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官网争锋 > 第059章 猎色不成挨顿揍
    女人的声音神似原唱叶倩文,引得在场观众高声叫好,林海陇几个狼一样的嚎叫着,紧紧跟在三个猎物的身后。随着歌舞餐厅的大门关闭,一切的喧嚣留在身后,外面的冷空气并没有让这几个jīng虫上脑的家伙清醒。

    反而一拥而上,把三个人团团围住,林海陇探手抓向黄玉英:“美女,跟哥哥潇洒走一回,保证让你享受最顶级的滋味。”

    “先生请自重!”邓华伸手挡住抓向黄玉英的手,美女书记早就被邓公子视为自己的禁脔,哪里会让他人染指,何况这还是前世夙敌!把两个女人挡在身后,“路佳,给家里打电话,让他们来接。”

    邓华的表现把小女孩气坏了:“邓华!你这个缩头乌龟,我瞧不起你······”

    正在此时,林海陇的一个同伙,突然抱向路佳,小女孩尖叫一声,飞脚就踢。邓华一伸手拽过小丫头,飞起一脚重重踹在对方的心口:“呕······”

    那家伙“噗通”跪在地上,抑制不住的狂吐,要不是有诸多忌讳,这一脚完全可以把他胸骨踢碎!林海陇暴怒:“孙子,你敢动手,打死他!”

    说完,手中的酒瓶子狠狠抡向邓华的脑袋,这种程度的袭击哪里会让邓公子放在眼里,他挥拳迎上酒瓶,“砰”一声爆响,酒瓶被砸碎,无数碎片在邓华刻意之下飞溅林海陇面门!

    “啊啊啊!我的脸!”

    “对不起对不起,失手失手!”

    邓华双手抱拳,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林海陇双手捂脸厉声惨嚎,明晃晃的路灯下,鲜血顺着手指缝淌出来,瞧那意思,这位的脸恐怕是要破相。

    邓公子心下稍稍有点安慰,这不过是刚刚开始,先从这个罪魁祸首身上要回一点点利息,早晚有一天,会把前世的仇恨,连本带利一起收回来!

    两个林公子的跟班急了,少爷被打伤,这是极大的罪过,两个人冲向邓华,抡起酒瓶子劈头盖脸就砸。剩下那三位,同时扑过来砸向黄玉英和路佳,此刻早就没有猎艳的闲心,哪里还会在意对手是不是娇滴滴的小女人!

    根本就没管砸向自己头部的酒瓶子,飞起一脚,冲向黄玉英的那个,手中酒瓶子再也不受控制,脱手砸在自己的脸上!邓华的脚力何等强悍,这一下绝对比几个家伙手持砸过来的力度还大!

    那位被当头一瓶砸的闷哼一声,整个瓶子在额头上化作无数的碎片!突兀的打击,把他的头狠狠的撞向后面,他脚下一滞,摇两摇晃两晃,噗通栽倒在地!

    踢飞这个,回手一拳,在酒瓶子降临路佳额头前一瞬间打爆,飞散的碎片,波及到跪在地上那位,这个杯具的家伙很幸运的躺枪,头上再添几处血口!

    出手这个手上被玻璃碎片割烂,脸上更是镶嵌几枚,不规则的碎片在路灯映shè下,展现出妖艳的美感。这是旁观者的感觉,受到伤害这位,脸上血泪齐流,远比林公子凄惨的叫声随即响起:“嗷嗷嗷!”

    就在同一时间,两个酒瓶子砸在邓华后脑,“砰砰!”两声闷响。

    “天呐!”黄玉英失声惊呼,双手捂向眼睛,小女人不忍看向邓华,在她的心目中,男人是为了自己才挨上这两下,她的心忽然很痛,为了这个吃尽自己豆腐的混蛋!

    女人的表现让邓公子很满意,不枉自己挨这两下,最起码让女人心中留下一点影子,这就足矣!心思电转间,手上不停,一拳击中堪堪砸中路佳的男人,这位的瓶子“呜”一声飞出去,jīng准异常的砸在林海陇头上,让他再手重创!

    失去酒瓶子的家伙一愣神,邓华冲他一呲牙,一拳砸在脸上,“噗!”这一下子让这位失去好几颗牙齿,口中发着“喔喔”的声音,再也没勇气发起攻击。

    邓华拳打脚踢,转眼间把三个酒瓶子原物奉还,刚刚砸中邓华那二位,似乎没想到会如此轻易得手,一愣神功夫,邓公子的反击打在两个人的胸口:“嗷嗷!”

    两声惨叫,一百多斤的汉子,被两拳击飞足有三米远!两个家伙挣扎几下,终于没有站起来,捂住肚子狂呕,今晚上吃喝是浪费无余!

    “好哇好哇好哇!”路佳看热闹不怕乱子大,在一边跳脚拍手叫好,“打得好!这种人渣就要往死里打!”

    人间天堂地处闹市区,本身就是治安严管地带,这边刚刚动手,旁边的治安岗亭就冲出来几个jǐng员:“住手!我是jǐng察,都给我住手!”

    邓华仅仅是一脚、几拳,就已经解决战斗,好整以暇的守护在美女书记身边,反倒是路佳这个小妮子,趁着几个家伙不注意,冲上去打黑拳。看那身手,应该是在军营中学过几手女子防身术,出手刁钻狠辣,眨眼之时几个伤者连连中招。

    最先挨踹那位,终于明白几个人惹上了真正的高手,挣扎着站起身也不敢上前报复。此刻见到奔过来的jǐng员,像是见到了大救星,大声喊道:“打劫啦!杀人了!救命啊!”

    “哈哈哈哈!”

    眼下正是夜生活高峰,路边很多旁观者都被这家伙的表现逗乐了,七个大老爷们,围攻一男两女,结果个个带伤,还居然呼救,这一幕怎么看怎么滑稽。原本紧张邓华头上伤势的黄玉英也不禁莞尔,这个家伙很有搞笑天赋。

    jǐng员跑到近前,看到眼前一幕也有点眼晕,七个男人呈辐shè状围住两女一男,不过只有一个站着,就是呼救这位:“怎么回事?”

    “呦真难得,jǐng察叔叔出现够快的呀!”路佳终于停止了偷袭,打黑拳让小女孩过足了瘾,“难道各位看不出来吗?这不是我们姐妹闲极无聊,拦住七个大男人打劫,哈哈哈!”

    说完小女孩自己也乐不可支,jǐng官脸一黑,刚要训斥小丫头,就听林海陇不似人声的叫:“他们是在逃嫌犯,赶紧抓起来!”

    “我爸爸是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周鸿,我是周文斌。”被一脚踢跪地上呼救的那位,一手捂着被“流弹”搞出来的伤口,一手指着邓华,“这个人是杀人在逃犯,被我们发现,想要杀人灭口,马上抓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