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乱清 > 第四十章 谁敢杀我
    三等承恩候照祥,被马匪闹了这一出,又冻又吓,生起病来,在热河多养了十来天,才告好转,总算可以启程回京了。

    因为有了上一次的前车之鉴,所以为了表示慎重,他的护卫不再由内务府派衙差充任,而是由步军统领衙门派兵随行。这个美差,理所当然地落到了关卓凡的步军衙门马队的头上,而关卓凡又理所当然地把这个美差分给了西营马队。

    说是美差,是因为马匪虽然还没有剿灭,但已在直隶总督的部将刘世芳的追击下,逃向东部去了,沿路一带并无贼氛,打仗的可能性极小。而担任护卫的兵,到京之后,照例有日子上的宽裕,等于是一个小小的假期,这对于离家已经两个多月的京营来说,是个很大的诱惑。

    至于关卓凡,也有他自己的打算,因此这个机会当然不能错过。

    “照侯爷的护卫,不能再出事,”他恭恭敬敬地对总兵遇昌说道,“标下打算亲自押队。”

    “也好,”遇昌是步军统领衙门的总兵,正二品的大员。他与关卓凡一样,也是隶镶红旗,因此对这个新近蹿红的年轻佐领,格外假以辞色,“富贵不还乡,如衣锦夜行,我多给你些日子,到兵部交完了令,就回家看看。”

    关卓凡被他看破了心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心想,这个遇昌,待下属倒也算宽厚。

    拿到的期限,是十五天。他从西营挑了十六个人,都是在前几天的战斗中功劳最大的哨官和士兵,把这次回京作为对他们的褒奖。再加上图林和两名亲兵,组成了一支二十人的护卫队伍。

    出发之前,要办两件事。曹毓英那里,是需要去一去的,另外难得回京一趟,要看看阿尔哈图和老蔡他们,有没有什么需要带回家的东西。

    从曹毓英的家里出来,坐轿回营取了马匹,直奔骁骑营第三佐的驻地。到了营地门口,关卓凡才想起来一个新问题,以前来这里,都是直接去阿尔哈图的军帐找他,可是现在自己升了五品佐领,身份不同了,从道理上来说,应当先去拜访一下他们的佐领勒保才是。

    然而想到勒保的口碑,又有些犹豫起来,踌躇了片刻,还是决定去见上一见。否则,不打招呼就直接去找别人的下属,是件失礼的事情。

    没有想到,勒保只让亲兵传出来一句话“勒佐领正在推演军务,请关佐领稍候”,就把他晾在军帐之外。大约过了二十分钟,才见他施施然地走了出来,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关佐领,对不住之至,这就请进吧。”

    关卓凡原来已经暗自不爽——狗屁不通的一个五品佐领,又能推演什么“军务”了?但想到他大约是在召集会议,这口气也就忍了。谁知进账一看,人影全无,只在军案上胡乱摆了张热河的地图——热河的军务,轮得到你勒保来推演?

    这一下几乎就忍耐不住,差点发作起来。位居同品,份属同官,公然无礼到这样的地步,不是辱人太甚了么?

    可是想到阿尔哈图和老蔡,又不得不把心中的狂怒强自按捺下去。不怕县官,只怕现管,阿尔哈图和老蔡毕竟还在勒保的手下,今天自己跟他翻了脸,只怕明天他们就有好果子要吃。

    “勒大哥,”关卓凡抱一抱拳,同样以皮笑肉不笑的态度说道,“您是骁骑营的前辈,小弟早该来拜访的。”

    勒保倒真是他的前辈——关卓凡还在骁骑营任九品外委翎长时,勒保就已经是五品佐领了。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勒保对关卓凡的蹿升,有着极大的不屑和妒意。今天关卓凡既然来了,他便要趁这个机会,明明白白地将这股蔑视之意发泄出来,看你这个好大名头的“城南关三”,又敢怎么样?

    事实证明,关卓凡的确“不敢怎么样”,不仅不敢,而且还是得低头,称自己为大哥、前辈。勒保得意地想,就是得让他知道厉害,才能晓得前辈的威风与尊严。

    他不知道的是,从这一刻起,关卓凡的心中已埋下了杀机。

    等见了阿尔哈图和老蔡,又遇上一桩新的尴尬。他们两个,见了关卓凡那身簇新的熊罴补服,闪亮的水晶顶子,到了嘴边的“小关”,便讷讷地叫不出口了。而这一声叫不出口,后面的话也就说不下去,老蔡挠了挠头,笑得有些窘迫:“这……这倒不知该怎么说了。”

    关卓凡是个极机警的人,见了他们的神色,立刻便醒悟过来,很诚恳地说道:“两位大哥,小弟一时侥幸,得了这么个封赏,也是托了两位大哥的福。从今往后,咱们该怎么,还是怎么,别去理会这身官皮。”

    话是这么说,可这身“官皮”,代表的东西太多,做官的人,对身份等级上的认同感,实在已经是浸透骨髓,不是一句话就可以改得掉的。对阿尔哈图和老蔡而言,虽然还不至于喊出“关佐领”来,但“小关”之中的那个“小”字,却无论如何也不肯再叫了。

    可若说叫他“老关”,又不像话。三个人争论了一番,折中的结果,是以后用“卓凡”来称呼他,而且“大哥”的称呼,也不敢再当,一定要让关卓凡称他们俩为老阿和老蔡。

    关卓凡知道,这真是一件悲哀却无可奈何的事情,在权力的体系里走得越远,这样的情形就会越多。都说皇帝是“孤家寡人”,没想到年纪轻轻的自己,便已开始领略到这样的滋味。好在称呼改了,交情还在,别的事,以后再说就是。

    “卓凡,先说正事,”阿尔哈图说罢,取出一叠银票,不好意思地说:“这是那一千两,原来是准备事情做完之后分下去的,可是你看,咱们也没能帮上忙……”

    关卓凡一摆手,不让他说下去,以不容置疑地口吻说道:“阿大哥……老阿,老蔡,你们千万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那天早上你们的人一到,事情就算做完了!至于跑出来一堆真马匪,那谁能想得到?这点钱,不用替我省,就按你们原来商量好的数,分下去。”

    阿尔哈图听他说得这样坚决,也就不再推辞,收了银票,说起另一件事。

    “卓凡,你现在是官长,新近又立了大功,在上官那里是一定说得上话的,”阿尔哈图看了老蔡一眼,小声说道:“我跟老蔡商量过,我们两个和十几个平时最好的兄弟,你能不能想个法子,把我们调到你的步军衙门马队去?勒保的下面,实在待不下去了,让我们跟你干吧。”

    “这……”关卓凡没想到他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又是吃惊,又是感动,一时沉吟着没有说话。

    “卓凡,我们知道你那儿军令严,训练苦,这些我们都不怕。”阿尔哈图以为他在犹豫这个,赶紧说道,“我们到了你那儿,就是你的部下,犯了错,你照样该打就打,该罚就罚,我们绝没有一句怨言!”

    “不成!”关卓凡下了决心。见阿尔哈图和老蔡都是面露失望之色,关卓凡笑了笑,目光炯炯地看着他俩,小声但有力地说:“你们若是信得过我关三,就在骁骑营好好待着,不出半年,我包两位大哥换顶戴!”

    大哥固然是不敢当,但是……换顶戴?阿尔哈图和老蔡对望一眼,都是又惊又喜:换顶戴,那便意味着至少官升两级!

    “卓凡,我们听你的!”阿尔哈图攥了拳头,断然道:“你说吧,要我们做什么?”

    “什么都不用做。”关卓凡摇了摇头,忽然说起一件不相干的事来:“你们看过《三国演义》没有?”

    三国演义?两人都被关卓凡弄糊涂了。他们大字不识几个,自然是没有看过,但三国的评书没听过十遍,也听过八遍了,所有的故事,早就烂熟于胸。

    “话说魏延造反,提刀按辔,于马上大叫曰:谁敢杀我?”关卓凡仰起脸,自顾自地回忆着书本上的话,“一声未毕,脑后一人厉声而应曰:吾敢杀汝!手起刀落,斩魏延于马下,众皆骇然——斩魏延者,乃马岱也!”

    说罢,看着一脸茫然的阿尔哈图和老蔡,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