气中,还有右肋下划伤,左上臂前些天的枪伤还是一个醒目的疤。张平咂咂嘴:“老弟,你不会是专门打黑除恶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