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 第七百七十六章、各自行动③
<!--go-->    这一次,要让玲玲人生的重新开始。

    不会再让自己的女儿陷入每次回家都要担惊受怕、犹犹豫豫不敢回家的日子了。

    然而就算心里打算这么多,但是这个世界上总是有那么多的巧合,会有意无意地让人过得不如意……在森古女士全心全意等着十分钟的时间赶紧过去的时候,忽然之间门口就传来了一阵十分清脆的门铃声。

    门铃声是来得如此地突如其来,自然让心里有点做贼心虚地森古女士全身瞬间都忍不住哆嗦了那么一下。

    在这种关键的时候还会有谁上门来啊?

    虽然在心中偷偷地抱怨着,但是森古女士却还是压抑住了心里面那一丝不详的预感、让玲玲留在楼上自己则是一个人快步地走下了楼梯。不过在打开房门之前,森古女士心中不妙的感觉愈发的强烈,最终还是多了个心眼探头看了一下猫眼。

    ——???

    ——这身装扮明显就是警察吧?

    从猫眼里面看到了那两个身着警察标志性制服的年轻男子、同时他们的脸上也明显可以看出经过系统性训练的那一股子精悍味道,森古女士自然是在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莫非自己和步川小姐之间的计划已经完全暴露了么?不过这暴露得实在是太没有道理,毕竟这些的一切都是在自己家里面发生的事情,而且时间也就不过那么半个多小时的时间而已,不可能还会有除了她们之外地第三方人士知道的。

    很快的,森古女士直接强迫自己赶紧镇定了下来,毕竟有可能人家两位警察过来只是单纯地进行户口调查也说不定不是么?

    不能自己乱了阵脚率先暴露了自己啊。

    于是闭上眼睛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重新睁开眼睛的森古女士稳下了狂跳不止的心脏,强制自己带上什么异常都没有的缓和微笑……就如同一个正常的居家女人一样,森古女士轻轻地打开了这扇不知道会发展出什么情况的大门。

    “请问有事吗?”

    这是一声再过正常不过的一声询问了,然而站在门口的那两个精悍的年轻警察却是稍微有点怪异地看了一眼森古女士。

    那略带探寻意味的眼神自然是让心里做贼心虚的森古女士心脏都差点快要停止了!

    “抱歉女士,打搅了您的宝贵时间。”在吓得要死的森古女士犹豫着自己到底要不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站在右边的警察则是一边展示出了自己的证件证明自己的确就是警察,一边中气十足地正气道,“您好,实际上我们不久之前刚刚听到别人举报说您的家里似乎有传出什么剧烈的撞击声以及打砸声,于是我们怀疑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案件在这里发生,就直接过来到您这里了。”

    竟然被周围附近的人听到了那些动静了么?应该是之前被那个家暴男打的时候吧?

    森古女士心中疑虑不安。

    毕竟今天这一次家暴,那个家暴男对自己动手地力度大了很多,而且估计是在工作上遇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情,嘴上也骂骂咧咧地也说了不少糟糕而又大声的话,被周围的邻居听到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

    如果是以前有这么一个好心的邻居报警的话,森古女士肯定是会心存感谢,但是在今天这种特殊的情况下的话……

    明显就还不如不报警吧?

    以前没有听到,偏偏在今天这么特殊的日子却听到举报给警察了……不过森古女士也不是在抱怨什么,只是稍微吐槽一下自己运气不好而已,毕竟人家邻居听到动静给警察打电话明显是最为正常不过地反应不是么?初衷也是为了自己好不是么?所以森古女士没有继续纠结这档子事情,一边听着那个正气的年轻警察义正言辞地说着话,一边全身心想着自己之后到底要怎么把这两个人给忽悠走才好。

    在右边的那个警察公事公话地说完之后,左边的警察也没有沉默,而是十分自然地紧接着补充问了一句。

    “现在您的家里只有您一个人在么?”

    估计是猜测到那些动静有可能是由一场“家暴”发出来的,所以才会问了这样子的问题。

    而森古女士这边也没有思考太久的时间,毕竟要是犹豫太久的时间反而会让自己变得更加可疑不是么?所以在下意识低颔脑袋、略微低吟地考虑了一下自己的说辞之后,森古女士决定还是虚虚实实或真或假地糊弄过去好了:“现在只有我和女儿在家里面,丈夫刚刚不久之前开车出去了——至于那些怪异的声音应该是别人不小心听错了吧?毕竟之前我和丈夫在家里大扫除,手忙脚乱地砸坏了不少的东西呢。”

    反正先透露出一个信息,丈夫已经出门了,而且那些嘈杂的声音也不是因为家暴而是因为大扫除出现的正常骚乱而已。

    多亏家暴男动手打的地方多是身上不明显的地方呢……想着想着,森古女士下意识就忍不住伸手抱住了自己的左手胳膊,那个地方正好是被家暴男之前用精致的茶具重重砸过的地方,直到现在甚至还带着点隐隐作痛的感觉。

    “好吧,不过可以让我们进去看一下吗?”

    两位年轻的警察似乎并不太认同森古女士对自己的糊弄,于是他们挂着耐心温和的笑容表示自己想要进去调查屋子。

    “我和玲玲很快就要出门了……”

    实际上让这两位警察进来本来对于这一次的加护也没有太大的关系,毕竟这两个警察实际上也可以当自己和玲玲不在场证明的证人不是么?可是现在的问题是二楼那边真正的凶案现场森古女士还没来得及二次检查啊……之前步川小姐不是提醒过她要记得再进行一次清洁么?现在时间紧迫可没有时间第二次清洁,所以森古女士生怕这两个警察会在那里发现什么猫腻而导致所有的计划直接全盘崩坏。

    虽然他们都是正直的警察没有错,毕竟是两个年轻的男子,家里只有个小孩子存在的女主人会有所顾虑也是正常的事情。(未完待续。)<!--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