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修佛传记 > 第一千九百一十八章迷宫
就像是在参观博物馆一样的,一路走过去都会有很多这一类奇形怪状或者是姿势很是奇特的尸体。要么就是在雪崩的时候没有跑出来要么就是被谋财害命了。这些事情都是很正常的事情,你要说恒仏已经是司空见惯的确是显得有一些冷血了。反正这一类的场面也是比较能够接受的吧!恒仏打开微弱的一个火种,看着这狭隘的通道里面两边都是所谓的干尸,一条通道就只有一个人那么宽。越是往前走越是挤,基本上也只能够侧着身了过了。

    你试着想象一下画面吧!就侧着身过这两边的干尸就直勾勾地盯着你看的感觉。想一想都是瘆得慌了,自己完全是不必要去看的。可是恒仏也是比较的胆大吧!反正也是经过了很多这种所谓的通道吧!也不知道这精灵是什么意思没事跑到这里来干嘛?对于这一带信息还挺全面的。这就是有点意思了,你说这当中还会有什么关系没有?你还真的是别说了,恒仏还特意翻开这所谓的之前拼凑好的记忆碎片。发现还真的是如此的一个情况,就是这家伙自己原本的记忆在这一刻就是比较多的。对于其他背包客来说都是直接长眠于此了。所以说一般情况之下的回忆都是比较残酷的。

    可能是因为这里面的干尸很多吧!这精灵可以直接过来这里吃碎片。所以才比较喜欢这里吧!看来这地方还是这家伙的经常出没的一个地方。就按照这背包客的记忆,果然恒仏是在这里看到很多背包客的记忆,只是说这些记忆都是报喜不报忧的。其实在这当中恒仏也是在怀疑什么的,只是说记忆碎片大部分都是按照星图来布置的所以即便是疑点都很快被抹杀掉的。暂时来说也是看不出来什么的,也是说没有实际上的证据之类的。

    可能也是自己太过于敏感了吧!反正自己一进来这地方的时候就觉得是瘆的慌,还是说之前在姽婳门的时候看到的东西有了阴影吗?反正恒仏一进来的就是有点不自然,这地方就像是很多枚镜子是一样的,自己在这边动,折射之下就会带动很多东西,虽然所这神识上没有感觉出来一些什么,反正就是不太舒服便是了,恒仏也不想要为了这些人的储物袋去浪费时间。只想要尽早的离开,恒仏就只能够从中穿梭出出去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桥很这入口总是有那么几分。可是出口基本上都是要侧着身子才能够过去的。这就让自己十分的无奈了。经过几处都是这样只会恒仏似乎是察觉到了一些什么?你说这干尸……你说这背包客的失踪案子……你说这入口的形状?等一下的好像真就是如此的,这每一个出口的形状都是一毛一样的。这完全是复制粘贴过去的,这一点恒仏就有些不能够忍受了。这还能扯淡说是巧合那真的是自己鬼迷心窍了。或者恒仏真的也是没有时间去理睬这些吧!其实怎么说这件事情呢?能够进来这地方的修士应该都不是泛泛之辈了,可是就葬身于子可想而知这个威胁是有多大的。

    恒仏也不是一名侦探,这一次过来是有更好的一个目标。自己也不想把时间浪费这里,去研究干尸?自己也没有这个兴趣。你要真的是猜中了这当中肯定是会有什么威胁之类其实大不了也只是一场恶战。这感知能力很强的海岬兽都是没有动静也就是说这附近暂时没有危险的。恒仏也继续往前走了,反正这一路上都感觉到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虽然说自己不想介入其中。可是后面就给自己的感觉越来越不对劲了,就感觉自己走到哪里都会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看。自己跟禹森说,这禹森还不相信自己。毕竟就是说这海岬兽也没有反应这禹森也没有感应到,反正给出的解释也是比较的官方。就说是人生地不熟的难免是会有一点危机感的。反正就是这样瞎忽悠过去了。恒仏也宁愿相信这事情是自己的错觉。

    如果不是错觉的话,那么还真的是挺恐怖的一件事情!这对方竟然能够瞒过禹森的法眼?瞒过这海岬兽的感知?恒仏宁愿相信是自己太过于紧张了,毕竟这周围有那么多的干尸盯着自己也不是那么好玩的一件事情。走了几圈之后恒仏好似迷路。这就是不对劲的开始吗?好似就是说自己走了好几次了,都没有走出去这个圈子。虽然不说恒仏有将这附近的干尸记很清楚。可是就前面这几下出现过的现在一直在重复着这就让自己有点不舒服了。这禹森和海岬兽好似都已经是沉睡过去了丝毫都没有察觉到,这天寒地冻的一个情况很容易就是说就会觅迷失自我的。只能是安睡去度过了,可能就是说没有想到说这里还会有机关或者危险之类的吧!很是放心将恒仏一个人就这样子放下去了。

    恒仏也不知道为何这两个家伙会在如此巧合的一个时间点上睡着了。这是要逼迫自己在这里留宿一晚的意思吗?恒仏可不想在这里留宿,这要留自己下来一定是没有什么好设计的。觉得有危险这事情还说不上,这被人监视到的感觉也姑且可以当做是自己的幻觉。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先走出去,只有是走出去了才会有一个更好的发展。现在暂且恒仏还是比较愿意相信就是说只是动了什么样子的隐藏机关而已。应该难度是不大的一个情况。自己遇到的问题太多了,这也只不过是万分之一所以说当时恒仏还是比较清醒的。只是说这一份清醒也不知道能够支撑多久了,因为说……因为这附近的一个特殊的情况的确是会让人很容易就迷失过去的。恒仏也不太清楚自己到底是能够支撑多久。

    给读者的话:

    各位老铁,新年好呀!事事顺意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