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官网争锋 > 第060章 转移仇恨
    “周公子?”在场的旁观者明白了,难怪这家伙向jǐng员呼救,感情人家底气十足!jǐng员都是一愣,彼此面面相觑,很显然这位周公子名声在外,jǐng员们对他并不陌生。

    脸上兀自插着玻璃碎片的那位见jǐng员居然没有动手,勃然大怒:“你们穿着这身皮是干什么吃的?老子是省zhèng fǔ办公厅秘书长王通的儿子王飞,那个是省发改委主任胡海的公子胡学文,他是省国土资源厅张晓鸥的儿子张开,我们四个作证,你还不相信吗?”

    “淮阳四少?”没等jǐng员反应,路佳在一边叫起来,“难怪这么嚣张,是你们四个垃圾!那个是谁?”

    干jǐng们面面相觑,看这意思小姑娘来头不小,明知道是淮阳四少,非但没有害怕,还质问受创最重的那个。周文斌咬牙切齿:“贱货,知道我们是淮阳四少还敢嚣张,等你进去就会知道老子的厉害,我一定找几十个犯人,干死你!”

    “姓周的,你找死!”黄玉英无法忍受有人辱骂路佳,“难怪淮阳省治安环境越来越差,公安厅事实上的一把手有你这样一个儿子,想必周鸿也不是一个好东西!”

    jǐng员傻眼了,这位当面怒骂公安厅常务副厅长周鸿,这可不是一般人做得出的,这个女人是谁家的千金?几个人都有点头大,显然,这是神仙打架,他们根本就没办法插手。

    这种事最好的办法就是矛盾上交,邓华像是旁观者一样,安静的站在一边。无名功法缓缓运转,涤荡他的心境,就连躺在地上惨嚎的林海陇,都已经无法让他感觉异样,这一刻,他仿佛世外高人在旁观俗世的纷纷扰扰!

    也许真的是命中注定,前世今生始终没有躲过和这个家伙做对手,只不过这次的仇恨来得更突然。邓华心中也有一点庆幸,幸好老爸卖掉了公司,否则势必会重蹈上一世覆辙!

    说起行动力,还是省军区更迅速,几台大卡车呼啸而至,上面呼啦啦跳下来一群赤手空拳的士兵。这些士兵明显不同于一般,一个个身手矫捷,体格雄壮,最醒目的是脸上都画着迷彩。

    “路佳,谁欺负你?告诉我,老子弄死他!”

    路佳伸手一指:“就是他们七个!他们想要挟持我和玉英姐,幸好有邓华解围,要不然爸爸妈妈今天就见不到我了!程叔叔一定给我报仇,把他们弄回军区,好好教训一顿,让他们知道,军区大院的女孩子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如你所愿!”带头的军人一挥手,“都给我弄回去,敢欺负司令员的女儿,找死!”

    刚刚赶到的周鸿傻眼了,这群士兵他也惹不起,这是一群狼,省军区特种大队的士兵。一个个眼睛长在头顶上,除了直属领导,也就路秀峰可以指挥得动。

    被这群家伙弄回省军区,儿子不死也要扒层皮:“同志同志同志,误会误会,都是自己人,何必大动干戈呢?我是公安厅常务副厅长周鸿,路司令那边我常走动,还请高抬贵手,放这些孩子一马!”

    “子不教父之过!”路佳得理不饶人,“堂堂的常务副厅长,教育出这样垃圾的儿子,想必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周鸿脸一黑,刚想发作,忽的想起这位后台不是自己可以惹得起的:“小佳,周叔叔······”

    “免了!”路佳小手连摇,“您这样的叔叔我可高攀不起!程叔叔,这个家伙让他自生自灭吧!”

    除了重伤的林海陇,剩下六个全部被带回军分区,jǐng方根本不敢和这些兵痞讲理,对于这帮家伙来说,上级命令就是道理!如今周鸿只能是期盼,军分区的命令足够清晰,条例执行足够彻底。

    周厅长很清楚一点,儿子陷在军方手中,每时每刻都是煎熬,他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恨不得马上去军分区找路司令,祈求他放过自己的儿子。

    闹出这档子事,邓华也不可能回宾馆休息,只能是护送两个美女回省军区。路秀峰脸sè冰冷的坐在客厅:“小佳,不是不让你去那种地方吗?如果这次没有邓华,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爸爸,我错了!”此刻的路佳,整一个乖乖女,让兰雪娇大为心痛,刚刚得到消息可是吓坏了两口子。幸好有邓华跟在身边,“不过爸爸,那帮家伙真的很让人讨厌呢!”

    路秀峰冷哼一声:“这不是你该cāo心的事情,还不给我回去睡觉?”

    路佳一吐舌头,转身上楼,黄玉英轻声说:“姨父,您也不用生气,这次真的不是小佳的责任,从始至终是那几个什么淮阳四少惹的祸。”

    “早就听说什么淮阳四少,哼,居然惹到我的头上,一定要严厉打击,让这个什么四少彻底成为历史!”

    路秀峰一向嫉恶如仇,尤其是对方居然敢对自己的宝贝女儿下手,这触及到他的底限。路司令态度很坚决,邓华咂咂嘴:“路叔叔,我听说红sè年代有一位元勋,被打倒的时候,罪名有一条,叫做军人干政,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嗯?”路秀峰一怔,以他的jīng明自然明白,这个小家伙是点醒自己。回头想想自己从军以来的所作所为,路司令忽然惊出一身冷汗,“邓华,谢谢你!”

    这些年路秀峰对政治似乎过于上心,很多时候喜欢在zhèng fǔ方面插一手。实际上这已经犯了大忌,不管是什么时代哪一个国家,军人干政都是执政者最忌讳的事情。

    现在没有人理会他路秀峰,一个是他级别还不够,不至于引起上面的注意。再者,也是路家底蕴足够深厚,地方上的一点点小毛病,还不足以让上面为这个敲打路家。

    今天没有人敲打,不等于明天同样没有,只要路秀峰这个毛病不改,未来迟早会成为他致命伤。黄玉英深深的看一眼邓华,这个大sè狼居然会有如此敏感的政治嗅觉,之前还是错看他了!

    对于路秀峰的xìng格弱点,兰黄路三家长辈都有所察觉,也都曾经苦口婆心的规劝。路秀峰足够优秀也足够jīng明,越是这样越容易钻牛角尖。身为军人,路秀峰意志力坚定异常,他的人生理念不是一般人可以改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