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乱清 > 第四十八章 我是人才
    关卓凡带了车,先跑了趟胜保府,把礼物交卸了。胜保人在山东剿捻,于是他先给四婶请过安,再找到胜保幕中的那位刘先生。

    “刘先生,不知我四叔现在仗打得可还顺手?”

    “也还没打什么仗。克帅的钦差行辕,是下在德州府的北面,他要先布置直隶山东交界一带的兵力,把捻匪往南挤。”刘先生倒是很清楚,“等总兵李长松的五千人到了,再一起夹击。”

    关卓凡所要知道的,只是胜保驻兵的地点,他非所问。现在既已知道了,便从自己所掌握的秘密中,选了一条告诉刘先生,作为回馈:“拜托你给我四叔通个气,最近皇上的身子,不大爽利,他的行辕不可再向南移,万一有什么事,怕呼应不及。若是可以,倒不妨向北动一动。”

    这种秘密,关卓凡是从自己的历史记忆中,信手拈来,轻飘飘的毫不费力气。可在刘先生眼里,却是万金难买,顿时对关卓凡肃然起敬,说:“好,好,我连夜就派人送去。请问关少爷,若是向北,该移到哪里合适?”

    这个问题,关卓凡就说不上来了,为难地笑道:“我不知道,四叔这个钦差,都能管到哪里的事儿。”

    “那倒也没有一定之规,大致上,直隶山东都算是战区。”刘先生看出来他不太了解兵事,心想他是京中的武官,外面的事大约不太懂,于是连忙取来一张地图,铺开在他面前,“不过太靠近京城的话,那又不像剿捻的样子了。”

    关卓凡在地图上比了比,口中问道:“不知道沧州府,离热河有多远?”

    “总有六百里的样子。”

    也就是说,六百里加急的军报,一日可到。关卓凡点点头,也不点破,笑着说道:“刘先生,我也只是给四叔通个气,别的就不怎么懂了。移动行辕大约不是小事,该怎么办,请四叔斟酌就是了。”

    刘先生当然听明白了,关卓凡的意思,是说行辕至少要设到沧州一线。当下诺诺连声,一直把他送出了府门,才拱手作别。

    下一站,是方家园。照祥亲自带人出来接了东西,再拿到那张二百两的银票,一脸高兴,要请关卓凡进去喝茶。

    “照侯爷,这可不敢当了,”关卓凡保持着恭敬而又不失亲热的态度,“这是给老太太的一点点敬意而已,卑职若是留的时候长了,怕人说侯爷的闲话。”

    照祥会意。关卓凡此来,虽说不算交通后妃,但这里毕竟是后妃的娘家,多少还是有点嫌疑。若是被哪个御史知道了,奏上一本,那就划不来了。

    “关佐领,那就谢谢了。”照祥倒也没有架子,凑近了关卓凡,小声说道:“上次一路上的关照,我已经跟妹妹说了。”

    已经说了……怎么能这样快?关卓凡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说的当然不是懿贵妃,而是做了醇王福晋的那个妹妹。

    也好,也好,关卓凡心想,这个妹妹知道了,那个妹妹也就快知道了。

    一上午转下来,略感疲惫。好在宝鋆的府里照例是要等到上路前一天再去的,因此可以回家吃饭,好好休息一下。

    进了家门,来到正厅,见饭菜都摆好了,白氏和明氏都还在等他吃饭。见到她们笑意盈盈的样子,关卓凡又把昨天晚上空等一夜的懊恼抛到脑后去了,心想,今儿晚上还不轮到我爽?顿时觉得胃口大开,正要动箸,图伯却又急匆匆地走了进来。

    “爷,宝大人府里那位杨听差来了。”

    杨听差带来的话,是宝大人请关佐领晚上去一趟,时候不妨晚一点儿。

    不妨晚一点儿?关卓凡一口气憋在喉咙里。

    今儿晚上的“齐人之福”,多半又泡汤了。

    按照宝鋆的吩咐,关卓凡“晚一点儿”到了宝鋆府里,一边由杨听差带着往里走,一边想,宝鋆也是越来越谨慎了。他不知道,这却是出于恭王的叮嘱,他这颗棋子,现在对于恭王来说太重要,损失不起。

    进了宝鋆的书房,关卓凡才发现除了宝鋆之外,还有另一人在座,而一品大员宝鋆居然坐了他的下首!仔细再看那人,轻裘缓带,疏朗神秀,略一愣怔便想起来了,心中不由一个激灵:是恭亲王!

    “参见王爷!”关卓凡唰地后退一步,撩起袍子的前摆,就行参见的大礼。

    亲王仪制尊贵,礼绝百僚,照道理该行二跪六叩的礼节。恭王为了表示优遇,等他磕过了三个头,就把手一摆,说道:“行了,起来坐吧!”

    亲王面前,一个五品官当然只能站着伺候,哪有坐的道理?关卓凡正要推辞,宝鋆笑着说:“逸轩,让你坐你就坐吧,王爷还有话要说。”

    “是。”

    恭王见关卓凡斜签着身子坐着,两手放在膝上,气象沉稳,全然不像初次见到他的官员那种惊慌失措的样子,心里暗暗赞了一声:看上去,倒是个人才。拿起茶碗来喝了口茶,一开口,便直入主题。

    “逸轩,你在礼部大堂那个条陈,功劳大得很!”恭王的语气干脆利落,并没有官场上惯有的那副官腔,“你可知道,为什么却只给你升了个六品?”

    “回王爷的话,宝大人曾指示过,卑职还年轻,这是对卑职的磨练。”

    “话是不错,可是不光因为这个。本朝开国以来,年轻而位高的统兵将官,也不少。”恭王盯着他说,“你知道还因为什么吗?”

    “回王爷的话,卑职不知。”

    “因为我如果狠狠升你的官,肃顺就会知道你是我的人,就会对你戒备,你就什么事都做不成!”

    恭王毫无顾忌地把这句话说出来,便等于是亮了底牌,不仅摆明把他当做“我的人”,而且公然点了肃顺的名字。关卓凡心想,组织上终于要承认我了!

    恭王说完这句,嘿嘿一笑,问道:“逸轩,你觉得,你是不是我的人啊?”

    这是一个字都不能答错的。关卓凡略想一想,离座请安,恭恭敬敬地说:“王爷的威名,高山仰止,连洋人都是要佩服的。如果卑职能得附骥尾,自是一生追随,虽舍此躯又有何惜。”

    恭王和宝鋆对望一眼,心中都是一样的想法:这个关卓凡,能带兵打仗,笔下来得,能说洋话,连马屁拍得也是滴水不漏,而且话里话外,把甘于在热河承受风险的意思也表达得很透彻——这样一个人物,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想是这么想,心里毕竟还是欣慰的。恭王面露笑容,示意他起来,说道:“好,你有这份心,我自然成全你。我的为人你应该知道,从不亏待自己的属下!只要你实心为国家办事,半年之内,我必定给你一个交待——”

    关卓凡心里一阵激动:赏格就要悬下来了。

    “你若是愿意继续带兵,那步军衙门的左右翼总兵,你挑一个;你若是愿意从政,那总理事务衙门,我保你在办事大臣上学习行走!”

    这个赏格,重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关卓凡大感意外,再看恭王,脸上满是那种贵介公子挥手万金的豪迈快意之情,便知道他不是虚言。

    宝鋆见他愣愣地发怔,笑着提醒他:“逸轩,谢赏啊。”

    关卓凡这才反应过来,只得又跪下给恭王磕头:“谢王爷的赏!”心想,从穿越到现在,老子磕过的头,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只有这一个头磕得最值。

    宝鋆等他归了座,说道:“逸轩,总兵是正二品的武职,做上两三年,外放提督,是王爷一句话的事。总理各国事务衙门,是新近才设立的,你大约不怎么清楚——办事大臣上学习行走,那至少也是三品的文官!王爷的这一番提拔,并不只为酬庸你将来的功劳,也是看重你能武能文,是个难得的人才。”

    关卓凡心说,你宝大人这句话倒是在理,我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上下五千年的事,我全知道,就连总理事务衙门,大约也比你宝大人清楚得多,自然算得上是个人才。不过这些话,放在心里说说就好,嘴上是提都不能提的。

    “谢谢王爷!谢谢宝大人!再请王爷示下,卑职该做些什么?”

    “我只问你一句:若是未来国家多难,在热河居然有人作乱,你关卓凡怎么办?”恭王峻声问道。

    “卑职的五百马队,尽供王爷驱策!”关卓凡毫不犹豫的大声回答。

    说一千,道一万,要的无非就是他这句话。恭王和宝鋆脸上,都露出了满意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