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官网争锋 > 第073章 黑狱
    没了匕首的那个从侧面扑过来,一招黑虎掏心恶狠狠地砸向邓华肋下。邓华身子像是折断了一样,猛地弯向一边,肘部侧击,“碦”一声轻响,对方上臂变形,顺势挥拳砸在对方肩窝!

    “啊呀!”

    一声惨叫,这个家伙出手最是狠辣,险些让邓公子变成太监,出手也就狠辣异常。这两击,他再也不要想吃杀手这碗饭!没想到这家伙当时就跪倒在地,疯狂大喊:“来人呐!杀人啦!”

    “草!”陈老大大怒,十八监历来没人敢呼救,越是呼救越是狠揍!眨眼间,大头陈几个扑上去,这几个家伙平常三个也未必是人家一个人的对手。现在邓华一击解除了他们的战斗力,打便宜拳向来是这帮家伙的最爱!

    一时间十八监里面像是杀猪一样,惨嚎四起,呼救声远近相闻!监舍门当啷啷一阵乱响,一群狱jǐng凶神恶煞一样冲进来,直奔邓华:“在这里还敢行凶,找死吗!”

    邓华稳稳当当的站着,冷冷的盯着前边的几位,那冰冷的眼神犹如实质,让对方如坠冰窖从头冷到脚!一帮狱jǐng登时止步,一个个踟躇不前。

    狱jǐng整天接触罪犯,对气息最是敏感,他们可以真切感知谁是虚张声势,哪一个是亡命之徒。狱jǐng绝对不会**招惹亡命徒,这种家伙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谁招惹都是找死!

    显然,邓公子已经被激怒,像是一头随时爆发的猛虎,这种状态的罪犯,真没有人敢惹!带头的sè厉内荏的喊道:“你想干什么?”

    “这三个家伙是我们打伤的,冲老子来!”

    不只是大头陈,刺青、大脑袋、一撮毛、杨矬子、斜眼、八指全部站在邓华身前,结巴没有说话,也和狱友们站在一起:“想造反吗?就凭你们几个烂货,也想······滚开!”

    狱jǐng们一顿jǐng棍砸向十八监的牢头们,这几个任凭头上被砸鲜血直流也不挪动半步!邓华叹口气:“你们的情意我领了,躲开吧,他们无非是想找个由头,把我送进黑狱罢了。”

    说着话,所有人眼前一花,邓华一步穿越所有人,探手连抓,十几根jǐng棍无一例外,全部被他拿下,随手丢在地上。带头的狱jǐng一惊:“邓华,你想越狱吗?”

    “草!”这是出事以来邓华第一次爆粗口,“就凭你们这几头烂货,小爷想要越狱不会留下一个活口!”

    说着话,拳打脚踢,邓华这些天受尽鸟气,一直隐忍不发,此刻再也无法忍耐!几乎每一击都是狱jǐng面门,他是诚心不想给这帮混蛋留面子,眨眼间刚刚动手的狱jǐng全部被打倒在地!

    那个jǐng督挣扎着要起身,嘴里大叫:“你敢······”

    邓华鬼魅一样出现在他眼前,一米七八的身高居高临下盯着jǐng督:“还有什么罪名一起来吧!要不要我帮你加几个?报复杀人?还是杀死你更刺激一点?哪一个能上头版头条?”

    这一吓,jǐng督扑棱一下跳起来,身手总算是对得起jǐng员身份!只是瞧那噔噔噔连续后退的模样,更像是唯恐恶霸伤害的小女人,哪里有一丝jǐng员的正气英勇!

    邓华的眼睛始终距离他的不足十厘米:“你你你不要乱来!”

    “哐当!”jǐng督靠在铁门上,额上已经见汗,邓华探出一根食指,轻轻抬起jǐng督的下颏,就像很多恶少抬起良家少女的下颏一样:“就凭你?”

    “噗!”邓华冲jǐng督脸上吐出一口气,吓得对方一激灵,邓公子露出一丝不屑:“回去告诉你的后台,惹急了我,什么事都干的出来,这监狱对我来说,不比居民区更严密!老子亡命天涯之前,肯定要让他生不如死!”

    说着话,邓华单手掐住jǐng督的脖子,像是捏着小鸡的脖子一样,把jǐng督高高举起!jǐng督憋得满脸通红,手脚像被吊起来的狗一样挣扎!

    看看jǐng督开始翻白眼,邓华单臂一抡,一个二百来斤的大块头,被砸在刚刚爬起来的狱jǐng身上!“咳咳咳!”那jǐng督剧烈咳嗽,拼命拍打自己的胸口,再看向邓华的眼神,像是见鬼一样!

    省一监看守所每年关进来亡命徒总有十几个,但是如此胆大包天的,从来没有过!不但暴打狱jǐng,居然还对幕后黑手发出死亡威胁,就凭这已经足够定罪,显然,这个家伙已经忍无可忍了!

    十八监的牢头们终于开了眼界,什么叫牛叉,只有邓公子这样才叫牛叉!三个刚刚进来对付邓公子的家伙,都是被抬出去的,再想凭借武力扬威耀武,估计要重新投胎才行。

    最让他们热血沸腾的,是一帮十几个狱jǐng,全被邓公子暴打一顿,全部鼻青脸肿。那个省一监看守所最大的头头,更是丢尽颜面,估计几个月没脸出现在犯人面前。

    黑狱并不黑,就像法官未必都像包拯那样公正廉明,也有道貌岸然背地里男盗女娼的存在!黑狱很敞亮,邓华几乎有一种错觉,自己是在度假山庄,而不是在淮阳省第一监狱大名鼎鼎的黑狱!

    一进门就是一百余平米的大厅,棚顶居然是水晶吊灯,墙面贴着壁纸,还点缀着几幅西方油画。角落里一个大彩电,正播放着卫星电视节目,貌似还是岛国的小电影。

    地面铺着实木地板,上面打着蜡,油光锃亮,看样子随时都有人清洁。门口一张根雕茶几,上面摆放着全套的紫砂茶具,四面墙下和大厅中间各有一张豪华大床。

    这几张大床也是分档次的,中间那张居然是一张古董床!邓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走到近前仔细观看,这张床绝对是几百年前的老古董,檀香木雕花大床!

    这东西放在二十年后,恐怕价值过亿,太他么奢侈了!这这还是坐牢吗?恐怕在外面那些大贪官,也不敢如此招摇!这五兄弟果然无所顾忌,把这里当成自己的**窝了,只是不知道晚上有木有妹子!

    “咳咳!”床上的主人似乎没想到进来的家伙如此年轻,对邓公子的无礼皱皱眉:“你就是邓华?”

    “没错!”邓华背着手四下打量,根本没理会问话这位,“啧啧,只羡鸳鸯不羡仙,我看这句话要改改,改成只羡黑狱不羡人间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