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官网争锋 > 第039章 龌龊
    “哥哥是大英雄!”墨竹一边帮刘医生,一边恶狠狠的瞪一眼张上尉,“哪像某些当兵的,就和老百姓耍威风的能耐,真正遇上事,还不吓死啦!”

    张平理屈词穷,也不敢看向刘婉芳,嘴里嘟囔:“我和我的兵没有孬种,我们既然选择了军人的职业,绝对不会贪生怕死!”

    “墨竹!”邓华不想小女孩侮辱军人,那是他心中最神圣的地方,“那个还是叫你姐夫吧,我妹妹脾气不好,说话不中听,您别介意。”

    张上尉摇摇头:“你都叫我姐夫了,你妹就是我妹,当姐夫的,怎么会和妹子一般见识。”

    什么你妹我妹的,邓华这个腻味,前世网上这个可是骂人的话,和这个莽汉没办法计较:“姐夫,你是说高文章给你打电话,说家里出了事?”

    “咱们不提这事行不?”张平一脸尴尬,“刚刚是姐夫错了,我向你道歉。”

    邓华摇摇头:“姐夫,小弟没有怪你的意思,这件事幕后主使人心怀叵测,利用你玷污刘姐,最主要的目的是要抹黑我。姐夫,你觉得我能不提这事吗?”

    “抹黑你?”张平一呆,“为什么?”

    “这事说来话长,简单地说,就是我妨碍了某人向上爬,他就想尽办法整臭我。”邓华没有说是谁,但是大家都心知肚明,“之前先把我挤到党校学习,这次又借助你来捉激ān,目的已经很清楚了。”

    刘婉芳咬紧牙关,积蓄已久的怨气终于在男人面前爆出来:“高院长本身就不是个好东西,你还信他的话,我看他这次把我安排来照顾邓华,就是不怀好心!”

    “这对儿狗父子!”张平狠狠地骂道,挥挥手,“你们先去歇着,回头我去找你们。”

    几个士兵向他敬礼,离开了,邓华叹口气:“姐夫,想要报仇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这是法治社会,喊打喊杀是不行的。”

    “我咽不下这口气!”没想到被邓华识破了心思,张平脸一红,“那兄弟你说,怎么办?”

    “嘶!姐耶,你轻点,我可没得罪你呀!”

    刘婉芳一吐舌头:“对不住,我只是想起高院长特别好sè,不知道这个能不能帮到你们兄弟?”

    “这倒是一个不错的消息,”邓华皱皱眉,回头看向墨竹,“妹子,回屋去写作业。”

    小女孩翻个白眼:“稀罕么?”

    高飞举起酒杯:“文章这一手玩的漂亮,哼,想必谁也受不了被人戴绿帽子,那边说不上已经打起来了!”

    “你可别夸他了,”高云高院长一脸得意,嘴上客气到,“这次搞臭那小子,文章上位板上钉钉,还要谢谢大哥。文章,还不给你大伯倒酒?”

    高文章殷勤的给高飞满上:“大您看李主任那边是不是还需要做做工作?”

    “不”高飞抿一口轻笑一“李长河那个人最是厌烦作风不正的人,等邓华那边有了消息,那时候他也就没得选了!”

    高云竖起一根大拇指:“大哥手法越来越高明了,文章也只有在你那里,才能学到真本事。”

    “呵呵,”高飞斜睨一眼自己的兄弟,“我们兄弟说这个没有意义了吧?你那边故意把县医院第一美女刘医生派去,是不是······”

    “来来来,喝酒,喝酒!”

    高院长哪里会让大哥继续说下去,仅仅是只言片语,高文章已经猜测的八九不离十。早就听说,老爸对那个刘婉芳虎视眈眈,只是那个女人很高傲,还有军婚这层保护膜,一时之间倒是很难得手。

    家里几次因为这个闹得不亦乐乎,老妈的干醋吃起来还是很吓人的,别说老爸,就连大伯父也害怕老妈的河东狮吼。高家这两个长辈很有意一个痴迷权偏偏没有太大成一个好s倒是收获多多。

    高文章清楚记得,从小时候一直到现在,老妈整天像是防贼一样防着老爸绿杏出墙。只可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老爸不知道用了什么招数,在县医院那边风流韵事不断。

    说来也奇怪,老爸都四十多岁的人了,还是一如既往的风流,这一点没有遗传给高文章,否则他也不会到现在还没结婚呢!

    爷三个喝起了兴致,一直临近午夜才结束,高云打个酒嗝:“大哥,你先歇着,我我要去医院走走。”

    “老二还真是上心呢!”高飞一脸的不以为然,“听说卫生局那边副局长要退了,你还是把握好自己,不要把自己折在女人的裤腰带上!”

    酒后高云没了那么多顾忌:“老大,放心吧,你兄弟心里有数!”

    此刻高云的心中火院里边新分来的小护士,经过近半年的施压调教,终于要低头了!也许就是今晚,自己就可以品尝鲜嫩的美女,瞧那意思,即便不是雏,经验也不多!

    这一天盼得太久了,高院长说什么也忍不住,别说今晚喝点小酒,就是外面下刀子,自己也要出现在县医院!想起第一美女刘婉芳,高云胸中的火焰愈发的炽热,那个女人绝对极品!

    之所以对新护士情有独钟,因为她居然和高院长心中的女刘婉芳有四五分相这个发让高云激动不已。甚至已经半个月没开斋了,为的就是这一天。

    高院长哼着小曲走进医院,他感觉状态好极了,最少要一夜五次郎才行,那可是盼望了几年的女神呢!

    “嗯,啊,你你轻点!哦,院长,你你,啊······”

    冬夜的月sè很迷人,映照着值班室的窗户,隔着窗子,里面的声音清稀可闻。男人的喘息声,女人婉转娇啼的呻吟,无不充满了魅惑的味道:“sāo货,老子干死你,让你装贞洁淑女!”

    “你你你说谁?啊,轻点,你是不是把我当成刘医生了?哎呦!”

    “嘿嘿,当成谁不重要,放心吧,答应你的事情差不了,来来来,给我装装那个sāo货的声音!”高院长兴致大发,四十多岁的身子,仿佛回到二十年前,龙jīng虎猛!

    “你这个变态!”女人的声音变了,变得柔媚万方,“老sè狼,啊,我我老公不会放过,喔,轻点呀院长!我我受不了了,啊不行了,我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