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狂兵 > 第035章 朱颜血


    这一次苏锐拍自己,薛如云竟然没有躲开,一种异样的感觉从她的心底升起,苏锐的手似乎很烫,那种感觉竟然很奇怪的有些舒服。

    “你今天喝的太多了,你要不要去卫生间吐一会儿?走吧,我扶你去。”

    薛如云说着就要站起身来搀扶苏锐。

    可是苏锐却拉着她的手臂,怎么都不起来,说道:“姐姐哎,我说妖精姐姐,我们今天好不容易见个面,这都是缘分,要不我们也来干一杯吧,你半斤我半斤,你觉得怎么样?”

    “别闹了,你这是把我当成青龙帮的那些家伙了吗?”薛如云又好气又好笑,在苏锐的手臂上掐了一下,“你这弟弟可不乖啊,姐姐的酒量再好也不是你的对手,你今天已经喝得够多了,咱们走吧,姐姐现在送你回去休息,你住在哪个酒店?”

    “回去休息干嘛?我们不是已经问出来李阳所在的地方了么?为了避免夜长梦多,咱们现在就去凯蒂娱乐城找他好了。”苏锐满不在乎地说道。

    薛如云有些意外:“你都已经喝了两斤白酒了,还能去找他吗?估计现在走路都走不稳了吧!”

    苏锐撇了撇嘴巴,似乎有些大舌头了:“这有什么问题?这点酒对我来说还不算什么,我们可以到凯迪娱乐城再喝一场,加深一下咱们姐弟感情,然后找李阳理论理论,为什么他要派人刺杀林傲雪那个小妞?”

    “那可不行。”听苏锐这个愣头青这么一说,薛如云顿时有些着急。开什么国际玩笑,李阳是什么人?那可是整个宁海的黑帮老大!是青龙帮的带头大哥!也是整个华夏能够排进前二十名的黑道枭雄级人物!

    她和苏锐这两个人势单力薄,要是就这么去找他理论,还不被打个半死丢出来?

    或许这样贸然过去打个半死都是轻的,李阳说不定气一上来,会把他们丢进宁江里喂鱼!

    “姐,你放心,有我在不会有事的,我要是怕了李阳那个家伙,这半辈子岂不是也白混了?”

    “苏锐,你喝多了。”薛如云还在锲而不舍的劝说。

    “你看我现在像喝多的样子吗?说话口齿清晰,脑袋一点不晕,脸都不带红的。”

    说罢,苏锐低头往薛如云的胸前高耸处看了一眼,一股火苗从小腹间窜出来,然后脸刷的红了。

    “永远只有喝醉的人才认为自己没喝醉,姐姐今天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你去找李阳的,那样太危险。”薛如云很坚持,其实这也不能怪她,只要是正常人都会做出不去的选择,毕竟整个世界也没有几个苏锐这样的怪胎。

    苏锐终于没有再坚持:“那好吧!你不跟我去,改天我抽个时间,我带着林傲雪那个小妞去找他算账!”

    “好,随便你,只要你今天不去就行。”双方的实力太过悬殊,薛如云的脸上掠过几条黑线,觉得苏锐是被酒精壮了胆,才会说出这种话来,因此她认为只要苏锐明天一醒酒,肯定就不敢去找李阳的麻烦。

    可是薛如云不会想到,现在苏锐的脑子比她还要清醒。区区一个地头蛇李阳,他还真的没有放在眼里。

    他想要弄死对方,真的比捏死一个蚂蚱要简单。如果不是碍于国内某些规则的束缚,苏锐根本不需要任何理由证据就会直接出手了。

    要不是担心在国内行事太高调会引起许多不必要的麻烦,恐怕苏锐早就扛着一把大狙气势汹汹地去找李阳算账了!

    薛如云道:“咱们回家,我送你。”

    “不回,这个点回去实在太早了。”苏锐看起来有些迷糊呢,他用手撑着头,说话略显僵硬:“总之我就是不回去。”

    薛如云无奈:“要不要姐带你找地方继续喝两杯?”

    “当然没问题,你今天晚上还没喝吧,要不再喝两杯再走?”苏锐指了指地上的几瓶五粮液。

    “现在还是算了,不然没人开车了。”薛如云看着苏锐说道,“姐带你去一个地方,保管让你开心。就当姐今天谢谢你帮忙了。”

    苏锐的眼睛在薛如云的胸脯上来回扫几眼:“妖精姐,你准备怎么谢我?咱们这孤男寡女的,干脆以身相许吧?”

    薛如云没好气的打了苏锐的肩膀一下:“想的美,姐可是守身如玉呢,这么多年能让姐姐献身的男人到现在还没出现。”

    “是吗?”苏锐颇为怀疑地看着薛如云那熟透了的身材,如果没有男人开发过,怎么会拥有这般浑圆与肥美?

    “等一下再走。”苏锐忽然站起身来,走到已经醉倒了的李志龙的身边,翻出他的手机,从通讯录上找到了李阳的号码,只扫了一眼便关上了手机。对于苏锐而言,只要看过一眼,这个号码就已经深深烙印在他的脑海里。

    …………

    麦克斯酒吧。

    苏锐站在酒吧门口,看着上面闪烁的霓虹灯,表情不禁有些怪异。在他们离开了味道家和酒店之后,便被薛如云这个女妖精带到了这个地方。

    看着这酒吧的招牌,薛如云的眼中透着笑容,用胳膊肘捅了捅苏锐,说道:“走吧,今天你喝爽了,姐还没喝呢,直接进去喝两杯?”

    不知为什么,当薛如云看到苏锐今天跟青龙帮众人拼酒的时候,薛如云竟然也想多喝一点,她刚才的心底竟然生出一股羡慕之意。

    羡慕苏锐是个男儿身。

    如果自己也是男人,那么人生的轨迹就绝对不是这样吧。

    明天就是母亲的忌日了,对于薛如云而言,每年的这个时候,都是最悲伤的时候,从来都是一个人独自在家借酒浇愁。

    这一点苏锐是不知道的,他并没有仔细观察薛如云的眼睛,不然一定可以发现那些隐藏很深的一丝悲伤。

    也许是被苏锐的身世触动了心弦,也许是由于明天就是母亲的忌日,也许是对于自己命运不公的不满,总之,薛如云今天真想好好的放纵一回,好好的醉一场,抛掉所有的枷锁,忘掉所有的不快。

    这个男人从小就没有家,而自己呢,即便父母双全,但为何会给自己留下那么多的伤痛?那些童年,那些悲惨的过往,薛如云根本不愿意回首。

    看着一旁沉思的薛如云,苏锐眼中的光芒闪了一闪,然后轻轻的拍了拍薛如云的胳膊:“妖精姐,今天晚上你想喝多少都没问题,弟弟我不仅陪着喝,还能把你安全送回家。”

    薛如云诧异的转过脸来,自己的表现一直很正常,难道说苏锐发现了什么端倪?那些流淌在心底的感情,自己从来没有表达出来过啊!

    苏锐微微一笑:“我真的没有看出什么来。”

    薛如云顿时有些无语,你这不是不打自招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一进入酒吧,震耳欲聋的音浪就让人彻底放松下来,情不自禁的想要去舞池中疯狂一番。

    “我来帮你点吧。”薛如云抬脚坐上了吧台前的高脚椅,对着调酒师说道:“两杯朱颜血。”

    看着薛如云的肥美臀部和椅子接触而发生了形变,苏锐不禁觉得自己呼出的气息都有些火辣辣的,这个女妖精,浑身上下真是无一处不勾人啊。

    “朱颜血,这是什么酒的名字?听起来感觉还有点惨烈的味道。”苏锐坐在薛如云的身边,看着光影下的她,念叨着这个酒的名字,眼神再次闪动了一下。

    “来,尝尝吧。”薛如云接过服务生递过来的两杯酒,透明的高脚杯中,装着深红色的液体,看起来真的如鲜血一般。

    苏锐看着这杯酒,忽然觉得其中透出一股如泣如诉的味道来。

    “这是很悲伤的一款酒,设计者在创造这杯酒的时候,肯定带着一种压抑悲伤的心情。”

    苏锐举起酒杯,盯着鲜红的酒,说道。

    闻言,薛如云的身体微不可查的微微一颤!

    而这一丝微不可查的颤动,并没有逃脱苏锐的眼睛。

    他微微一笑,然后轻轻抿了一口鲜红的酒液,眉头轻轻一皱,然后便舒展开来。

    在苏锐品酒的时候,不知为何,薛如云从他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极为高贵的气息,那绝对不是刻意装出来的,这种举手投足间不经意流露出来的东西一定是来自骨髓的!

    “其实还不错啦,初入口的时候微微有些苦涩,有些辛辣,但是一旦咽下去,就会觉得回味悠长。”苏锐又轻轻抿了一口,说道:“很不错的设计。”

    听到苏锐的话,薛如云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怅惘,平日里无边的媚意也消失不见。

    “这是我设计的一款酒,名字也是我取的。”薛如云语不惊人死不休地说道。

    “你设计的?”

    苏锐露出微微的惊讶,因为他已经断定这款鸡尾酒的设计者有着苦涩的过往,那必须是拥有一种很不同人生经历的人才能设计出来的味道。

    这不是苏锐装逼,而是因为他的确有这样的能力,对人的嗅觉很强,分辨力更强。

    他并没有想到,这酒的初始设计者竟然是薛如云!这个每天看起来都风情万种的极品御姐、这个风风火火的必康集团市场部总监,竟然有着这样的过往!竟然有这样的心情!

    果然,自己刚才在酒吧的外面,就感觉到她有些不对劲。

    :兄弟们,新书的成绩不够尽如人意啊,兄弟们有票就砸,帮俺冲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