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强龙 > 第15章 鸿门宴
今晚的苏晴打扮的非常漂亮,一身钻石光芒四射的晚礼服,将那高贵的气质,婀娜的身材表现的淋漓尽致,只看肖遥眼前一亮,显些被那层华贵的光芒晃伤了眼。
    手里举着高脚杯,苏晴满脸愕然的看着屋内,此时包房内的场景,任她如何想,也想不明白,一场饭局怎么就变成了武打现场了。
    来时想着借肖遥的关系,与吴有德搭上线,谈一下市里项目的合作事宜,揽点合同。
    可此时看着肖遥一脸怒意,急着要走的模样,苏晴急忙问道:“肖先生,这是?”
    “里面的那位便是吴总。”肖遥手一指,人一闪身已向门口走去。
    还没出门,只见门外又站出一名身着黑衣的男子,双腮深陷,似乎练过硬功,短平的头发,凌厉的眼神,一看便是当过兵。
    又被人挡住,肖遥还以为是史忠强派来压轴的硬手,举拳便要打,那名男子也同时做出了反应,准备迎战。
    火花迸起,还未燃烧时,忽听苏晴说道:“这是我的助理丁振鹏,今天晚上陪我一起来的。”
    感觉到今天晚上的饭局味道不对,苏晴没敢去和远处那位阴沉着脸的吴有德打招呼,急忙退到门前,示意丁振鹏退后了些。
    见肖遥脚步迈出了门口,苏晴一脸郁闷,脚踩着高跟鞋,紧追两步,急声问道:“肖先生,这是怎么回事,能不能帮忙介绍一下。”
    这时候还介绍个屁,刚才史忠强已拿出手机偷偷的打电话了,不用想也知道,他是在找人帮忙来的,再不走可能就真的走不了了。
    肖遥不理,大步向楼梯处走去,忽听楼梯口处传来一阵脚步声响,眨眼间,一群男子已冲了上来,吹胡子瞪眼的满脸凶恶相,看到肖遥时,纷纷掏出匕首之类的凶器,直冲过来。
    包房内传出了史忠强的怒吼声:“打死他们,一个也不能放走了。”
    看来这是一场鸿门宴,对方早做了准备,谈不拢就要以势压人,逼人就范,眼瞅着那群打手到了近处,肖遥的脸色上已扬起了冷笑。
    打架他从不在乎,第一把匕首扎过来时,他身向旁边一闪,一拳从下直击那地痞的腋窝下。
    一击之下,那人惨叫一声,好像断了翅膀的麻雀,一头向旁边栽去,匕首随手甩飞出去。
    出手便击伤一人,肖遥再准备向前冲时,忽听身后传来一声娇呼,回头一看,只见苏晴的小腿处扎着一把匕首,伤口处的鲜血染红了礼服下的彩钻,更显绚丽。
    这么点背,肖遥一脸愕然,看着苏晴伸手扶腿,已站不稳就要摔倒时,急忙回身将人扶住。
    来回一耽搁的时间,对面的地痞已冲过来更多,手中拿着家伙使劲的往肖遥的身上招呼,更有几个手黑的,拿着匕首去捅肖遥身侧的苏晴。
    虽然是苏晴自己跑来搭关系的,但这件事确实与苏晴没有关系,没来由的让她跟着自己挨了一刀,肖遥已经感觉很过意不去。
    更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匕首捅到,急忙挺身而出,出拳踢腿,将那些偷袭挡去。
    换成肖遥一个人,对付这些地痞根本不会受伤,可是为了照顾身后的苏晴,有些捅过来的匕首,肖遥便是避无可避,只好硬接。
    只是几个呼吸的工夫,肖遥的身上已挂了花,新换的衬衫已划开了两道口子,血迹斑斓,,不知是自己的血还是对面那些地痞的血,看着无比惨烈。
    忽然一道寒光自右处袭来,直劈面门,苏晴不由吓得花容失色,手足俱僵。
    刀势太快,眨眼间已到了近前,瞬间她已躲避不及,双眸紧闭间,心底已浮起了死的念头,仿佛人已处于那种无知无觉的忘我状态。
    忽然间,眉心处传来一抹滚烫,好像有什么液体滴落。
    睁开眼时,只见肖遥正抬脚将一人踢飞老远,而右手手臂处,衬衫已然染红,血水顺着那条手臂飞舞四溅,扬起数滴鲜血,溅到苏晴身上,印证着那条手臂刚才挡下了那致命的一刀。
    双眸间,红光浮现,粘稠的鲜血缓缓而下,仿佛浸入了她那白嫩的肤下,她的心在这一刻,似乎也跟着放缓了下来,不再那么急剧的跳动。
    眼前,她看到了一个男人,稳如泰山一般,将迎面刮来的寒风尽数挡退。
    那身影是那么的强壮,挺立如神,站在他的身后,一种强烈的安全感由心而生,不觉间,苏晴的双眸中透出一抹异常的神色,紧紧的锁定在那道身影处,浑然中,眼中只有他一人的身影。
    刚才挡路的那名男子确实是苏晴的司机兼保镖,见到老板受伤,急忙上前,扶着人说道:“苏总,跟我走。”
    “帮他把这些人打退了。”苏晴急忙推了下身边的保镖,自已向墙角靠去。
    看着粉白的小腿上扎着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晃动时可以轻松感觉到那刀尖在小腿处割伤的痛,苏晴的脸上闪过了一抹狠色,手握着那刀柄,便要拔刀。
    “垂直拔,别扩大伤口,留下伤疤。”肖遥的声音传了过来,苏晴的手顿时停了下来。
    痛她可以忍,但是漂亮的小腿上留下条伤疤,这个她忍不了,急声问道:“那怎么办?”
    眼前身影一闪,只感觉腿上一凉,再看那把匕首已经落在了肖遥的手中,反手间已扎在了一名地痞的肩膀。
    一脚将人踢开,肖遥急忙回身,一把拉起了苏晴说道:“喊你的人跟上,快走。”
    眼瞅着走廊里涌上来的人越来越多,肖遥知道一定是上次在江边自己打退了陈彪派来的人十几个人的消息传出去了,这个史忠强怕降不住自己,带了更多的人来。
    酒店走廊里并不宽阔,被人挤住了就麻烦了,要是自己一个人还好办,可是苏晴在这,要是被这些地痞困住了,可就麻烦了,估计这些人是不会放过这尊诱人的胴体。
    拉起了苏晴,两人返身又退回到了包房内。
    屋内吴有德正皱着眉,喝着酒,旁边乔伟脸有畏意的紧贴着吴有德,生怕血溅到脸上的模样。
    史忠强正站在窗前,另一只手拿着手机喊着什么,忽见肖遥冲进来了,脸色顿时一惊,扭身便向吴有德处跑去。
    没跑出两步,只见肖遥已松开苏晴,一个箭步冲上前来,抬起一脚飞踹,刚好踹在史忠强的侧腰处,直接把人踹飞,刚好砸向那道落地的飘窗。
    划拉一声脆响,飘窗散出蜘蛛网般的裂缝,却没有尽碎,而史忠强则是痛苦的倒在了地上,佝偻的像条死狗。
    再踢史忠强,估计这货就得被踢死了,肖遥自已上前,几脚将那尽是裂缝的飘窗踢碎,探头看了眼楼下,正是江边马路,车流湍动,侧面还有一根排水管子直通楼下。
    回过身,只见苏晴已靠到近前,肖遥一猫腰,直接将人背起,手托着两瓣滚圆的翘臀,向上托了下。
    “抱紧了。”
    话未落,肖遥的一条腿已迈出了窗外,一个大迈步,大脚刚好踩在了那条下水管路的墙钉处,手扣着管路用力拉起时,整个身体已移到了管路之上。
    耳边只听身后一声尖锐的叫声传来,肖遥只感觉咽喉处的两条粉臂瞬间勒紧,急忙双手抱紧了下水管路,喊道:“小姐,再勒就都得摔死了。”
    手臂没有放松,反而更紧,肖遥只感觉呼吸困难,鼻间闻得的那抹幽香再闻不到,不敢再拖延,急忙顺着管路向下划去,中间有一个卡箍缓冲了一下,落地时,倒没有摔到。
    即使如此,苏晴仍是没有回过神来,双眼紧闭,用力的尖叫着,直到脚踩实地半晌,这才回过神来,满脸惊恐检查着自己的身体,是不是少点什么。
    ‘扑通’一声,只见一道黑影自楼上跳了下来,只不过掉地后,便是一声骨折的声响,正是苏晴的那名保镖丁振鹏。
    不过倒也是条硬汉,落地后,双手急忙将摔断的腿扶好了,从腰间掏出一根电棍,准备绑在断腿上。
    摇了摇头,肖遥拉着苏晴,几步到了丁振鹏身前,将身上的衣服又扯下两条,三两下帮着固定好了断腿,沉声问道:“还能走吗?”
    丁振鹏咬着牙,坚强的点了点头,挣扎着站起身来,只是一条腿站地不稳,转身便要栽倒。
    一只有力的大手用力的拉着丁振鹏的胳膊,肖遥把人架起来,另一只手拉着惊慌未定的苏晴,快步向不远处的停车场走去。
    三楼窗户处,一群男人大声的骂着,却没有人敢跳,也没有人敢顺着管子爬下去,无奈之下,只好跑出屋,跑下楼梯去追。
    等一群人再追至酒店外时,早没了那三个人的身影。
    包房内的吴有德,站在窗前,看着肖遥带着苏晴和丁振鹏上了车扬长而去,脸色阴沉得仿佛能滴下水。
    许久才回头说道:“忠强,回头找几个硬手再去三岔口,只怕这小子到时候会挡路啊。”
    “德哥,放心吧,前天彪子在外地认识了一个再逃的杀人犯,手黑着呢,本来就打算让这人回来替他报仇,这回正好,顺路帮我们拔了这颗钉子。”
    吐了一口血水,史忠强喘了口闷气说道:“吗的,明天我先派人去三岔口转转,把他给引出来,然后让人把他干掉,我看那些棚户区的穷鬼还敢不敢再反抗拒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