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盖世仙尊 > 第一一二章 刁难丁浩 5爆求票...


    “丁浩才先天九段?”

    报名大殿之中,所有人都震惊了!

    要知道,在问天意以后,丁浩的大名已经传扬出去,俨然是舞州一代少年英雄!超一品仙根,开窍灵气冲高2米,又有仙子赐福。最关键的是,还在舞仙子广场上给舞州的百姓出了一口气,太多的光环围绕在丁浩身上!

    有了光环就有了期待,曾几何时,丁浩已经成为大家心目之中会试第一的不二人选!

    可是现在完了!

    丁浩才先天九段!

    这问题就隆重了。

    因为很多人在会试之中,修为会突破先天,进入炼气!

    先天九段和炼气一层,这悬殊太大了!

    有多少期望就有多少失望,报名大厅一众哗然。

    “完了,完了,丁浩已经完了!”

    “不错!就算他的资质过人,可以越级对抗先天大圆满。可是如果遇到炼气一层,他还能越级嘛?他只能趴在地上,俯首称臣!”

    “确实如此,一个大境界的差别,简直是输定了!必输”

    不过也有人说,“看你们说的,难道人家丁浩,就不可能一下升两次嘛?先从先天九段到先天大圆满,然后再从先天大圆满进入炼气期。”

    顿时众人扑哧笑了,“连升两层,你大梦没做醒吧?”

    这些人耻笑地不是没有道理。会试一共就三天的时间,别人在这三天之中突破一层都很困难,你丁浩要三天突破两层?

    有可能嘛?

    有,微乎其微!

    消息好像瘟疫一样,迅速的从会试山庄这个报名大殿快速传了出去,很快整个会试山庄之中,传遍!

    “哎,你们听说没?会试第一的大热门丁浩,竟然真实修为才先天九段!”

    “真假的?那样一来,变数就大了!”

    丁浩本来是这次会试的第一号种子选手!甚至就连会试山庄里的赌坊,都把丁浩的赔率放成了最低。因为他是最有可能胜利的,所以买丁浩也就是稳赚,所以赌坊给丁浩开出的赔率,基本上限接近一比一。

    可是这个消息传出以后,丁浩的赔率已经一下涨到一赔三。卖一赔三,基本上和那些不出名的三流选手差不多的赔率!

    而那些曾经嫉妒丁浩的青年人,则是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嗤笑,“搞了半天才先天九段!这一次第一名,看来非柴世子莫属了。”

    “我觉得还是唐州的小王爷最有可能,你别看他资质不如柴世子,可是他毕竟出于皇家!大有问鼎潜力!”

    “我倒是觉得寒门天才秦如海不错,听说他得到了一位上界高人曾经留下的传承,为人低调,可是往往一鸣惊人!”

    可能是丁浩曾经给人的希望很大,现在让很多人失望,因此不少人恨铁不成钢,甚至都羞于谈论丁浩。遇到那些不知道内情而说到丁浩的人,他们都口中发出一声轻蔑的嗤声。

    丁浩自冇己并没当回事,他看见腰牌后边多了一个“试”,就挂上腰牌走向后门。

    不过最后方坐着的柳教习却是开口唤道,“丁浩,你过来。”

    这个柳教习虽然为人看上去还算是公正,不过傲气太足,牛皮哄哄,丁浩并不喜欢。

    既然此人叫他过去,他就走了过去。

    “把手伸出来。”柳教习这就想要探查丁浩的气海,他有点不相信丁浩是先天九段。事实上,他早就得到唐副长针对丁浩的密令,此刻当然要找点岔子刁难一下。

    丁浩心中暗道,如果让你探测我气海,岂不是让你发现完美气海的奥秘?这是我的奥秘,若是让你白白学了去,我特么的不是亏大了?

    想到这里,丁浩心念一动。

    柳教习放出一股灵力进入丁浩的经脉之中,还没开始探查,就发现泥牛入海,影踪了。

    柳教习眉头一皱,心说怎么回事?他不动声色,又放出一股灵力,结果还是消失踪。

    啪!柳教习一拍桌子,怒道,“丁浩,你搞什么名堂?你是不是故意隐藏了修为,不让我探测?”

    丁浩故作不知,奇道,“柳教习,没有啊,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要说丁浩这厮演技确实高超,柳教习看看他不像是作伪,按在丁浩手腕上,又是一股更强的灵力放出去。

    “柳教习谢了,老子现在正缺灵力。”丁浩暗中冷笑,把柳教习放出的灵力又给吸走了。

    这下柳教习不能淡定了,甩开丁浩的手,上下打量丁浩道,“你老实说,是不是修炼了什么妖魔鬼道的法术?为何我的灵力不能探测你的气海?”

    丁浩不乐意了,“柳教习,我敬你是个前辈,可你这话说的……你不能探测就说我修炼了妖魔鬼道?我还说你是妖魔鬼道,所以才不能探测我的正道气海!”

    柳教习作为学府外门执法堂的教习,实权也是相当大了,平日教训弟子也是跋扈惯了。今天竟然被丁浩当众顶撞,他一下就怒了,拍案吼道,“你什么态度?你怎么能质疑我?真是荒唐,我作为九州学府的外门执法堂教习,怎么可能去学习妖魔鬼道?”

    丁浩回道,“我作为舞州超一品天才,我怎么可能去学习妖魔鬼道自断前程?外门执法堂教习大人,拜托你动动脑子!”

    柳教习被他气得吹胡子瞪眼,却又回不出话来。

    好在这个时候凌云霄得到消息赶了过来,连忙问道,“丁浩,你真的是先天九段?我上次见你不是先天大圆满了嘛?”

    丁浩道,“是啊,我也不知道,这几天突然就降级了。”

    凌云霄听到这句话差点没一个跟头摔倒,心说,你早不降晚不降,这不是要命吗?

    不过柳教习就更加的不信了,他冷哼道,“凌城主,这里是我说了算!哼,降级,我看你是升级了吧?”

    丁浩道,“我真的是降级了!这个年头说真话怎么没人信?柳教习,要不然这样,咱们去问天意!”

    柳教习这回也差点晕倒,心说输了也要老子给你下跪嘛?

    柳教习既没有问天意的机会也不会那么蠢,一抬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玉符片道,“这是炼气级用来测试等级的测试玉符,绿色最高,红色最次,你如果能达到正红色就是说谎了,你把手伸出来。”

    丁浩毫不犹豫把手伸出来。

    柳教习拿着玉符道,“丁浩,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如果是进入了炼气期,就老实承认;你如果进入了还假装没有进入,那我可要对你不客气,罚你十年挖矿!”

    丁浩心中冷笑,刚才那个华服青年不过二品资质,你说鉴于他资质良好只罚三年;到了老子这里,老子是超一品仙根,你却要罚我十年,你这屁股也太歪了吧!

    “想要冤枉我的人,都没有好下场。”丁浩答非所问的哼了一声。

    柳教习怒道,“凌云霄你看看,这就是你们舞州的天才。”

    凌云霄喝道,“丁浩,你怎么每次都这样!就算是冤枉你的人都没有好下场,可也不能到处说,要分分场合!柳教习是九州学府的外门执法堂教习,公正廉明,怎么可能冤枉你?”

    柳教习听得眉头大皱,也不知道凌云霄是夸他还是骂他,心说你们穿一条裤子的,我不跟你们说了,我非要看看丁浩有没有故意隐瞒冇修为。

    不过就在他把玉符放在丁浩手心以后,他脸色显得尴尬了。

    “这……”玉符虽然亮了,可是也就是淡粉色,距离正红色有明显的差距,玉符不会说谎,丁浩真的是先天九段的修为。

    “真的是先天九段。”柳教习这下话可说。

    “我可以走了嘛?”丁浩把腰牌塞在腰间,跟着凌云霄走了出去。

    看着丁浩的背影,柳教习脸色铁青,心说,小子,比试之中你给我小心点。

    丁浩跟着凌云霄走出去以后,凌云霄还是很担心,开口问道,“你怎么就降级了呢?要知道柴世子他们肯定都要突破进入炼气期,你如果只是先天阶段,你连灵武都用不起来,怎么跟他们比?”

    丁浩道,“凌城主,你就放心吧,我心中有数。”

    其实凌云霄也看不透这小子,就好像上次问天意,大家都担心死了,这小子不当回事儿,最后果然成功通过了。凌云霄也看出一点名堂来了,这小子越是不当回事儿,那就是真没事儿。

    “好吧,你自己有数,不要让我失望。”凌云霄拍拍丁浩,又道,“凭着会试令牌,可以去那边选手区得到一间静室,另外还有免费的伙食提供。”

    丁浩笑道,“白吃白住啊,我喜欢这个。”

    凌云霄见他真的不当回事儿,心里也就放松了,点头道,“那我去忙着了,有事直接去中央大殿来找我。”

    凌云霄一走,商海跑了过来,低声问道,“丁大哥,你真的只是先天九段嘛?”

    丁浩点头道,“是啊。”

    商海嘿嘿笑道,“那我知道了,你一定有秘密手段。别人不看好你,可是我知道丁大哥你是最强的。我刚才看见那边赌坊里,把你的胜率调到一比三了,我把身上的银子都买了你赢,你可别让我失望啊。”

    丁浩喜道,“走,我也去买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