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乱清 > 第十二章 万园之园
    关卓凡把买到的东西,打成一个包裹,不无沮丧地想,自己现在能做的,大约也只有这么多了。

    他把包裹系在背上,准备向圆明园做最后的告别。

    读书的时候,关卓凡曾不止一次来过这里,看着遗址中剩下的那几块破落的石头,遥想圆明园当年的风光。而今天,他再一次走进了历史,可以亲眼目睹这一切,才发现即使是最华丽的辞藻,也不足以形容出他所受到的震撼,也不足以渲染出这里真正的辉煌。

    三山三园,造就空前绝后的永恒经典,奇珍异宝,铸成华光冉冉的稀世传奇。

    这里是万园之园。

    然而,当关卓凡漫无目的,痴痴的随心行去,园中的景象却开始如梦魇一般,一处处映入眼帘。

    贤良门内,伏着几十具技勇太监的尸身。当数以万计的城防部队都溃散无踪,反而是这些一向为人所轻贱的阉人,充当了圆明园的最后保卫者,赤手空拳,死战不退,终于被洋兵乱枪射杀。

    再往前走,便在福海边上看见了投湖自尽的守园大臣文丰,尸身已经被捞起来扔在一边,永不瞑目的双眼直视苍穹。

    等走到了倚秀阁,意料之中地见到了正围着死去的常妃,哀哀痛哭的太监和宫女。这位道光爷的后妃,于警讯忽起之下,不及走脱,困在园中,活活被惊吓而死。

    一百一十二方胜景,到处丝绸遍地,古书狼藉,楼台破碎,满目苍夷。

    关卓凡的心开始绞在一起。

    这样的场景,在书上看来的时候,是知识;在遗迹中缅怀的时候,是沧桑;而置身其中的时候,却是剜心刺骨的疼痛。

    作为一个曾经的历史专业人员,他确实走进了历史,但却不得不眼睁睁地看着这活生生的历史,被无情地肢解,摧残,毁灭,就好像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亲人被一个一个的杀死。

    他终于发觉自己方才的行为很可笑——当家都被别人打得粉碎时,他居然抱着几块抢救出来的残砖败瓦,沾沾自喜?

    他忽然觉得自己的志向很可笑,当他亲手所写的毁园通告被高高张贴的时候,他居然还在幻想着未来的前途和温饱?

    大群大群的英法士兵从这个华人通译身边经过,提着火把,在园中穿梭,兴高采烈地大声喧哗着,仿佛是一群粗野放荡的无赖,得到了特别的许可,可以去别人家的院子里,燃放一场盛大的节日焰火。

    关卓凡的一颗心,蓦地抽紧。

    你们有文艺复兴,复兴就复兴吧。你们有工业革命,革命就革命吧。你们能够远渡重洋,来了就来了吧。你们打胜了,胜了就胜了吧。你们抢东西,抢了就抢了吧。

    算你们牛逼还不行吗?!何以——

    何以还要怯懦和无耻到要点这一把火,将这片壮丽的瑰宝无情毁去?你们敢说这是对皇帝所谓的惩罚,而不是在掩去劫掠的罪迹?

    第一个火头燃起了,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于是东也火起,西也火起。当满园都是火焰在熊熊燃烧,灼热的风夹杂着浓烟,一阵又一阵地掠过他身边的时候,关卓凡呆立当场,双手紧紧攥在一起,魔怔了似的不停喃喃自语:“我不服……我不服……”

    他心中的怨恨,彷如冰川融水,汇成小溪,继而小溪汇成江河,奔腾不息,充塞胸膛,终于像跪在八里桥的战场上那次一样,仰天嘶吼起来:“我不服——!”

    辱到了极处,痛到了极处,反倒将内心深处的书生意气激发了出来,仿佛灰烬堆中涅槃重生的凤凰,振翅而起,要宣明自己高贵的尊严。

    我的前世,是一介书生,我的现世,是一介武夫。也许我文不能安邦,武不能定国,力不能拔山,气不能盖世,可我关卓凡,以万园之园的烈火为证,不雪今日之耻,誓不为人!

    弄坏了我的东西,我要你们百倍赔还。欠下的血债,只有用血来洗清。这个朝廷对抗不了你们,那就由我来对抗你们。

    虽千万人,吾往矣。

    当天晚上,关卓凡就背着包裹,从圆明园绕道阜成门,直接回了家——英军曾经严整的军纪,因为圆明园的劫掠和大火,出现了裂隙,在一片狂欢的气氛中,已经没有人去在意这个华人的生死去留。

    关卓凡的忽然出现,让一家人都有喜从天降的感觉。关卓凡被英军带走以后的这几天,家里一直是愁云惨淡,白氏更是天天以泪洗面。她挂心着关卓凡的生死,更是怨恨老天的不公——好不容易过了一小段踏实的安稳日子,就弄出这么一场飞来横祸,难道自己的命,真的那么苦?夜夜对着油灯,不知向菩萨许了多少愿心,只求她这个小叔子能够平安。

    现在关卓凡真的回来了,这一份高兴,溢于言表,但问出来的话,却是寻常:“卓凡,吃饭了没有?”

    “饿极了。”关卓凡的脸上,看不出有什么不同,微笑着说道,“有什么好吃的,尽管拿出来。厨房里还有酒吧,也打一壶。”

    普普通通的几句话,白氏却从里面听出了不一样,这个小叔子,似乎又有了变化。

    在她的印象中,关卓凡原是个典型的旗下少年,长得倒是一表人才,整天混混日子,说说大话,一旦真遇上事情,就变得胆小而窝囊,一点也指望不上他。可是上次他回来后,却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变得自信从容,而杀掉想欺负她的那个大胡子洋兵的时候,那一份果敢,放在原来真是想都不敢想。至于那个拥抱……

    白氏知道自己的容貌生得好看,从她嫁进关家开始的第一天,这个小叔子看见她,便常常会愣愣怔怔,时间久了,她早已见怪不怪。但是,杀掉洋兵之后的那个拥抱,如果换做原来的他,就算借他个胆子也是绝不敢的。

    而现在,女人的直觉告诉她,关卓凡变得更不一样了。哪里不一样,她一下子说不上来,似乎就是隐隐有了一种气势,说出话来,淡淡两句,便让她有不能不照着去做的感觉。

    她没感觉错。现在的关卓凡,不肯再为一身计,为稻粱谋,而是要开始为天下计,为天下谋了,心境一变,那股一往无前的凌厉之意,不管他如何藏锋隐锐,终归与从前是不可同日而语了。

    于是他痛痛快快吃了一顿,酒足饭饱之后,嘴角带笑,居然将白氏上下打量了一番,道声嫂子辛苦,才起身回西厢的房间去了。留下被看得面红耳热的白氏,指挥着小福收拾碗筷,心里砰砰直跳:他的眼光,好奇怪。

    说奇怪,也不算奇怪。她若是知道这个小叔子此刻心中的念头,只怕更要花容失色,羞得不敢见人了——

    吾今欲将大笔,重写春秋,天下尚且如此,况一家一室和一个嫂子乎?

    (第一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