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乱清 > 第三十章 财神到
    曹平带来的话很简单,曹毓英明天晚上请他小酌,不再另具帖子了。

    组织上来找我了,关卓凡心想,希望这一次能取得组织的信任,让我打进组织内部。

    第二天,他早早就换好便衣,而且特地不骑马,让图林喊了一顶轿子在营外等着。

    行宫所在,没有百姓人家,也没有酒楼饭庄,但是有几样店,是一定要有的:提供车轿的轿房,经营各类书籍的古书店,经营文房四宝的翰墨店,打造金银玉石的首饰店,还有经营绸缎和成衣的布庄。这些店,不仅要供应在热河的文武官员,而且还要随时为皇家提供服务。

    两人的小轿,将他一直抬到了曹毓英的宅子外,下轿开发赏钱的时候,看着大冷的天却累得汗流浃背的轿夫,关卓凡感到一阵由衷的歉意。他实在不习惯这种**裸的压迫,一个生龙活虎的小伙子,却坐在两个精瘦的轿夫肩上……要是四个轿夫就好多了。

    或者八个,他无耻的想。

    他在心里算了算,按照礼制,他得当上三品官,才坐得四人轿子,而想坐八人大轿,那只有成为建牙开府的督抚才行了。

    十六人的大轿子,是给皇后坐的,他这辈子是不用指望了。至于三十二人的……这东西哪怕只在心里想一想,都是大不敬的罪吧?话说回来,要是真做了皇上,就算你要一百个一千个人来抬你,又有谁来管了?

    他在心里感慨着,叩响了曹毓英的房门。来应门的是曹平,带他来到厅外,通报了一声,里面便传来曹毓英的声音:“逸轩,请进来吧。”

    关卓凡迈进厅里,出乎意料,里面除了曹毓英,还坐着另外两个人。

    “这位是许庚身许老爷,这位是方鼎锐方老爷,都是我的同僚,过年一起坐坐。”曹毓英替他作介绍,“这位兄弟,是步军衙门的千总,叫关卓凡,关逸轩。”

    关卓凡看到这个架势,衣袖一甩,干脆请了一个总安:“给各位大人请安。”

    清时官场的礼仪,四品以下的,称为老爷,四品以上的,才称为大人。而关卓凡一贯的做法,凡是品级比自己高的,一律称为大人,礼多人不怪,总是不会错的。

    人家却不知道他心中这一点小想头,许庚身和方鼎锐都离座起身,避开了他这一礼,连说:“不敢当,不敢当。”

    军机章京被称作“小军机”,看上去离军机大臣只有一步之遥,却是典型的“权重位不高”。担任军机章京的人,各有本职,象许庚身是兵部郎中的身份,方鼎锐是内阁中书的身份,都是五品的官,比关卓凡只高了一级,因此对关卓凡所请的安,不肯受之不疑。只有曹毓英以军机章京领班的身份,独居三品,算是真正的“大人”。

    “逸轩,久闻大名了,”大家坐下喝茶,方鼎锐笑着说,“礼部大堂一顿霹雳言辞,骂得龚半伦眼歪口斜,真有点诸葛亮骂死王朗的味道了。”

    “还是文武双全,”许庚身也笑道,“听说他是在八里桥跟洋鬼子交过手的,匹马当先冲入敌阵!”

    轮到关卓凡说“不敢当”了。许庚身和方鼎锐都是言辞有趣的人,又这么捧着自己,关卓凡心生好感之余,起初的局促便渐渐消失了。大家都说要听他八里桥的故事,他也就恭敬不如从命,放下茶杯开了口。

    “说来惭愧,小弟本来是绑在地上要杀头的……”从这里开头,把八里桥一战讲了一遍,恍惚之中,仿佛回到了博物馆,又变成了那个义务讲解员关卓凡。以他对这一战的烂熟于胸,和自己的亲身经历,所以讲得极是精彩,把三名文官听得目瞪口呆,颇有惊心动魄的感觉。

    “僧王和胜克斋都算是一时之选了,面对洋枪洋炮,还是吃了大亏。”许庚身连连嗟叹,“逸轩,你这也算死里逃生了。”

    “年轻人有这样的经历,很是难得。”曹毓英说罢,看看天色,笑道:“时候也还早,先打四圈再吃饭好了。本来还叫了蒋老爷,结果临时有事来不了,逸轩,你来凑上一角如何?”

    听说要打牌,许庚身来劲了,笑呵呵地说:“好,好,要过年了,今天先迎一迎财神。”

    关卓凡听说要打牌,楞了一下,心说,财神谁不想迎?可你们那个麻将,我不会啊。

    “小弟不会。”关卓凡尴尬地说。

    许庚身已经起身在张罗了,听他说不会,也楞了一下,接着便热心地说:“不会没关系,我来教你,这东西是极简单的,一学就会。

    曹毓英也笑道:“逸轩,一起来吧,不然三缺一,也扫兴得很。你虽然不会,总看别人打过,许星叔是个中高手,有他教你,包你不吃亏。”

    曹毓英既然发话,那不打也得打了。于是关卓凡跟着大家进到正屋,由仆人取来一个精致的皮盒子,往桌上一倾,将那一百三十六张骨牌倒在桌上,许庚身便一五一十地教起关卓凡来了。

    事实上,关卓凡不仅会打麻将,而且还算得上半个高手。他的技术,是在大学的时候磨炼出来的——不做此无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他说不会,是不知道这清朝的麻将打法。现在听许庚身说了一遍规矩,觉得似乎相差不大,心里便安定了几分,笑着说道:“小弟倒是常看别人打,那就按许大人教的,试试吧。”

    “琢翁,打多大的?”许庚身看着曹毓英。曹毓英是主人,官阶又最高,自然是他说了算。

    “过年嘛,索性打大一点,一百两银子一底好了。”

    虽然不能确知这样打输赢究竟会有多大,但听到“一百两”这三个字,关卓凡的汗就下来了——他的身上,只有四张五十两的银票,图林那里,也最多只有三百两了。

    “小弟……身上的钱只怕不怎么够。”他有些发窘。

    “你是统兵大员,还能缺了钱么?”曹毓英先开一句玩笑,才接着说:“没关系,你也未必就输,就算输了,回头再给就是了。”

    回头?回头也给不起啊,关卓凡心想。第一次打,输是一定输的,就看能不能少输一些了。想到自己万一输大了,只得向白氏要钱来还赌帐,一家人衣食无着的惨状,不免在心里暗暗嘀咕:“我不喝兵血,你们倒要来喝我的血。”

    果然,一上手便打得磕磕碰碰,连输了两把。看看自己的筹码,心下着忙,把全副精神放在牌上,下决心要扳回来。曹毓英三个,却不像他这样如临大敌,打得十分从容,一边出牌,一边聊着些轶闻趣事。

    “逸轩,听说你在营里大发神威啊,”许庚身笑着说,“五十杀威棒,打得地动山摇。”

    关卓凡刚拿到一副好牌,听了这话一怔——没几天的事,他就知道了,看来这位许大人的消息,灵通得很。

    曹毓英却正色说道:“带兵原是要这样带才行!现在许多统兵官的部队,哪里还有什么军纪可言,旗营就更别说了。”又对关卓凡说:“许老爷兵部出身,天下的兵事,都在他的心里,你可以向他多请教。”

    原来如此,难怪他对军营里的事这么了解,关卓凡心想,不知道他是不是组织上的人?

    许庚身摇了摇手,说:“哪里,我这都是纸上谈兵,有机会还要向逸轩请教才是。”

    这样一打岔,让关卓凡分了神。他的一副一条龙的牌本来已经上听,不知怎么,竟然打成了相公,结果被许庚身和了一把“步步高”,心中懊恼欲死。

    谁知从第四把牌开始,他的手气奇迹般好转起来,想什么来什么,又是开杠又是自提,连赢了七八把,弄得许庚身连连叹气:“新人手气壮!新人手气壮!”

    果然是新人手气壮,这样的势头一起,再也止不住。到了打完四圈一结账,许庚身输得最多,而关卓凡一家独赢,算下来,居然有两千八百两之多!

    “小弟侥幸。”关卓凡面上做惭愧的表示,心里却早就乐开了花:财神进门,真是挡都挡不住。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