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乱清 > 第三章 天上掉下个二哥哥
    步军统领衙门,全称是“提督九门步军统领衙门”,专管四九城之内的防务。关卓凡很满意,觉得这个位置比之要在城外砍砍杀杀的八旗京营,又要好上一些了。

    拎着胜保太太所赠的四色礼物,索性雇了顶轿子,优哉游哉地回到了寿比胡同。下轿开发了两个轿夫的赏钱,敲响家门,心想有空也该把这破旧的两扇门给重漆一遍了。

    门打开,却见开门的图伯一脸忧虑的样子,还没等问,图伯就向内院的方向努努嘴,说道:“又来了。”说罢,叹了一口气。

    什么又来了?看图伯的样子,好像说一声“又来了”,自己就应该明白似的。忽然心里一紧:难道是英国人又来了?当下大步流星地赶进了内院。

    院子里却没有英国人的影子,只看见正厅内,白氏陪着一男一女正在坐着说话。关卓凡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毕竟从图伯脸上的表情能看出来,不是什么好事。

    走进正厅,见白氏秀美微蹙,默不作声,不知道在想什么。另外那一男一女,男的穿一件对襟的马褂,看上去三十不到的样子,还算英俊,只是面色蜡黄,大刺刺地坐着,显得有些无赖,然而不知为什么,关卓凡看他,总有股似曾相识的感觉。女的也就二十五六,生得丰满,也不难看,一脸不屑地看着白氏。三个人见他忽然走进来,都怔了一下,白氏小声喊了句“卓凡”,便又不做声了。

    “老三,你回来啦?”那男子还是那么坐着,只将眼风扫了一眼关卓凡,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又转过去盯着白氏:“你总是这么拖着,也躲不过去。到底怎么样,趁早说句话!”

    老三?关卓凡心道:叫得挺亲热,这么说我该认识他?可是无论如何想不起来他是谁,也不知怎么会有那股认识他的感觉。只得含糊地应了一声,看着白氏,希望她能说话,让自己明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然而最终是图伯打破了沉默,他站在门外,忍不住叨咕了一句:“二少爷,你何必老是来逼大奶奶,当初老爷给你分家的时候,不都给你们大家说好了吗?”

    二少爷?关卓凡楞了几秒,恍然大悟:我说我怎么叫关三呢,原来大哥死了,还有个二哥在这儿等着我哪!至于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当然是因为与自己的脸有几分相似的缘故,而自己的脸长得什么样,也只在铜镜里大致瞧见过几回——说来可笑,记得并不算十分深刻。

    那女子看着图伯,没好气地说道:“图伯,他们哥仨的事,用不上您来分派吧?敢情您不帮着关家,反而帮着外人说话哪?”

    “嗐,怎么是外人……”图伯摇摇头,叹了口气,蹲下不吱声了。

    关卓凡明白了,这是家里争产的事。具体争的是什么,为了什么缘故,都不清楚,因此也不敢贸然说话。而他的二哥二嫂,也当他不存在一样,只是对着白氏说话。

    “分家了是不错,可分家的时候,我大哥还在呢。”他的二哥还是半靠在椅子上,懒洋洋地说,“你又没给关家留下一子半女,现在倒好,还把自个儿妹妹接来了,我就不明白了,这儿他妈到底是关家啊,还是白家啊?”

    “卓仁,话不是这么说。”白氏终于又开口了,声音却很平静,没有一丝畏缩,也没有一丝火气,“当初分家的时候老爷就说了,柳条街那处宅子给你,这里归我们和卓凡住。要是将来卓凡娶媳妇,咱两家该一起出钱给他置宅子,是不是这么说的?”

    二嫂在旁边轻蔑地嗤笑一声,说道:“说得轻巧,好像你出得起钱似的。”

    “出得起出不起,那原本是我的事。”白氏一句话就顶了回去。“不过弟妹你既然这么说了,我也放一句话在这里,给卓凡买房子的钱,我是没有。他要是娶亲,这间院子都给他,我和小芸只要一间房子住,我愿意!他要是还不肯,我搬走!可这是我和卓凡的事,不用弟妹你操心。倒是你们该出的那一半钱,不知道有没有呢?这两年卓凡当兵,他的钱粮,可都是卓仁替领了,你们是用了呢,还是打算还给他呢?”

    关卓凡这才知道,原来自己在旗下的应份钱粮,都是被这个二哥领去了。难怪白氏的日子过得这么艰辛,自己上次问起,她还很奇怪的看了自己一眼。他看着这两个所谓的二哥二嫂,心中怒气暗生,心想你们夫妇俩就这还不知足,还要谋夺这里的房子,是不是太狠了一点呢?

    “卓凡的钱,我是替他存着,你别给我胡咧咧!”二哥卓仁有点色厉内荏,瞄了一眼关卓凡,才继续说道:“再说了,你少拿卓凡来糊弄我!他看见你就迷迷瞪瞪走不动道儿,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

    “你……你……”白氏气得脸通红。卓仁这话说得太难听,然而说得却是实情,这让她有口难辩。

    “老三,我可告诉你,”卓仁转头看着关卓凡,“她是你大嫂,你不用起什么糊涂心思,不成你还指望她给你传宗接代?趁早绝了这个想头,听二哥的,她搬出去,咱们给她一笔安家费,剩下的房子,咱俩半儿劈,或者你二我一都成,咱们是亲哥们儿,好商量。”

    这种话说出来,算是欺负人到家了,白氏作为一个女人,根本没法张嘴辩驳,终于被堵得呜呜地哭了起来,站起身,捂着脸就往厅外跑。

    半晌没说话的关卓凡,一手扯住她的胳膊,笑道:“嫂子,你别急啊,我还没说话呢,你好歹听完了再走嘛。”作好作歹,把白氏按在椅子里坐下。忽然又跟想起什么似的,把手里拎着的礼物递了过去。

    “对了嫂子,这是胜保胜大人的夫人,托我带给你的几样东西。”

    二哥大刺刺伸着的腿,忽然收起来了,人也在椅子上坐直了。

    二嫂正在不屑地冷笑的脸,忽然僵住了,艰难地换成了尴尬的笑容。

    “二哥,二嫂,”关卓凡笑嘻嘻地轮流看着他俩,“这英国鬼子刚撤,你们倒是打上门来了。”

    “老三,你这是什么话……”二哥卓仁一皱眉头,刚出声,却被关卓凡打断了。

    “二哥,大约是我从小窝囊惯了,你们根本就没把我当回事,”关卓凡紧紧盯着他的“二哥”,“现在用得着我了,又想起我来了,觉得我好忽悠,是吧?我进来这么久,这是你看我的第三眼……我他妈还没说完,你敢插嘴试试!”

    这一声怒吼,把又要抢着说话的卓仁,吓得憋了回去,不敢相信地看着他这个三弟,这个从小到大在他面前连屁也不敢放的三弟。二嫂更是一声不敢吭,畏畏缩缩地看着他。

    “我在外面出兵放马,干的是刀头沥血的营生。八里桥洋兵的枪没打死我,洋炮没炸死我,我关三回来了,只想过个安稳日子。你们是我二哥二嫂,我跟你们说三句话。”顿了顿,才接着往下说:“第一,将来我娶媳妇,不用你们替我出钱买宅子。第二,我那份钱粮,你们尽管拿去,我一分银子都不要。”

    说到这里,又停下来,加重了语气:“第三,这个家,这个宅子,不是我的,也不是你的,是她的。”他指了指坐在椅子上,呆呆看着他的白氏,“想要欺负她,你们真不配,也真欺负不起。这话我说明白了吧?今天算是她让着你们,要是下回再跑来说那些没人味的混账话,保准让你们后悔一辈子信不信?不服,只管试试。”

    等他说完了,卓仁犹豫地看着他,一副想说话又不敢说的样子。

    关卓凡举起了手:“二哥二嫂,请回吧,不送。”

    看着两人狼狈的走了出去,他才吐了一口气,转身看着白氏。白氏看他刚才疾风暴雨般的一顿发作,不知不觉就忘了哭,幽幽地劝他说:“卓凡,你是帮我,嫂子见你的情。不过到底是你哥哥,你也忒凶了点……”

    关卓凡摇摇头,笑道:“他算我哪门子哥哥?”

    还有一句话不曾说:你又算我哪门子嫂子?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