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狂兵 > 第069章 把你宰到死


    苏锐带着夏清进入茶餐厅,直接就往高档消费区走去,见此,李大庆的眼皮狠狠的跳了跳,要知道,在这间茶餐厅的高档区,最低消费可不能低于两千元!这完全是要痛宰自己一笔的节奏啊!

    “没想到大庆那么热情,来来来,我们快开始点菜把,不熬辜负了大庆的一番心意啊!”苏锐乐呵呵的对服务员招手说道。

    “大庆,你说是吧?”苏锐笑呵呵地说道。

    “是是是……”李大庆连连点头,心里却嘀咕着:“是你妹啊!”

    苏锐一边翻着菜谱,一边问道:“夏清,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呢?”

    “你看着点好了。”夏清微笑着说道,那样子实在是美极了。

    “那好吧,我就随便点几样便宜的,不能让我们的大庆同志太亏本啊。”

    苏锐的这句话让李大庆稍稍安心了些,他正喝着白开水,却被苏锐的下面一句话差点给呛死!

    “服务员,给我们三人每人一只澳龙,对,最大个的那种,什么,一只才八百块?那每人两只好了。”苏锐完全就是一副土豪的样子,而对面的李大庆早就被呛的满脸通红了!

    夏清在一旁抿嘴偷笑,六只澳龙,那得是什么样的胃才能装得下?苏锐真是搞笑,这光澳龙就是四千八百块钱,这是要让李大庆倾家荡产啊!

    “还有,这精品鲍鱼,也给我来一盘,什么?不是按盘算的?那就每人五只,鲍鱼那么小,一口就是一个啊!”

    李大庆强压住气管里残留的刺激性酸味,哭丧着脸说道:“点这么多,会不会吃不掉啊?”

    “怎么会吃不掉呢?而且我们才点了两样菜而已,还算多吗?今天不点上十样二十样,都对不起大庆你今天的这次请客!”苏锐很严肃的说道:“而且,我们今天点菜不在乎吃完吃不完,只是为了表明一种态度,必要的浪费也是种生活的情趣,这种生活态度可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的。”

    “大庆,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对,对对,太他妈的对了。”

    李大庆不仅想哭,还想死。

    “那啥,再来一条石斑鱼,还有,这鱼翅也不错啊,啧啧,看着都想尝尝!”

    苏锐的每一句话都似乎要把李大庆往火坑里推,每听到苏锐说出一样菜名,他的心就使劲颤一下。

    终于,在苏锐点了七八样菜之后,这才心满意足的合上了菜单。

    李大庆的那颗悬着的心这才稍稍地放下来,他的贴身内衣已经被汗水给全部打湿了,提心吊胆了那么久,丧心病狂的苏锐终于停止了。

    不过,就算停止,也只是暂时的,因为苏锐一拍脑门,似乎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哎呦!”

    “怎么了?”夏清关心的问道。

    “忘了忘了,差点忘点酒水了!”苏锐连忙说道:“服务员,再把酒水的单子拿上来!”

    于是乎,李大庆那刚刚放回肚子里的心再一次悬了起来!这个可恶的家伙,究竟还有完没完!

    “那个啥,别的酒喝了也没意思,就来一瓶皇家礼炮吧。”苏锐指着酒水单,道:“对对对对,就是这两万八一瓶的。”

    夏清已经彻底忍不住笑了。

    而李大庆简直想落荒而逃了!

    两万八一瓶酒,还让不让人活了?从苏锐点的这一桌菜上来看,自己没有小五万块钱,根本别想买单,可是,自己昨天那一套房子才卖了不过六万块而已!

    这可不是在吸血啊,而是直接拿个抽水泵,把自己的血给抽干了!

    “忍,忍,忍!”李大庆不断的告诫自己,要忍过去,等到姐夫过来给自己撑腰,到时候看这两个家伙怎么哭!

    他妈的,这个叫夏清的女人,自己一定得找个机会把她的房门给撬开,把压抑了那么久的怒火在她身上好好地发泄一次!

    为了报仇,李大庆也蛮拼的。

    等到菜和酒都端上来,苏锐也没客气,主动给三个人各倒了一杯。

    “反正咱们都没开车,稍微喝一点没关系的。”苏锐举起杯子,和李大庆碰了碰,道:“来,干杯!”

    说罢,苏锐一仰脖子,一饮而尽!

    李大庆欲哭无泪,拿着酒杯的手在颤抖着,尼玛,这一杯酒下去就是两千多块钱啊!他仿佛听见了刀子在自己心脏上划拉的声音!

    喝完一杯酒,苏锐还不忘补刀:“哎呦,到底是两万八一瓶的皇家礼炮,喝起来跟二十八一瓶的红酒就是不一样啊!”

    李大庆无奈地说道:“这能一样吗?两万八和二十八,中间差了好几个零呢!”

    苏锐接下来也不讲话,拿着澳龙开始热烈的啃了起来,一边啃着还一边往嘴里塞着鲍鱼,实在是像极了饿了好几天的人。

    李大庆看到苏锐风卷残云的架势,觉得自己也不能吃亏,于是乎也抱着澳龙狂啃,反正都是自己买单了,如果这一桌子都被苏锐吃光了,那自己岂不是血本无归了?

    这个时候,从茶餐厅的门口进来一个男人,看起来有四五十岁的样子,穿着夹克,长得有些胖,脸上的表情带着凶相,一看就是脾气暴躁之人。

    他走过来的时候,正好见到李大庆正和苏锐一起狂吃龙虾海鲜,两个人的架势真是谁也不让谁,一个比一个吃得欢,这个汉子直接愣住了,怎么回事?自己这个妻弟不是喊自己来帮忙撑场子教训别人的吗?这怎么吃得比谁都欢啊?

    汉子正在犹豫的时候,只见苏锐抓起皇家礼炮,给三人全部倒满,然后主动跟李大庆碰了碰杯子,囫囵着说道:“大庆兄弟,为了我们的友谊,干杯!”

    李大庆根本没管苏锐说些什么,他只是看到苏锐要喝酒,自己绝对不能比他喝的少,两万八一瓶的红酒,每一口都是金子啊!

    于是乎,和苏锐一样,李大庆同样一仰脖子一饮而尽!在周围不知情的人看来,还以为这两人的感情很好呢!

    这个时候,李大庆感觉到身后有人在看他,转过脸来,一看是自己的姐夫王志高,连忙说道:“姐夫,快坐下,快吃快吃,吃饱了再说!”

    王志高虽然是一个派出所的所长,但平时吃澳龙的机会也非常少,此时见到几人正大快朵颐,心里早就忍不住了,也毫不客气的拿过一只,抱着啃了起来!

    苏锐见此,知道是那个给李大庆撑场子的人来了,冷冷一笑,然后招呼服务员,说道:“今天高兴,又来了一个好朋友,再给上三只澳龙!”

    李大庆闻言,一个不留神,直接把澳龙的半只脚给吞了下去!划拉的他的嗓子火辣辣的疼!

    “咳咳咳!”李大庆捂着喉咙,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呛得满脸通红!

    “哎呀大庆,都说了让你不要着急,你看看你急成了什么样啊,来,快喝杯酒润润嗓子。”说罢,苏锐又给李大庆端了一杯酒。

    看着这一杯价值两千块的酒,李大庆说什么也不舍得喝了,这可是在割自己的肉啊,就算是被卡死,自己也不能喝了!

    苏锐看到李大庆不愿意喝,立刻转向王志高,说道:“这位兄弟,看你是性子豪爽之人,咱们相见即是有缘,这一杯酒,我敬你!”

    “好!”王志高本来就是好酒之人,他见到皇家礼炮的瓶子,早就馋的不行,看到苏锐主动给自己敬酒,心中不禁夸赞这个小伙子太上道太懂事了。

    王志高连忙接过杯子,盯着晶莹剔透的酒液,嘿嘿一笑,一仰脖子,一口干!

    “这位大哥怎么称呼?”苏锐又给他倒满一杯,笑呵呵地问道。

    “王志高,是这新南派出所的所长。”王志高从一个片警开始,摸爬滚打那么多年,终于逮住机会混上了一个所长,因此对自己的身份也颇为得意。

    “我叫苏锐,如果王所不介意的话,叫我一声苏老弟也行。”苏锐举起酒杯,说道:“王所长,咱们相见即是有缘,来,一起干一杯吧!”

    “嘿嘿,好,来,干了!”

    王志高举起酒杯,喝的那叫一个爽快,话说这皇家礼炮的口感跟他平时喝的二锅头比起来,真的是高出好几百个档次都不止啊!

    李大庆眼睁睁的看着王志高和苏锐干了杯,顿时怒气冲冲地说道:“姐夫,就是他,就是他抢了我的房子,你可得为我当家做主啊!”

    王志高闻言,放下空酒杯,看了看李大庆,又看了看苏锐,眼神中满是疑惑之色。

    这个妻弟还真是搞笑啊,别人抢了你的房子,你坐在这里跟人家吃澳龙吃的兴高采烈?你是脑抽还是我是脑抽?而且这个苏锐看起来文质彬彬的,真的不像是抢人家房子的粗鲁暴力男啊。

    “你说的是真的?”王志高怀疑地问道。

    李大庆哭丧着脸说道:“真的,姐夫,就是这家伙,用暴力抢了我的房子!”

    王志高闻言,看向苏锐,正色说道:“苏锐,咱们喝酒归喝酒,但是有些话还是要说清楚的。”

    “王所,你尽管说!”

    “你到底有没有抢李大庆的房子?”

    “抢?为什么要抢呢?我们根本没有抢他的房子!”苏锐一脸无辜地说道:“我都不知道大庆这话从何说起,刚才我们还喝的兴高采烈,王所你可都是看在眼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