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官网争锋 > 第040章 **还是通 奸
    “砰砰砰!”连声爆响,窗子被打碎,门被踹开,几个壮汉冲进来:“你这sāo货!居然不守妇道,勾引小白脸!打死你们这对儿狗男女!”

    “劈哩啪啦!”突如其来的打击,让床上的一对男女傻掉了,他们左遮右挡,却哪里是几个壮汉的对手。女人被恐怖笼罩,吓得拼命喊叫,早就忘记自己是在偷情,见不得光:“哎呀,救命啊,杀人了!”

    “你们你们是谁?啊,噗!”高云这个气。这个蠢女人,难道想要把整个医院的人都叫过来吗?只是高院长已经顾不得那么多!

    这些男人似乎手上很有分寸也很专业,打击的都不是要害,却足以让人痛感最强烈的地方。女人只是挨了一下轻的,所有的打击都集中在男人身上,眨眼之时,老男人浑身痛得要死。

    奇怪的是,这些人没有像平常捉激ān的家伙,全往脸上招呼,似乎要给这位留点颜面:“求求你,饶了我,是是这个女人勾搭我的!”

    “啊?你你这个老sè狼!要不是你威逼利诱,我我怎么可能跟你这个老不死!”

    足足十几分钟后,值班室的灯被打开了,几个男人怒气冲冲的看着床上的一对儿男女:“啊?怎么会怎么会是高院长?你你不是那谁!”

    高云赫然发现,自己面前站着的,赫然是应该前往邓华家里捉激ān的张平:“你你,我要告你!”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张平双手抱拳,“我我搞错了,不过这也是院长您的公子通知的,发生这样的误会不是我的错呀!”

    高云怒不可遏:“胡说!文章明明告诉你,刘婉芳是在邓华家里和他······”

    门口出现的女人,让高院长住嘴了,他此时肠子都悔青了,怎么就让儿子弄出这么一出:“高云!你这个老王八蛋,你你还有什么好说的!老娘和你拼了!”

    高夫人不是一个人来的,跟着她一起出现的,还有高院长的四个妻妹!五个女人同时出现,别说刚刚享受了一次按摩的老高,纵然是邓华的身手,遇上五只母老虎恐怕也要落荒而逃!

    五个女人蜂拥而上,抓、掐、挠、咬、抠、拽,全套武艺用到老高身上,保养良好的脸皮,还有相当嫩白的肌肤,登时留下了无数的血痕!高家在古城县潜势力很大,相当程度上得益于高夫人娘家。

    高夫人姐妹七个,有名的七仙女,每一个都嫁给不错的家庭,这七家姻亲结合在一起,绝对是一股不可轻忽的力量。当然,七姐妹同时泡制任何一个人的老公,也势必会让他服服帖帖的。

    一时间,值班室里像是杀猪一样,在寂静的夜里,这叫声份外凄惨,给医院平添一股子yīn森的鬼气!医院里的患者,值班医生护士,纷纷围拢来。

    闹出这么大动静,几乎全部医患都被惊醒,前来观瞻这出闹剧!那几个男人似有意似无意,把那个护士挡在一边,女人耳边似乎听见:“一会儿jǐng方出现,这里发生了**事件!”

    女人一呆,正在此时,一群刑jǐng出现在门口:“闪开闪开,怎么回事?这里有人报jǐng,说是发生了**案,怎么会这么多女人?到底谁**谁?”

    此时的高院长已经没有了风度翩翩的领导形象,全身上下根本找不出巴掌大的好地方,连那根惹祸的根苗,也被挠烂了,鲜血淋淋,那模样让在场的每一个男人心惊胆战!

    脸上真的像是毁容后的样子,布满了抓痕,嘴唇撕开两个口子,牙齿松脱几颗,鼻涕、鲜血混杂着淌下来,眼睛只剩下一条缝······

    “我我要报jǐng!”女人终于从震惊中醒悟过来,很显然,这个院长完蛋了,再也不是女人依靠的对象,“是他是他**我!啊啊啊!请jǐng官为我做主!”

    郑立新真的被眼前场景弄晕了:“你你是被害人,这几个军人怎么回事?”

    “同志,我是来捉激ān的,不过不是她们两个,”张平一脸歉意,“情报不准,纯粹误伤,如果没事,我们先走了,队伍上还有任务。”

    这个家伙搞什么?郑立新心中暗骂把自己弄来的邓公子:“对不起,既然你们出现在案发现场,还是要录口供的。”

    “这样啊?”张平一皱眉,“很简单的事情,我们听见里面女人挣扎呼救的声音,还以为是,于是破门而入,拯救这个女人。这几位我们不认识,好像是嫌犯的家属!”

    此时五个女人早就傻掉了,她们要捉激ān不假,绝对不想送高院长进jǐng局!高云无疑是家族中很重要的一员,否则也不可能如此受重视,五姊妹齐齐出马,为的就是让他以后老老实实的。

    高云急了,这哪里是捉激ān,这是要陷害自己呀!高院长顾不得其他:“不是不是不是**,是是通激ān!”

    “胡说!”女人大哭,泪水像是打开阀门的自来水,汩汩而下,“你你趁我睡觉的时机,潜进值班室实施**。你你你还说,是把我当成了刘医生,你这个禽兽!老sè狼!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即便是在包诚时代经历过太多的构陷栽赃,但是如此巧妙的手法,把通激ān弄成**的,郑立新还是第一次遇见。此刻刑jǐng队长激灵灵打个冷战,这个邓华,真的只有二十岁?

    任何时候通激ān和**之间,都取决于女xìng的供词,现在高院长纵然是倾尽小江的水,也洗不清自己的嫌疑!本就是两个人的事情,女人反咬一口,不承认之前有交易存在,高院长有几张嘴也说不清楚。

    最要命的是几位军人的证言,他们听见“挣扎呼救的声音”才破门而入。本身华夏军人就有着崇高的形象,他们的证言,尤其是没有利害关系,这个证言可信度极高。

    从张平作证开始,案件xìng质就变了,纵然是那个护士,也不可能自打嘴巴,改口为高院长澄清。至于说其他人,根本都是打酱油的,有一点是可以肯定,高院长的位子,不只有一个人觊觎。

    有了这个因素,接下来对单位同事的走访,高云想要有一个好评也不可能。还有那些曾经被欺辱的女人,此刻有了落井下石的机会,谁会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