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乱清 > 第二十二章 行不得也哥哥
    这段时间里,诸事纷纷,至此才算告一段落。关卓凡着实累了,竟有点心力交瘁的感觉,因此在“开宅大吉”的这个晚上,睡得格外香甜。等到醒来,掏出怀表一看,已经过了十点。

    今天已是开拔前的最后一日,不必到营的。他躺在床上,把家里的事又仔细回想了一遍,毕竟这一去,还不知什么时候能够回来,若是有什么疏漏,弥补起来就没那么容易了。

    寿比胡同的老宅子,他已经交代了图伯,在一家相熟的牙行挂了号,只要有个过得去的价格,或租或卖都可以。埋在墙根下的那具印度阿三的尸身,也已经由图伯和图林一起,偷偷掘了出来,用一口薄皮棺材装了,填了许多石灰和雄黄,送到左家庄的化人场烧化了。

    那天宴客所收到的礼金,出乎意料的多,算下来竟有一千三百多两。不过既然是人情,礼尚往来,总有要还礼的时候。家中的钱,都是交由白氏管着,他特地叮嘱白氏,要把所有的礼单收藏妥当,日后会用得上。他的那些宝贝字画,也由白氏亲手打了包裹,密密地收在一个陪嫁带来的箱子里,放在她卧床的床头底下。

    算来算去,诸事妥当!关卓凡这才慢悠悠地起了床,恋恋不舍地回顾了一眼:这么舒服的地方,只能再住一晚了,从明天起,就要住军中的毡帐了。

    洗漱完毕,刚出了屋子,对面东厢的小福听见他的动静,急急走了出来。

    “少爷,太太等你好久了。”

    “哦?怎么了?”

    “是二……二少奶奶来了。”小福有些窘,尴尬地把话说完,脸都红了。

    原来是卓仁的媳妇来了。关卓凡点点头,这是意料之中的事,并不奇怪,奇怪的是小福脸上的表情。他心说,别是这丫头春心发动,偷偷的喜欢上我了?再一琢磨,忽然醒悟了,总归是上次自己跟这位二嫂弄出的动静太大,小福虽说未经人事,毕竟不傻,自然知道他们在房中做过什么,所以在他面前提起二奶奶,才会不好意思。

    “人呢?”关卓凡问道。

    “在花厅。”

    “嗯,是太太陪着呢?”

    “没有,是图伯陪着。太太不见她,说等你睡起来拿主意。”

    “那怎么不喊我?”

    “太太说,你这些日子累极了,要你好好睡一觉,谁也不许打扰你。”

    “唔……”关卓凡默然不语,心里有点乱,一时想不清白氏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度。正要问小福“太太呢?”,却恰好见到白氏从中间的大屋里走了出来。

    “嫂子,”关卓凡瞅了瞅白氏面上的神色,讪讪地说:“咱们一起见见她吧。”

    “行啊,我倒没什么。”白氏脸上略有担忧之意,点点头说道,“她也够难的。”

    所谓佛要金装,人要衣装,真是一点不错,卓仁的媳妇一进院子,便被宅子中的气派给镇住了。在花厅里等了许久,见到白氏和关卓凡进来,畏畏缩缩地站起身,叫了一声“大嫂”,从前脸上那种轻蔑和不屑的神情,再也看不见了。等到图伯和小福退了出去,她略作踌躇,忽然双膝一弯,冲关卓凡跪了下去。

    “他兄弟,”她哭着说道,“求你大人大量,饶了你二哥吧。”

    “二嫂,不必如此……快起来!”她这一跪,弄得关卓凡有些手忙脚乱。倒是白氏把她给搀起来,轻声埋怨道:“弟妹,你这是做什么。都是一家人,有什么话,咱慢慢商量。”

    白氏的心最软,卓仁媳妇这一哭一跪,让白氏心中原来存有的一点芥蒂,一扫而空,把她扶到椅子上坐了,安慰道:“你别担心,他们是亲哥俩,还能有什么解不开的结?气消了也就过去了。你说是不,卓凡?”

    关卓凡微微一笑,点头道:“嫂子说得是!我看二哥也是一时糊涂,他的事,我一定想办法。”

    “你二哥是猪油蒙了心!你只看在你侄子的面上,帮你二哥一把。没了他,我们娘俩这日子,没法过……”见关卓凡一副言不由衷的样子,卓仁媳妇又哭了起来,半晌才抹了抹眼泪,低下头小声道:“大嫂不是外人,什么都知道的,我也不怕再丢脸。卓凡,二嫂没什么别的可以谢你,你放过你二哥这一回,我只有到宅子里,以后给你当个使唤人……”

    关卓凡动容了——她把话说到这个份上,至矣尽矣!若非山穷水尽,是万万不会这样自甘下贱的。白氏涨红了脸,把眼光望在别处,默不作声,关卓凡思忖片刻,咬了咬牙,断然道:“二嫂,我再不济,也不敢逼嫂子做这样的事,你千万别再这么说了。人心都是肉长的,卓仁的事,包在我身上!只是这种事,一下子急不来,你容我想想办法。”

    说完,从身上掏出一张银票,递了过去:“这是一百两,你先拿着,别让孩子缺了什么。到了十五,可以去看看二哥。只一条,若是有人上门催债,你不要给,就说是我关三说的,一切等卓仁出来了再算!”

    卓仁媳妇得了他这句话,心中安定多了,心想关卓凡既然这么说,大约卓仁放出来,也就是年前的事了。于是慢慢收了眼泪,千恩万谢地又说了许多好话,才由小福陪着送了出去。

    关卓凡等她走了,喊来图伯,让他把图林叫过来见自己。图林已经在步兵统领衙门补上了名字,明天就要随关卓凡去热河的,因此虽在家中,仍是一身戎装。他跟着老爹进了花厅,给白氏请过安,便垂手站在一旁,等关卓凡吩咐。

    “三里屯会去吗?”关卓凡问图林。

    “爷是说步兵衙门的官牢?会的,我去过。”家中的人,都喊关卓凡“少爷”,只有图林,一直喊他“爷”。

    “好,你骑我的马,去找一个姓郝的主事,郝庭奇。”关卓凡拿出一个封包来,“这里是二百两,就说是我送他的年礼。”

    “是。”图林接过封包,小心翼翼地问道:“爷还有没有什么话要带给他?”

    关卓凡一笑,赞许他的这份机灵,点点头道:“我二哥卓仁的事,你替我带话给老郝。”

    “是,请爷交待下来。”

    “就一句,”关卓凡目光炯炯地看着图林,一字一句地说道:“绝不能放他出来!”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