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强龙 > 第10章 抓苦力
打了一辆车,肖家三口急匆匆的回了家,把房子收拾完了也没看到有人追来,老俩口这才放下心来。
    忙活完了,肖遥提到出去吃饭,晚上就不在家做了。
    可是肖母说什么也不同意肖遥用借来的这十万块钱改善生活,直接把那十万块钱用铁盒装好了,抬起了床板,藏在床柜最下面。
    说了这笔钱不能动,什么时候肖遥要还钱了才能动。
    反正肖遥已经回来了,家里人一起努力赚钱,改善生活早晚的事。
    如果肖遥交了女朋友,需要房子,就把这平房卖了,贷点款在城里买个楼作为新房,老俩口愿意到郊区再租个房住,不打扰肖遥的生活。
    目标很简单,说得肖遥一阵心酸,想着自己这么大人了,还让父母费心,实在是不应该。
    说到了明天就去找工作,房子的事以后自己会想办法,说得老俩口满脸心慰,暗道儿子长大了,已能立事。
    这边肖母正准备张罗着晚饭,肖遥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接起来听时,里面传来慕雪娇嗔的声音。
    “肖哥,你在哪,不是说好了放学来接我的吗?”
    “车让人抢走了,我拿什么接你,骑三轮车啊?”
    “谁,谁敢抢我的车,你那么能打,怎么就让人抢了呢?”慕雪的声音有些尖锐,显然已动怒。
    “我哪知道是什么人,说是一些城管,民不起官斗,我能保住自己就不错了。”肖遥无所谓的说着,人已走出了门,生怕父母听到。
    “行了,这事你不管了,我找德哥出面。”
    慕雪的声音一转,娇声说道:“车没了,你也不能不来接我啊,我都和我同学说好了,昨晚赛车的冠军要来接我的,你这样让我多没面子啊,我不管,你说怎么补偿我吧,我现在就在我学校门前的串吧等你……”
    电话没说完,肖遥便挂了,小女孩一个,整天想着那些刺激的事,想学坏,也不能跟着自己学吧。
    这边进了屋,问过了母亲吃什么菜,肖遥独自去了市场买回了菜,一家三口乐呵呵的吃完了饭,早早的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肖母已做好了饭,三人吃过饭后,肖遥便提出来去人才市场看看,能不能找份工作。
    肖振国在家也待不住,硬说自己的腿没问题,瞪着三轮车也跟着肖遥一起出了门,直到城边公交车站才分手。
    正值周四,没有招聘会,人才市场里的人不多,肖遥进了大厅里面,看着墙上贴得那些招聘公司介绍。
    要么是招高学历搞技术的,要么是跑业务没有底薪的,最差的几家物业保安还要求个高中学历,相貌端正,工资低得连条好狗都养不起,还不交任何保险。
    转了一大圈,肖遥也没看到一家合适自己的,叹息着出了人才市场。
    站在大街上,看着那些车水马龙,倩女白腿,肖遥只感觉这世界好生繁华,怎么就没有什么合适自己的工作呢?
    索然无事,看着太阳当头,肖遥想着去码头看看父亲在干什么。
    自从出租车兴起,三轮车已拉不到人了,只能帮人拉个货什么的,而码头装卸的活不少,肖振国一般都在那干活。
    坐着公交车赶到了码头,闻着江里的腥湿味,肖遥一眼便看到了跛着脚的父亲,站在一堆建材旁,被一群人围着。
    “老肖,听说陈彪被警察抓,是你儿子干的,是真的吗?”
    “听说你儿子认识陈彪的大哥,让你儿子帮忙说句话就行,大家一起干了这么长时间的活,这个忙你得帮啊,我姑娘上大学,要是我出了什么事,我那一家子可就完了。”
    肖振国一脸无奈,急声回道:“你们都在哪听得消息,我自己都不知道,把这活干完了,大家拿了钱再谈行不行。”
    一名体高肥胖的男子一把拉住了肖振国,闷声说道:“老肖,你可不能一个人没事不管我们大伙啊,昨天下午陈彪的人又来讨债,不给钱就把老朱给打趴下了,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呢,你可不能不管啊!”
    这件事,肖振国听儿子说过,警察端了陈彪开黑彩的窝点,把人抓了,这件事算了了。
    不过后来陈彪人又跑了,他被人劫持了又给放了,儿子只是说他把事情找朋友摆平了,以后陈彪再不会来找麻烦了。
    可是听着平时一起拉活的哥们,说是儿子帮着警察抓了陈彪,还抢了那些欠条,这些事肖振国却是不知,老实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被人围着,逼得半天说不出一名话来。
    隔着老远,肖遥便听到了,几步上前,分开人群,站在父亲身前,大声说道:“欠条在警察手里,他们拿的是复印件,再来要钱,你就告诉他们去法院告你就完了,没有原件,他们拿你也没办法。再逼急了,就拿菜刀砍他们,你们也是扛活的,力气有得是,为了家人,你们不会拼命吗,一个个大老爷们怎么就这么怂。”
    拉活的多大年纪都有,被肖遥一阵抢白,脸色顿时都挂不住了,矛头纷纷指向了肖遥。
    “你小子哪蹦出来的,在这说什么风凉话。”
    “哟,你是老肖的儿子吧,你不帮忙怎么还说这么损人的话,你爹是怎么教你的。”
    越说越难听,肖遥脸色已有怒意,若不是父亲使劲的拉着便要揍那个说话声音最大,话最难听的高大胖子。
    正在这时,忽听人群中传来一声大喊:“城管来了,快跑了。”
    好像听到了猫来了一样,刚才一群还损人不停的拉活人,好像老鼠一般,顿时作鸟兽散,回头拉着自己的三轮车就跑。
    码头有管理办,也有正规的搬运公司,人不少,不过都是装卸一些大型的货物,这些小来小去没什么赚头的小件也没放在心上,加上收费太高,才滋养出这些拉小件做黑活的。
    不过有的时候,看码头让这些扛活的闹得乱糟糟的,也找城管来抓几辆三轮车,压压势头。
    所以城管一来,大部分扛活的拉着车就跑,等城管走了,再回来干。
    这边肖振国听到了城管来,急忙拉着车就跑,边跑边喊:“小遥,你去和那老板说一下,我一会回来再给他搬。”
    等着一辆城管面包冲到码头里面的时候,四周已看不到一个拉活的三轮车,只留下建材旁一名西装革履的年青人,一脸急色的看着这边。
    走了过去,肖遥掏出一包红河,递过去一支,那货主没接,肖遥看了眼建材上的商标,写着金科集团的字样,笑着问道:“金科集团的,怎么称呼?”
    “刘岩。”男子闷声说道:“这些城管也真是的,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候来,耽误了时间,那些力工得什么时候能搬完这一大堆货啊,要是上午装不完船,又要耽误货期了。”
    这时城管的车已驶到了近处,车门打开,一群城管大摇大摆的走了下来,装模作样的四周乱看着。
    当一个人看到不远处站着抽烟的肖遥时,突然张大了嘴,拉了下旁边的城管,手指着肖遥,说着什么。
    紧接着,那名城管拿起了手机便拨打出了电话,一群人又急忙钻回了车内,好像在那等着什么。
    “这些城管到底要干什么?”看城管的车不走,货老板有些焦急起来,拿起了电话开始打电话。
    这边肖遥也有些纳闷,正不解的时候,突然间,只见一辆拖车急匆匆的驶进了码头,只见拖车的上面拉着一辆白色的SUV,离近看时,这不是慕雪的那辆卡宴吗?车牌尾号四个六。
    拖车后面,一辆面包车急速驶了过来,到了肖遥近前一脚刹车停下,只见车上跳下来一个人,正是胡志高。
    三两步跑到肖遥面前,胡志高拿出一张比哭还难看的笑脸,双手托着那把轿车型的卡宴车钥匙,贱贱的说道:“肖大哥,可算找到你了,这车我给您送回来了,昨天您走了,这车我一点没碰,原封不动的给您拖过来了,您看看。”
    态度恭敬的估计胡志高对他老子都做不到,肖遥心中一阵好笑,暗道这个慕雪一句话效率这么高,这么快就查到谁干的,郁闷的是,车又给送回来了。
    摆了下手,肖遥说道:“不用给我,谁找的你,把车送给谁就完了,给我我也不开。”
    说得随意,听得旁边刘岩一阵咋嘴,暗道这个年青人怎么这么大口气,穿得不怎么样,面对着城管送来的豪车,说着这么牛逼的话,他以为他老子是市长,明明他老爸就是刚才一个拉活的三轮车主啊。
    肖遥不收,胡志高更怕了,一边喊着让人把车放下来,一边低声下气求道:“大哥,你就饶了我们吧,我妹夫昨天都和我说了,如果不找到你把车还了,我这身皮就得扒了,我上有老下有小,一家就指着我养活了,你就帮我一把吧,日后有什么事,你一句话,我能办到的,立马就办。”
    说得声泪俱下,一脸诚恳,可是肖遥却没心情理,抽着烟吐着雾,无聊的看着江边风景。
    这边肖遥不松口,后面又跑过来一群穿着制服的城管,都是昨天帮着胡志高找肖遥麻烦的,到了近前,把肖遥围住,拿出一切感人求情的话,绪绪叨叨的说得没完没了,就差没跪一圈求情了。
    车已卸下来了,被一群人围着吵得实在头痛,肖遥看着胡志高,忽然笑道:“行,你们几个给我干点活,把这堆板材给我搬了,我就收了车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