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狂兵 > 第039章 折断胳膊丢出去


    “请你们自重,如果你们是来喝酒开心的,尽情喝,但是如果是来没事找事的的,回家找去。”薛如云的面色寒了下来。

    “这老板娘看起来挺厉害啊!嘿我这暴脾气!”

    “哎呦,当婊子还想立牌坊,真是新鲜啊!”

    “你在这开这个酒吧,就别怪别人想在这儿约炮,你在这跳钢管舞,就别怪别的男人想上你,还说出什么自重的话,我看不自重的是你吧!”

    说到这,这个口舌伶俐的家伙还瞥了一眼苏锐,后者正在那儿翘着二郎腿笑眯眯地品着酒,连句话都没有说。

    七哥真是憋屈啊,居然输给了这种怂货!

    “女人被我们调戏成这个样子,竟然连个屁都不敢放,这是婊子连这种小白脸都找,是有多饥渴难耐啊。”

    这种话已经说的非常的露骨了,只要是正常人,就一定会生气,可是没想到的是,薛如云脸色微变地依旧看了一眼苏锐,似乎是在征求他的意见。

    “妖精姐,你别老看我呀,我还想见识一下你的跆拳道呢!”苏锐小声嘀咕,脸上依旧挂着笑容。

    薛如云收起脸上的寒意,露出嗔怪的神情,说道:“弟弟,你就愿意眼看着姐姐被他们这样污辱?”

    女人真的是一种很可怕的动物,翻脸比翻书还快,她们脸上的表情完全不能代表她们的心情。

    “嗨,我说你们两个干什么呢?就不能严肃点吗?怎么样?给句痛快话,今天要不要陪哥几个睡觉?你要不陪哥几个睡觉,哥几个现在就睡了你!”

    那个穿西装的家伙一脚踩在茶几上,身体前倾着问道,脸上带着威胁之意,很是猖狂。

    薛如云刚想发作,却没想到苏锐把酒杯往桌子上轻轻一顿,道:“你说什么?再给我说一遍。”

    “你小子找死是吧,一个小白脸吃软饭的家伙也这么跟哥讲话,看来哥得让你尝尝厉害!”

    这个七哥的手下,刚才可是在七哥面前夸下了海口,要把苏锐当场废掉,如果废不掉,那么他回去就丢人了,自己这次可是带了好几个人来,难道还打不过一个身材看起来并不是很强壮的小子?

    可是,他的话音未落,苏锐酒杯里的红酒就已经泼到了他的脸上!

    “啊……”一声惨叫,酒杯里的红酒进入他的眼睛,在酒精的刺激下,使得他的双眼十分刺痛!

    “实力不够就不要出来混,不然后果很惨的。”苏锐淡淡的说道,“现在,你们要赔偿哥哥这一杯红酒的钱。”

    “我赔你妈!兄弟们上!我要让这个家伙死在这里,敢往老子的脸上泼酒,他是嫌自己活的不耐烦了……”

    可是这个话唠还未说完,只见苏锐手起瓶落,一个大大的红酒瓶便在这混了脑袋上炸开了花!

    一声脆响,红酒瓶和他的脑壳发生了亲密接触,也不知道流下来的是血还是红酒!反正满头满脸都变成红色的了!

    这个猖狂的家伙再也坚持不住,一翻白眼便晕了过去!

    要知道,这种红酒瓶的瓶身都是用的加厚玻璃,质量非常之好,就这么砸一下,说不定都能把人砸成重度脑震荡!

    苏锐这个动作不禁把其他的几个流氓都吓住了,这几人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头目,扶也不是,不扶也不是,竟然全都愣在了那里!

    苏锐拍了拍手,看着一脸惊讶表情的流氓们,无所谓地说道:“还有谁想不开,想要来试一试哥哥的酒瓶质量好不好?”

    “给我打!”

    其余几人家伙一声怒喝,便冲着苏锐围攻过来,开什么玩笑,他们可是在当着七哥的面办事,就这样被砸晕了,回去怎么交代!不被开除才怪了!

    苏锐淡淡的瞥了薛如云一眼,不慌不忙的站起身来。

    此时,一个流氓的拳头已经来到了他的脸前。

    苏锐轻而易举地抓住那只拳头,然后左手往上一托,正好击中那货的肘关节处!

    “咔嚓”一声脆响,那家伙的胳膊直接反方向折断,痛得他躺在地上打滚惨嚎,那嚎声都没有人腔了!

    紧接着,苏锐毫不停手,抓住第二个流氓的胳膊,又是如法炮制!

    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一共六个人,有五个都躺在地上惨嚎打滚,另外一个则是被酒瓶砸伤,已经干脆利落地晕了过去,这些家伙根本构不成对苏锐的任何威胁!

    薛如云的眉毛动了动,她的眼光中闪过一丝不知名的神色。

    苏锐的出手看似简单毫无章法,但实际上则是最便捷最有利的一种打法,每一个动作毫不花哨,没有任何的冗余,干脆利落,一针见血,绝对是实战经验达到了一定巅峰的人才可以办到的事情!

    听到酒吧里有打架的声音,许多人都停止了跳舞,朝这边围观了过来,薛如云并没有任何不自在,毕竟开酒吧的见过这个场面实在是太经常了,她欠了欠身子,对一旁的服务生道:“让保安把这六个人给我丢出去,记住他们的脸,以后再敢进来,就打断他们的腿。”

    说这话的时候,薛如云的话语中透出一股淡淡的寒意来,竟颇有一种上位者的气息。

    “是,老板!”

    几个五大三粗的保安立刻进来,把这些断手的人抬出去扔了。

    当然,他们暗地里也会使点劲,比如说把另外一个胳膊也给拧断掰断什么的,这些东西在黑社会和夜总会里实在是太常见了,如果没有一些身强力壮的保镖来镇镇场子,经常会出现这种打架事故,而且后期会麻烦不断。

    想要当老板,就得狠一点,这句话无论是在白道还是黑道,无论是在开夜总会的还在开公司的眼中,都是至高真理。

    张七丙坐在楼上,当他看到自己的手下几个弟兄,被苏锐如此轻描淡写地就折断胳膊丢出去的时候,他的眼皮狠狠的跳了跳。

    “都是没用的废物草包!老子没花那么多钱来养你们,就是这么给老子丢人的!”

    张七丙气得咬牙切齿,狠狠地把未抽完的雪茄摁灭在烟灰缸里!

    “七哥,我们怎么办?这个家伙看起来有两把刷子,我们几个赤手空拳的动不了他啊。”

    “动不了他?”张七丙闻言,气的打了自己手下一个大耳刮子,“老子的女人都被这个小白脸抢跑了,你说老子动不了他?不仅要动他,还要动死他!”

    “赤手空拳的动不了他,那就给我用刀子,我就不信他能扛得住!”张七丙怒气冲冲地说道:“我找你们来是做什么的?我花那么多钱是要打水漂的吗?”

    “薛如云呀薛如云,老子让你找小白脸,马上就要你好看!”

    一想到自己看上的极品美女很有可能在这个小白脸的身下辗转承欢,占有欲极强的张七丙就忍不住怒火中烧,他重重地一拍桌子说道:“去召集人手,跟着薛如云,今天晚上我无论如何都要废掉这个小白脸,让薛如云爬到我的床上跪着求我!”

    “是!大哥!”听到了张七丙的话,他周围的几个手下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领命而去。

    苏锐和薛如云依旧在悠闲的喝着酒,似乎刚才几个流氓来调戏人,被打了一顿丢出去只不过是一个小插曲而已,对于美女而言,没有人调戏似乎才是不正常的事情。

    “对了,你知不知道,宁海本地有谁赛车比较厉害?”

    这场风波过后,苏锐看着对面的薛如云,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

    他清楚地记得,在林福章的办公室里,薛如云表现的好像对本地的黑道挺了解似的,或许可以从她的身上得到想要的消息。

    “赛车?这个我还真的不是很了解。”薛如云不喜欢飙车,因此赛车对于她而言是个完全陌生的领域。

    “那你有没有听说李阳身边有没有比较厉害的赛车手呢?”一想到那天晚上的顶级赛车手,苏锐就觉得有些头疼,这个混蛋家伙,如果他不出现的话,自己早就问出当时主使绑架的幕后黑手到底是谁了。

    薛如云的眉头皱了皱,然后似乎想到了什么,说道:“不过,在宁海有一个地下的赛车场。一般赛车厉害的人都会到那里去玩一玩,听说非常非常的乱,因为赌车而发生砍人的事情时有听闻,我从来没有去过那里。”

    苏锐点点头,的确如此,一般的地下赛车场都会非常的混乱,和赌场没什么区别,尤其是国外,很多人都是把赛车场当成了犯罪的天堂,那里有人吸毒有人打架有人抢劫,还有人公然在做着最本能的事情,那是最疯狂的地方,没有人敢干扰,也没有人敢管理。

    地下赛车场,是黑暗世界的一个缩影。

    “那这个赛车场的位置在什么地方?”

    “距离这里大约有四十公里的样子,在宁海与青州的交界处,那里是一片丘陵区,有一条很长的盘山公路,夜里非常乱,就连黑社会老大李阳都没法把手伸到那个地方,据说那里每天晚上的赌注总额能达到几千万。”

    “每天几千万的赌资?”苏锐听到这个数字,眼中露出玩味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