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乱清 > 第二十七章 不打不相识
    老穆先是被这一掌打懵了,捂着脸愣愣地看着关卓凡。而关卓凡那句“穆老总”一出口,他才真的被打醒了,立刻便明白过来,自己犯了军营中的大忌讳——僭越。

    僭越这两个字,是说做下属的越过了界限。这种错误,可大可小,但在两个地方是绝对不能犯的,一是君臣之间,臣下若是僭越,便是死罪;二是军队之中,下属若擅行主官之权,亦是取死之道。

    老穆只是一个七品的哨长,隔过了校尉和千总,辄敢在营中大呼小叫,喊人带刀带马,若不是丁世杰喝止,说不定已经有人冲出去了——把关卓凡这位主官,置于何地?

    想明白这一点,再看看关卓凡脸上的神色,老穆身上的冷汗唰地就冒出来了,吓得双膝一软,跪在地上颤声道:“标下知道错了!”

    关卓凡阴沉着脸,不理会跪在地上的老穆,先向周围的兵士们大吼一声:“都给我滚回去!”

    关卓凡的这一掌,不但打醒了老穆,也打醒了那班跃跃欲试的兵士。他们从未见过关千总发这么大的脾气,听到这一声吼,谁也不敢再触他的霉头,都灰头土脸地溜回各自的营帐中去了,悄悄从军帐的缝隙中,看着外面的动静。

    事实上,关卓凡的爆发,并不仅仅是因为老穆。这支马队是他城南马队的老底子,他确实用心地下过功夫,就连曹毓英,也称赞说“练得很好”,这让他颇为自得,觉得带兵无非也就是这么回事,没什么难的。谁料老穆只喊了一嗓子,一堆人便想冲出去打架杀人,可见习气不改,哪里还象一支军纪严明的部队,简直就是街头上的帮会了。

    想到这些,不由得又是恼火,又是灰心。然而眼下的急务,是先把事情处置下来,别的只好回头再说。张勇今天并不当值,老穆身上穿的也是便衣,他们跟人冲突,一定不是因为防区内的公务,于是哼了一声,问老穆:“怎么回事?”

    “今天是小年,张校尉带了我们几个到酒店吃饭,”老穆咽了口唾沫,惴惴地看了看关卓凡,小声说道,“因为一副座头的事……”

    “放屁!哪来的什么酒店?”关卓凡打断了老穆的话。行宫二十里内都没有百姓人家,更别说饭馆酒店了。

    “是在……往滦平的路上。”老穆似乎也知道这事做得有些荒唐,垂头丧气地说。

    “真有出息!”关卓凡气得笑了起来。滦平是从热河回京的第一站,这帮家伙为了喝一顿酒,居然跑出去二三十里远,结果还弄出了跟人争座打架这档子事。

    “对面是什么人?”

    “有十几个,不知是哪个营的兵,***横得很……”

    “我看你们才是横得很,几个人就敢去欺负人家十几个。”关卓凡瞪了老穆一眼,思索片刻,扬声叫道:“图林,带马!”又对老穆喝道:“滚起来,走!”

    老穆立时站起身,跑去把自己的马牵了过来,小心翼翼地说:“老总,要不要多带些弟兄?他们人多。”

    关卓凡心里有数,今天的事,只能化解,决不能再恃强跟对方动手。自己到热河才十几天,如果因为这种事闹出大动静来,坏了自己的大计,那才是真麻烦。当下摇了摇头,飞身上马,带着老穆和图林,拐上官道,向滦平方向奔去。

    纵马狂奔了二十多里,便见着路边孤零零的几间平房,当中一间的门檐上,挑着一面白色的酒招。门口围着几个人,正探头探脑的往里面看,见他们来了,又转头向这边张望。而房子侧面的马棚里,拴着足有二十匹骏马。

    关卓凡看看时间,花了二十分钟。他把怀表揣起来,跳下马大步走了过去,老穆连忙跟上,紧走几步赶上他,悄悄说道:“老总,全是官马。”

    马棚里的那些马,不但是官马,而且是战马,这是一眼就看得出来的。关卓凡嗯了一声,听房子里静悄悄的,一丝声息也无,心中不由紧张起来:别是已经出了什么大事?

    门口围着的那几个人,都是饭店的伙计,见来了个穿官服的武官,立刻给他们闪开了一条路。关卓凡进了门,看清楚屋子里的局面,才算稍稍松了一口气。

    屋子里已经是一片狼藉,桌翻凳倒,地上满是杯碟的碎片。张勇等五个人,背靠在对面的墙上,手里都持着桌子腿,长凳之类的家什,作为武器。对方有十来个人,围成半圈,手里也都拿着各色家伙,逼住了张勇他们。双方都穿着便衣,默不作声,虎视眈眈地看着对方。看情形,大概已经掐过几个回合,两边都有人挂了彩。

    这就看出武人们好勇斗狠的一面了。身着便衣,也就看不出彼此的品级身份,动起手来之后,谁若是先亮出来,自然就会被看成是认低服软的一方。

    “各位,有话好说。”关卓凡客客气气地说。

    他一说话,那十来个人便不约而同地转过头来看他,张勇见了,喊了声:“老总!”对方有一名高个子见关卓凡不过身穿六品服色,恶狠狠地说道:“你谁啊?少来管闲事!”

    关卓凡挂心着张勇他们的情形,不愿跟他计较,只皱了皱眉头,说声“借光”,排开了两个人,从对方中间穿了过去。身后却忽然打斜里伸出一只手臂,如铁钳一般握住了他的肩头。

    张勇和老穆几个人,见关卓凡忽然被人揪住,顿时勃然大怒,就要上前动手,却听对方一个人喊“关三!”,另一个喊“小关!”,哈哈大笑。

    关卓凡一扭头,先看见了满脸络腮胡子的阿尔哈图,再看见了粗壮敦实的蔡尔佳,又惊又喜,叫道:“阿大哥!蔡大哥!”心想,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哪里想得到,竟然是在这里见到他们。

    两边的人,就是再笨也看得出来,这三人是极好的朋友。刚才剑拔弩张的气氛一下子便消弭无形,彼此面面相觑了一阵,把手里的家什砰砰碰碰扔了一地,都觉得刚才那场架打得不知所谓。

    “他就是我跟你们说过的,敢在胜大人面前指手划脚,救了我和老蔡一命的关三!”阿尔哈图向同伴夸耀着,“真正是从八里桥的死人堆里爬出来的。”

    他的同伴中,便有不少人发出“哦”的一声,用佩服的眼光看着关卓凡。张勇几个人,从未听关卓凡说过这段经历,此刻听了,大为倾倒,顿时觉得连自己都有了面子。

    “明明是我们骁骑营的人嘛,什么时候跑到步军衙门去了?”阿尔哈图打量着关卓凡的服色,“好嘛,都升到六品了……什么官?”

    关卓凡嘿嘿一笑,还没答话,身后的张勇已经抢着说:“这是我们的营千总。”

    “嚯,都自己带队了!”阿尔哈图笑着说完,看了看张勇:“小关,这几位是……”

    “都是我营里的弟兄。”关卓凡把张勇老穆几个人,介绍了一番。刚才还打得要死要活的两帮人,转眼就嘻嘻哈哈地聊在了一起,亲热得象多年不见的老朋友。

    不打不相识这句话,并不是虚言,而是极有趣的一种情形。做武官的,不象文人肚子里那么多弯弯绕,痛快打过一场之后,化敌为友,这样的情分,反而比客客气气的泛泛之交,要深刻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