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狂兵 > 第065章 这才是砍价


    “我再问你一遍,十万块,这房子卖不卖?”苏锐是个非常和蔼的人,他在强买强卖之前,绝对会率先征求一下别人意见的。

    “我再想想!”瘦猴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自己这房子少说也得值两百万左右,十万块真的买不了一个卫生间!这家伙是傻逼,还是当自己是傻逼?自己非得拖延到明天不可!

    这房东完全忘记了自己之前是怎么被苏锐折磨的,把头按在马桶里,差点被活生生给溺死啊!到现在一喘气还都是威猛先生的味道呢!

    “九万。”苏锐瞥了他一眼,不屑地说道。

    “什么?这怎么又少了一万?”瘦猴登时愕然。

    “八万。”苏锐淡淡道。

    “怎么又八万了?”

    “七万!”苏锐的声音带着一丝戏谑:“你再多说一句话,我就减掉一万,看看最后我会不会把这价钱变成零。”

    “这也太扯了吧!”

    “六万!”

    “好好好,求求你别喊了,我答应还不行吗?”瘦猴苦苦哀求,这货满脸都是血,看起来不恐怖,反而有些滑稽。

    “那不就结了?”苏锐对夏清眨了眨眼睛,说道:“签字吧。”

    苏锐不是善良的人,不会给敌人留有余地,否则的话,他也不会在风起云涌的西方黑暗世界里打拼出如此的一大片天地。

    既然夏清喜欢这套房子,那么他就做主送给她好了,如果不是这个瘦猴房东逼人太甚的话,或许他还会按照合理的市场价把房子买下来。

    可惜这个房东找上门来作死,那就怪不得苏锐了。既然犯错了,就要有犯错的觉悟,该付出的代价,一样也不能少。

    而且,苏锐对于敲诈别人可是非常有兴趣的。

    瘦猴名叫李大庆,是土生土长的宁海人,由于家里被拆迁,因此一下子分了三套房子和一大笔钱,他用这笔钱买下了这套酒店式公寓,每天无所事事,每个月的租金足够他逍遥快活。

    当然,许多大城市的原住民都会有这样的优势,政府把他们的房子拆迁之后,这些人坐地就成了百万乃至千万级别的富翁。

    用颤抖的双手签好合同,瘦猴已经是满脸泪光了,不知是被苏锐折磨的太惨了,还是因为舍不得这套房子。

    “好啦,夏清,现在这套房子就是你的了。”苏锐拍了拍夏清的肩膀,然后把签好的合同递到她的手里。

    夏清拿着那份房屋买卖协议,俏脸有些怪异,这房子就已经是属于她了吗?怎么感觉怪怪的?

    六万块,得到一间中心地段的酒店式公寓,简直和买彩票中奖差不多。

    “这个,难道不需要去房产服务中心过户吗?”签协议归签协议,可是变更房产证还是需要到政府相关部门把手续全部补齐的,如果这个瘦猴到时候耍赖怎么办?

    苏锐一拍脑门,说道:“我差点忘了这茬了,你等着,马上给你搞定。”

    夏清一听这话,心中有些愕然,这苏锐在搞什么啊?难道连房管局都能被他搞定?

    瘦猴则是趴在桌子上,抹了把眼泪,说道:“你给人家留一条活路行不行?再涨点价行不行?”

    “涨价你妹,给我闭嘴!”苏锐恶狠狠的瞪了瘦猴一眼,说道。

    瘦猴闻言,顿时不敢再说话了。

    苏锐又拨了那个号码,电话一接通,那边便传来不满的声音:“为什么总是在大晚上的找我?”

    “在晚上找你说明我重视你,老家伙,别忘了,你现在可是有把柄在我手里。”苏锐笑眯眯地说道。

    “就知道你找我没好事,说吧,怎么了?”电话那端的声音继续着不满。

    “我需要你帮我把一处房产给变更一下。”苏锐看了瘦猴一眼,说道。

    后者一听,顿时来了精神,眼睛中掠过了一丝恐慌!

    “你来华夏是来抢房子的吗?前天才把几栋房子弄到你的名下,现在又来变更!你来了才几天,难道说要一天一套房子?”

    电话那端的音量骤然提高,震得苏锐揉了揉耳朵,道:“你到底变更不变更,这次不是给我自己的,房产证要写别人的名字。”

    此时,瘦猴李大庆的表情和张七丙一样,感觉像是吃翔吃撑了一般!

    夏清站在一旁,也有些不可思议。苏锐到底有什么样的关系,竟然可以这样操作?这样难道不违规吗?

    夏清不知道的是,在苏锐的字典里,“规定”就是用来打破的。

    苏锐又对着电话说了几句,然后便挂断了,转向夏清,道:“你明天带着有效证件,去一下房管局,补齐手续就可以。”

    “那我呢?”李大庆脸上的鼻涕眼泪已经糊成了一大把。

    “你啊,六万块待会会打到你的账户上。”苏锐揪起这家伙的领子,像拎小鸡一样把他从地上提起来,恶狠狠地说道:“把银行账号留下,然后有多远你就给我滚多远,我不想再看到你!”

    “如果再我看到你一次,我就杀了你。”

    对于这种不怀好意的家伙,苏锐绝对不会有好脸色,必须一次性把他们打到痛,痛彻骨髓才行!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苏锐的身上陡然释放出一阵浓烈的杀意来,这杀意有如实质,直接刺痛了瘦猴李大庆的双眼!

    李大庆战战兢兢,在感受到这种杀意的时候,一种强烈的不安涌上了他的心头!刚才那种窒息到无限接近死亡的感觉再一次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是,是,我不再出现,不再出现。”

    由于担惊受怕到了极点,李大庆跌跌撞撞地离开,慌不择路,几次差点撞到墙上!

    等到瘦猴走后,苏锐笑眯眯的看着夏清,自恋的说道:“不用谢我啊,一点小事,举手之劳。”

    夏清还真没想谢苏锐,因为她还没回过味来。

    的确,六万块换来一套房子,会有很强烈的不真实感,恐怕好几天都反应不过来。

    “我们是不是有些欺人太甚了?”夏清可爱地皱着眉头,显得有些纠结。

    “怎么会欺人太甚呢?”

    苏锐一看就明白,夏清是个心地善良的姑娘,如果换做别人,遇见这话总几乎等于白捡了一套房子美事,肯定会乐上天了。

    “他本来是在欺负你,如果我不在,那么后果会怎样,你肯定明白。现在他的目标没达成,被我制止了,这并不是法律上所指的犯罪中止,你肯定明白我说的意思。”

    夏清点了点头,不过还是不能立即释然,毕竟她不像苏锐一眼,对待敌人都非常之狠。

    妇人之仁,说的就是如此。不过,这是女人的天性,如果身边有一个心狠手辣心如蛇蝎的女人,恐怕再漂亮也没有男人敢要吧。

    苏锐安慰的笑了笑:“放宽心吧,这是你应得的,也是他应该付出的代价。”

    苏锐也不指望夏清能够立刻理解自己的想法,毕竟这个女孩子之前肯定没经历过这些。

    “折腾了那么久,饿了吗?要不我请你出去吃宵夜吧。”夏清有些歉意的笑了笑,今天晚上又麻烦苏锐装桌子,又麻烦他帮忙打架,最后还诡异的得来了一套房子,这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了。

    “这么晚了,不用出去吃了。”苏锐笑道:“改天吧,改天你请我吃大餐,怎么样?”

    “好,一言为定!”夏清很是有些高兴地说道:“看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请你去君澜凯宾酒店!”

    苏锐挑了挑眉毛:“不用那么高档吧?你要到那酒店请我吃顿饭,一顿饭钱可都比这工作台要贵的多了!不值当的啊!”

    夏清说道:“那可不行,你这套房子的价钱够去君澜凯宾吃多少吨了呢!”

    “那好吧,我们找个时间去君澜凯宾大吃一顿!”苏锐看了看一片狼藉的卫生间,挠头笑了笑:“看来你今天晚上得花时间好好地打扫一下了。”

    “十来分钟就弄好了呢,很简单的。”

    和夏清简单的聊了几句之后,苏锐便告辞了。话说,就这么离开美女的房间,还真有那么一点舍不得呢。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要忍耐,要忍耐。

    苏锐心中这样告诫着自己,然后看了看夏清的精致面庞,咬着牙说出了再见。

    等到苏锐走到楼下,回头向上看去,夏清正站在窗前,对着自己挥手呢。

    苏锐同样挥了挥手,然后显得很潇洒的离开,在夏清的眼中,苏锐的身上正披着一层月辉,这样的夜晚,这样的月光,恐怕会在她的记忆中定格很长一段时间。

    …………

    宋亿利坐在办公室里,看着一沓又一沓的照片,脸上满是压抑不住的怒气!

    这些照片中,都是林傲雪和苏锐二人!

    照片里的林傲雪和平时完全不同,再也不是那副冰山美人的模样,脸上的表情也舒缓许多。而这一切,显然都是她身边那个叫苏锐的男人造成的!

    宋亿利一张一张地翻看,当他看到林傲雪正喝着一碗牛杂汤,而苏锐给她擦汗的时候,他心中的怒火终于爆发了出来!

    “混蛋!婊子!”

    宋亿利一心想要追求林傲雪,后者根本不理不睬,对于这一点,宋亿利之前虽然有不爽,但却没有太过愤怒,因为林傲雪对谁都没有个好脸色!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林傲雪为了这个男人,竟然可以去吃路边摊!

    宋亿利真的感觉自己要爆发了!

    :感谢小睦姑姑和每天上纵横兄弟,这才第一天,你们的捧场是要有多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