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官网争锋 > 第069章 十八监
    王jǐng官看着面前的家伙,上面要求“关照关照”的,这家伙如果真对这里边的事情门清,还真是头疼!最起码,很多超规格的东西不能使用,绝对不可以留下把柄,像这种“问题罪犯”常常背景复杂。

    这种人上面有人,档案上显示,刚刚退伍回家就进入体制内,不到半年上位副主任科员,如此升迁速度绝对不正常!这样的家伙说不上什么时候马粪蛋子发烧,那时候自己一个股级小干部,绝对禁不起任何报复!

    只是上面的命令也不能不执行,王jǐng官忽然有点后悔,后悔接下这个活!但是监规监纪还是要宣布的:“······以上是六做到六不准,都记住了吗?”

    “报告zhèng fǔ,全记住了!六做到1:服从看管人员的教育管理和武装jǐng察的看管。2:事实求实的交代清楚自己的问题,揭发犯罪同伙检举他人犯罪行为······”

    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记xìng如此之好,王jǐng官摆摆手:“跟着那个人去拿自己的被品!”

    走进十八监舍,邓华明白刚刚那个人为什么会一脸古怪的看自己了,和邓华青涩憨厚的面孔相比,监舍里的这几位嚣张肆意,根本没有一点身居大牢的觉悟。

    一个个眼神冰冷的看着他,长长的通铺上,或坐或躺的,一个个凶神恶煞一般,似乎没有一个是好相与的。这间监舍很宽敞,宽敞到不合乎常理,很显然,这里等犯人太少了,才显得监舍宽敞。

    最大条是躺在窗户跟前的那一个,根本无视送邓华进来的狱jǐng,正在享受同监犯的按摩,嘴里不时嘟囔:“你特么没吃饱哇?用力,往上一点,对了,就是这!”

    狱jǐng冲那位喊道:“大头陈,新来的,好好照顾照顾!”

    “嘎,弟兄们,又来活了!”大头陈扭头瞅了瞅,怪笑几声,“先去马桶那蹲半天,顺便把脏衣服都给我洗喽,妈的,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懒惰了!”

    狱jǐng也不管其他,转身锁门而去,十几个通铺上的家伙一个个看向邓华,一个唇边长着一撮黑毛的家伙冷冷的说:“能让zhèng fǔ亲自安排照顾的,可是不多,你小子看来是惹了大人物了!”

    一个浑身刺青的壮汉似笑非笑的看着邓华:“老大让你去马桶蹲半天,没听见么?被子好像脏了,扔马桶里洗洗再盖,那边就是你的床铺,不过几天内你是用不到了!”

    邓华根本没看一眼靠近马桶的床铺,施施然走向大头陈:“大头陈是吧?我来给你按摩,这小子手上没劲,想必没办法满足你,我可是专门练过的!”

    “我草,当我的话是放屁······呃呃呃······”

    监舍里所有人都瞪大眼睛,谁也没想到新来的如此大胆,直接找上陈老大。也没见他怎么动作,大头陈不但说不出话,好像还要窒息的样子,只一会儿,脸sè憋的青紫青紫的!

    就见邓华单手握住大头陈身下的铺盖,用力一拽,“嗖!”“噗通!”

    “哎呀妈呀!憋死我了!”

    邓华根本没管地上的大头陈,好整以暇铺好自己的被褥,这才转回身大马金刀地坐下,看着地上狂喘的大头陈:“一共有十种yīn刑,你这不过是享受第一种,憋一下!还有吃不下、排不下、蹲不下、躺不下,你想不想一一尝试?”

    不知道有多久没有吃过这样的亏,大头陈一边拼命给自己顺气,一边恶狠狠地瞪着邓华:“小子,找死是吧?兄弟们,这可是zhèng fǔ交待的任务,只要不死就没人管,还不过来享受一下,还等什么?”

    十几个人“呼啦”一下扑上来,一个个脸上狰狞的笑容,仿佛邓华已经是案板上的肉,可以随意拿捏!刺青的汉子第一个冲到邓华面前,碗大的拳头朝着邓华面门砸下!

    邓华微微一哂,这种层次的打架斗狠实在没有一点技术含量,似乎可以重新温习一下当年的绝活了!心里想着,手上没有一丝的耽搁,“砰”单手攥住刺青的手腕,另一只手成掌刀直击刺青胸口!

    没有太大的响动,刺青也没感觉多疼,身体却被邓华甩出去,重重砸在墙角:“呃!呃!呃!······”

    一撮毛是第二个冲过来的,邓华一侧身躲过来掌,在一撮毛颈后轻轻一击,随后一脚踹在一撮毛的大腿上。“嗷”的一声,一撮毛沉重的身子直接砸在大头陈的身上,两个人登时滚作一团!

    第三个冲上来的是个大脑袋,居然就用自己的脑袋撞向邓华,看着这位一往无前的样子,邓华还真不能躲,万一让他撞到墙上就麻烦大了,搞不好会出人命的!

    “砰!”单手撑住大脑袋,不待对方的双手抱住自己,原本不大的手掌,像篮球运动员抓球一样,掌心居然透出一股子吸力!单掌顺势牵引往外送出,紧跟着在大脑袋的尾椎处点上一脚!

    大脑袋一个狗吃屎,非常经典的扑倒在地,一时间再也挣扎不起来。这边一身横肉的家伙,手中攥着一支牙刷狠狠刺向邓华!

    不要小瞧这牙刷柄,监狱里没有可以充作凶器的东西,这牙刷柄却是绝好的利器,每个监狱都有这东西造成的死亡事件。经过打磨后锋利的尖端,握在壮汉手中,丝毫不比匕首杀伤力弱,足以刺死一头野猪!

    面对这种穷凶极恶之徒,邓华更是没有留情,手臂前探,挽了一个漂亮的花活,绕过牙刷柄攥住这家伙的手腕,反关节一扭;“哎呦呦呦······”

    随后在肋下一点,再一个脖溜,横肉历时冲向墙角的刺青,那根牙刷柄狠狠刺进刺青犯人的大腿:“啊啊啊!”

    一个小矬子动作灵巧,绕到邓华身后,一脚踢向胯下!邓华探手抓住矬子脚脖子,往外一掰,往后一送,这位顿时出溜到大铺底下,两条腿成下叉状!

    通铺距离地面只有三十厘米高,一个大老爷们钻进去都有点艰难,这位如此高端的姿势塞进去,下面承受的痛苦可想而知。旁边的几个犯人,看到这一幕都激灵灵打个冷战,就听矬子厉声惨嚎:“妈呀!老子菊花撕裂了!疼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