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疼妻入骨之盛婚厚爱 > 35我干杯,你随意
    闵正涛只是没想到江书燕曾经是霍家的人,乐乐的父亲是霍靖棠。lwxs520因为霍家的三子,霍靖帆是未婚,而乐乐叫霍靖锋大伯,很明显就只剩下霍靖棠是乐乐的父亲。

    面对闵正涛的邀请,霍靖锋还没有回答,江书燕也道:“不如就一起吧。”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霍靖锋便长腿一迈坐往全乐乐身边坐,他在乐乐右边,江书燕坐在乐乐左边,这样的画面温馨而谐。倒是让人产生一种他们是一家三口的错觉。

    闵正涛不禁多看了两眼,觉得乐乐的眉宇间与霍靖锋很像。

    霍靖锋见他们都不说话,打破沉默:“不是要吃饭吗?点菜了吗?”

    “我们点了,你再点些你自己爱吃的吧。”江书燕把放在桌边的菜单递向霍靖锋。

    霍靖锋并没有伸手去接菜单,而是目光直视着江书燕,轻描淡写道:“这样拿来拿去的也麻烦,你就帮我点吧,反正我喜欢吃什么你都知道。随便点两样就行了。”

    霍靖锋说得随意,却透着一股霸道间,这话外的意思也是在表明他们之间已经非常熟悉了。

    江书燕轻咬了一下唇,感觉到了霍靖锋他是故意在闵正面前这么说的。可是她又无法反驳,毕竟他们的关系的确是非同寻常,可因为乐乐在这里,她心里担心乐乐会听出什么来。

    “要不乐乐替你大伯点吧。”江书燕把菜单放到了乐乐面前,把这个烫手的山芋交给乐乐,霍靖锋他不敢对乐乐怎么样的。

    “好啊好啊。”乐乐乐意之至,盯着菜单认真的挑选着霍靖锋喜欢吃的菜。

    江书燕则别开了目光,不去和霍靖锋对视。她端起水杯抿了好几口,借此平复着自己那颗跳动快速的心脏。

    乐乐点好了菜,她也放下杯子。

    闵正涛则绅士地拿起水壶要给江书燕加点水。当他的手刚摸到水壶把时霍靖锋却站了起来,他人高腿长的,这么一站,给人巨大的压迫感。

    “闵先生,还是我来吧。”霍靖锋倾身过去,从闵正涛的手里抢过了水壶。

    闵正涛中手空空,有些尴尬,看向霍靖锋,他却一点也没有不自在,很自然地替江书燕添水,然后把水壶放下。

    接着,他们先点的菜上了桌,一共有五菜一汤。

    “开饭了。”乐乐和玥玥相视一笑。

    “我来替你们盛饭。”江书燕温柔一笑,取过碗来,把他们的饭都盛好。

    闵正涛和闵玥、乐乐都对江书燕说了谢谢。

    最后是霍靖锋,江书燕要拿他的碗时,他却按住了碗:“我不吃饭。”

    “那你要做什么?”江书燕不解地盯着他,他又想做什么?

    “我想喝点酒。”霍靖锋剑眉轻挑,仿佛是在和江书燕作对一样。

    “你要开车,不能喝酒。”江书燕柔声提醒着他。

    “这不还有你会开吗?一会儿吃了饭你就开车送我回去不就行了。”霍靖锋的语气是命令,而不是商量。

    然后他的目光转向闵正涛:“闵先生要不也来点酒?”

    “我酒量不好……还是不要喝了。”闵正涛会酒,但一般都是正式的场合迫不得已才会喝点酒,平时都不会沾酒。

    “大家都是男人,况且又遇上一起,喝点酒无伤大雅!”霍靖锋无视江书燕投来的警告的视线,坚持向服务员要了一瓶酒,“把你们餐厅里最好的白酒拿来。”

    “好的,先生,您稍等。”服务生道。

    江书燕见劝不了霍靖锋,不知道他接下来还要做什么,这心里真的很担心,不免替闵正涛捏了一把汗。

    不过她也不能让霍靖锋这么胡闹下去,像个小孩子在耍脾气一样。她还是会暗暗关注,然后从中劝阻,毕竟闵正涛也没做什么。

    服务生上了两个杯子和一瓶五粮液。

    霍靖锋自己拿起酒瓶打开,先倒满了其中一杯,推到了闵正的面前,二两酒的杯子,闵正涛看一下还是能接受的程度。

    霍靖锋又给自己满上,然后就举杯向闵正涛,俊脸含笑:“闵先生,初遇有缘,也谢谢你对乐乐的照顾。来,我先敬你一杯。”

    他说完,一仰头就把那杯酒给灌了下去,这架势和酒量让刚端起酒杯的闵正涛手微抖了一下,杯子里的酒水洒了几滴在桌面上。

    “闵先生,你随意。”霍靖锋把酒杯豪气地颠倒,没有一滴酒滴下来。

    闵正涛温文一笑,把酒杯举起来,也是喝尽,可是他花的时间就要长一些。而且那一杯酒喝下去,他觉得有些难受。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感觉到霍靖锋是有意针对他,对他充满了敌意。

    他也不曾得罪过他,甚至是霍家的人,他又有什么理由来打击报复自己呢?

    闵正涛轻咳了两声,闵玥赶紧给父亲送上了水杯:“爸爸,你喝点水吧。”

    “闵先生,你没事吧?”江书燕看他的脸色有些不好,“刚才他说你随意,你怎么就干了呢?”

    “我没事。”闵正涛接过女儿手里的水杯,然后喝了几口水。

    “都多大的人了还要逞能?”江书燕也是摇头,闵正涛明明不能喝,为什么还在硬撑呢?难道就这是所谓的男人尊严,不能比别人低一头?

    “男人嘛,总该有些酒量才好。连酒量都没有那还谈什么男人,是吧?闵先生。”霍靖锋拿起酒来又给闵正涛面前的杯子满上。

    “霍叔叔,我爸爸酒量不好。您别让他喝了。”闵玥担心着父亲,替他开口求情。

    “以前我也是酒量不好,后来喝得多了,酒量也就慢慢练出来了。这酒量想要增加没有其他的办法,就是喝,就是得练。”霍靖锋也同时满上自己的杯子,面不改色。

    霍靖锋经常应酬,酒量已经练出来了,是这喝酒和喝水已经没有区别最。

    可是闵正涛这样的文人怎么可能和他相比?

    江书燕看着那又满上的酒,蛾眉轻蹙着,若有所思。

    他这是想要把闵正涛给灌醉吗?

    “酒喝多了也伤身,还是别喝了吧。”江书燕出声劝阻,只想霍靖锋能看在她的面子是收敛一下,不要再为难闵正涛了。

    闵正涛也不该为他的怒气买单。

    本书由乐文小说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