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官网争锋 > 第071章 被阴了
    憋了太久,八指一边放水一边痛得惨叫,那种感觉只有经历过的才知道有多痛苦,这种痛一生不想经历第二次!估计以后再看见邓华,八指腿肚子都要抽筋!

    那凄惨的声音从墙角那边传来,斜眼激灵灵打个冷战:“老大,我我······”

    斜睨一眼战战兢兢的家伙,邓华嘿嘿一笑:“也没啥,顶多也就是吃不下罢了!”

    大家都走出去,大头陈磨磨蹭蹭的落在后边,凑到邓华身边:“老大,其实省一监看守所里面,十八监不是最黑暗的,还有一个黑狱!”

    “嗯?黑狱?”就知道这家伙迟迟不走一定有话说,“怎么个情况?你放心,该有的好处少不了你的!”

    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个打小邓华就清楚,大头陈低声说:“如果老大出去了,请你照顾我的家人就行!”

    “好!一言为定!”

    看守所的食堂还真是不小,几乎赶上一个小礼堂了,可能这里逢年节就是充当礼堂用的。一队队犯人规规矩矩的走进食堂,十八监这帮人在中间的桌子上,分两排站定。

    “坐下!”

    值班狱jǐng一声令下,整齐划一的坐下,看来这里的秩序还是不错的,没有人挑战狱jǐng的权威,这些犯人一个个都是社会上的老油条,深知公众场合狱jǐng的面子比什么都重要,最起码比他们的命重要!

    开始打饭了,犯人一行行顺序走向窗口,十八监的这一帮,打完饭整齐的站在队伍旁边,就见那些打完饭的犯人,每个人都会挑出菜里最好的,放在这帮凶神恶煞的盆子里。

    没一时,十八监的每一个人的饭盆里面,都堆满了食物,这些人才有模有样的回到座位上。此时整个食堂的犯人都看到了鬼一样,傻傻的盯着十八监的桌子。

    这帮对普通犯人来说是恶魔的家伙,居然没有一个动筷子的,全部把饭盆呈送到邓华面前。邓华摇摇头,每一个饭盆里夹出一块,或菜或肉,随即开始大吃起来。

    看到邓华开吃,这帮家伙才敢轻轻的拿回自己的饭盆,也动筷了。这个待遇,以往都是大头陈享用的,很显然,今天十八监的天变了!此时监督犯人的狱jǐng也一脸惊诧,新来的凶猛啊!

    从来没有一个新犯人,会第一天在十八监站着走出来,今天这位不但走出来,好像还变成了不折不扣的老大!此情此景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这家伙貌似无害的模样啊,难不成这就是传说中的扮猪吃虎?

    饭后半小时是放风时间,邓华跟着十八监的这一帮,走到cāo场篮球架旁边,安静的靠在球架上,享受着天边一缕夕阳。事情有点不对劲,就像这几个老油条所说,对方似乎想要置自己于死地!

    首先,1·20案件无论如何算不得凶杀,他邓公子也不是穷凶极恶的歹徒,投放进看守所也就罢了,居然是这种死刑犯扎堆的省一监!

    按理说把自己带到省城,应该有一个了解案件的过程,这个似乎被他们遗忘了,看来什么涉外刑事案件,不过是一个借口!谁是幕后黑手?

    能把自己不经审讯直接送进省一监的,恐怕淮阳省也找不出二十位,究竟是哪一个?邓公子甚至有点猥琐的想,是不是自己占美女书记便宜被路司令知道了,想要给自己一点颜sè看看······

    “呜!”一个篮球带着风声向邓华头部砸来,微微一哂,飞起一脚,“砰!”一声巨响,篮球以三倍速度飞回去,“嗷!”一声惨叫,投掷篮球那个,捂着肚子噗通跪倒在地!

    这种挑衅在监狱里无处不在,早在武jǐng部队服役的时候,监狱这些门道就门儿清。这里不是善良人生存的地方,想要活得有人样,就要表现出足够的强势,对每一个敢于触犯自己威严的家伙,都要迎头痛击!

    球场周边一时间鸦雀无声,挑衅那位已经开始呕吐,刚刚吃下去的东西全部吐在球场上,有人惊呼:“吐血了!”

    伸个懒腰,邓华晃晃悠悠的向十八监方向走去,jǐng戒线上的狱jǐng拿jǐng棍指着邓华胸口:“退回去!放风时间不得随意走动!”

    “zhèng fǔ,已经到时间了!”

    话音刚落,刺耳的铃声响起,十八监的犯人们蜂拥而至,簇拥着邓华越过jǐng戒线,一个个像是得胜凯旋的士兵,嘴里嘶吼着红sè年代样板戏,那声音用鬼哭狼嚎来形容都有点过了!

    这帮家伙根本无视jǐng戒线上的那些狱jǐng,回到十八监,大头陈凑到邓华身边:“没见到黑狱的人,他们不在食堂吃饭吗?”

    “老大,黑狱那边一向是吃等食的,”陈老大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的黄鹤楼,殷勤的给邓华点上,“黑狱的伙食和咱们这边不一样,单独开小灶,连zhèng fǔ也不愿意招惹那一帮。”

    邓华吐出一个烟圈:“这么说来黑狱不和这边发生关系嘛!”

    “不是的,”陈老大赶紧摇头,“黑狱掌控着省一监里最大的帮会,黑狱那五位大佬不满意,整个省一监都要出事。如果他们要对付你,有两个办法,一个是买通黑狱,一个是从外面派进来杀手,对你下手。”

    “哼哼,只要他们敢来!”

    yīn森森的话让陈老大激灵灵打个寒战,这位的手段刚刚领教过:“其实老大已经和他们过了一招!”

    “嗯?你是说刚刚那个篮球?”

    看守所的生活枯燥乏味,整天三个饱一个倒,上午是劳动时间,下午学习时间。每一顿饭后都是半小时集体放风,此外还有轮流防风,集体放风外表上监狱总是戒备森严,防止在押犯打架斗殴。

    实际上按照陈老大他们的解释,这个时间常常是解决私人恩怨的时机。一个牢房里的犯人,早在新人入监就像十八监这样分出了三六九等,所有的问题都在牢内解决,不会等到防风。

    cāo场上解决的都是牢房之间各种矛盾,监狱里小群体之间的矛盾。人多的地方就有江湖,监狱里边也不例外,这里聚集了社会上最不安定的一群,偏偏生活简单到让人发狂,才会有更多的躁动。

    这些犯人需要发泄,发泄多余的jīng力,除了打架,没有比挑战牢头们更经济划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