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强龙 > 第16章 酒醉人迷
车有伤员,后有追兵,肖遥展示出了高超的驾车技巧,一路急驰驶到了市中心医院,停好了车,扶着伤员进了医院。
    此时的苏晴已回复了常态,看着满身是血的肖遥忙前忙后的张罗着,先把丁振鹏送去治疗断腿,又找来了轮椅推着自己进行包扎,心里充满了感激,不过恨意尤浓。
    待护士帮着处理好了伤口,看着旁边另一名护士正在给肖遥处理伤口,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男人的事你们女人不懂。”
    肖遥懒得回答,直接问道:“你那个保镖断了腿,一个月内是指望不上了,你还有没有保镖,现在打个电话,让他们来接你回去。”
    面前的男人越来越看不懂,苏晴蹙着眉头,说道:“没有了,丁振鹏是我父亲帮我找来的保镖兼司机,其它的就是公司那些保安了,估计遇到事,第一个扔下的就是我了。”
    柳眉轻挑,苏晴忽然说道:“要不我报警吧,那些人明目张胆的砍人,让警察把他们都抓起来。”
    听着便感觉这是苏晴说的一句逼他入坑的话,肖遥叹息说道:“算了,一会我送你回去吧。”
    这下苏晴再不说话了,默认的点着头,拿起了手机,悄悄的发着短信。
    好在肖遥身上的伤都是轻伤,刀口不深,止住了血,粘着免缝胶带包扎了下便算完事,这边苏晴掏出了卡交了医疗费,两个人到丁振鹏的病房看望了下,叮嘱了几句,一起出了医院。
    苏晴的伤口有些深,走了几步便没了力气,没办法,肖遥只好又把人背起来,一路走了停车场。
    上了卡宴,肖遥问道:“你家在哪?”
    “还是回公司吧,回家也是我一个人。”苏晴的目光看着窗外的夜景,表情有些落寞。
    看了一眼身边这时看起来有些可怜的女人,肖遥启动了车,车头一拐,向着徐记大排档驶去。
    来时和父亲都说好了,晚点过去喝酒,这时候,那些扛活的兄弟长辈们应该还没走。
    在路边摊买了件长袖的衬衫换上,肖遥开着车驶到了大排档,瞄了一眼,白天见过面的那些扛活的兄弟们都在,还多了不少的生面孔穿插其中,整个徐记大排档,差不多被这些扛活的包了多半个场子。
    只不过那些桌上的肉串不多,啤酒瓶子倒是不少,一看就知道这些人是为了省钱,吃一口肉串,喝一瓶啤酒的打法。
    这哪吃得痛快,肖遥和众人打过了招呼,安排着苏晴坐到杨猛给自己留的位置处,走到了大排档的窗口处。
    “老板,剩下的那只羊我全要了,你再帮忙订一只羊,我那边人多,怕不够分,一会烤完了分分,送我们那桌去,顺便一桌再抬两箱啤酒。”
    老板是个胖子,一脸的肥肉吐吐颤着,笑得猛点头,急忙着着伙计把挂着的大半只羊拿下来切肉串串,拿着电话开始找屠宰场送羊。
    这边肖遥还没回到桌上,忽听身后传来一道洪亮的声音:“小伙子,你这把整只羊都买下了,我们吃什么啊?”
    侧身看去,只见身后一桌坐了三个人,正在那喝酒撸着串。
    中间说话的那位,年纪稍长,国字脸,卧蚕眉,一双虎目炯炯有神,手里握着一个啤酒瓶子,倒好像个年青人一样豪迈。
    虽然不认识,可是肖遥却感觉这个男人好像有些眼熟,起码第一感觉,这个人不是来找茬的,倒好像是要交个朋友的意思。
    “老板,烤好的肉,先给这桌来一盘。”肖遥大步向自己桌的方向走去,隔老远冲那老者笑道:“对不住了老爷子,您这桌我请,随便点,别客气。”
    “谢了,小伙子。”老者上下打量了一眼肖遥,忽然说道:“伤口还没好,少喝点酒啊。”
    声音不大,肖遥刚好能听到,不由的他回过头,看向身后老者,脸上露出一抹愕然,暗道这老者是干什么,自已的伤口都用衣服挡住了,他怎么知道自己刚打完架,伤口还没好。
    再看老者拿着酒瓶遥敬,肖遥微微点头,走回到父亲的桌前。
    那一桌都是上了些年纪的,吃喝得不多,肖遥陪着聊了几句,刚要走,被父亲给拉住了。
    “那女的是谁,穿得亮晶晶的,干什么的?”
    肖振国早注意到了苏晴,想着儿子刚回来就交上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心里着实高兴。
    只是看苏晴一身的闪亮衣服,上面还滴了一些污渍,装扮的和大街上那些花枝招展的女人差不多,他有些担心儿子找的女人来路不正。
    “爸,就是一个普通朋友,顺便过来一起喝顿酒而以。”
    “你刚回来,先稳定下来再说。”
    拉着儿子,肖振国低声说道:“儿子,咋家可养不起那些花钱手脚大的,明天我和你妈说说,让她去老周面条馆给你问问他家小霞有对象没,那孩子大学毕业现在在市电视台上班,可出息了,人又漂亮,老实本份,是个过日子的。”
    “呃,爸,你放心,就是普通朋友。”
    肖遥一阵愕然,要是告诉父亲,这个女人是市里知名大公司的老总,不知道父亲还会不会拿老周家的周小青和苏晴这个女强人,比比有没有出息这个问题。
    想着上高中时,老周家的小霞模样俊俏,身材高挑,一条黑亮的马尾辫长及柳腰,在三岔口确实是数一数二的,有些年没见了,不知道现在长得成什么模样了。
    别了父亲,肖遥回到了杨猛那桌。
    不得不说,苏晴这个女人确实很擅长与人交流,肖遥只是一个来回的功夫,人已经与四周那些大老粗打成一团。
    穿着晚礼服,上面的钻石在那盏昏黄的灯光下晶莹闪亮,只是这场景却看不出高雅,倒好像是旧时代的歌女在陪客人喝酒。
    确实在喝酒,肖遥再回来的时候,苏晴正单手抓着一个啤酒瓶子和旁边的杨猛等人对瓶狂吹。
    只看得肖遥一阵咂舌,暗道这女人酒量不错啊,这么能喝,是不是一会让她把帐结了,反正她这么有钱。
    位置又挪出来了一个,而且一看就是杨猛这小子有意安排的,把肖遥的凳子和苏晴的挨得特别近,本来桌子不大,多了一个人有些挤了。
    加上杨猛等人故意的向这边挤来,使得苏晴要么和杨猛挤在一起,要么就和肖遥挤在一起。
    没办法,苏晴选择了肖遥,两人挨在一起坐着。
    不过苏晴也没显得尴尬,反倒是很兴奋,和人拼光了一瓶酒,拿起刚上来的烤串,大口的撸着,全没有半点的淑女形象。
    那一身璀璨夺目的晚礼服,在一群大老粗的陪衬下,彻底变成了大众货色,加上血渍干裂后形成的污点,和一件演戏用的旗袍差不了多少。
    本来一群老爷们喝得就感觉少点什么,这时候来了一位美女,气氛顿时更加活跃。
    本桌的人,敬完了肖遥,便敬苏晴,一桌子人敬完了,旁边的几桌人又过来敬酒,喝得肖遥一张嘴根本停不下来。
    偶尔偷看旁边的苏晴,一杯接着一杯,像个爷们一样的狂喝,更是有些目瞪口呆,暗道自己是不是半路拉错了人,还是女鬼上了这个女老总的身,怎么和换了一个人一样。
    肉串串不过来,开始上整片烤好的肉,啤酒瓶盖起不过来,换成了大槽牙直接咬开瓶盖,累得跑堂的小姑娘满脑袋是汗,喝得一群老爷们脸红脖子粗,满嘴的好言壮语。
    面对着肖遥,一群老爷们全都是大拇指,口口声声说以后就是跟着肖遥干,他往东,大伙就往东,他跳江,大伙就全跳江。
    扯完了肖遥,酒瓶子又举向了苏晴,都不欺负女人,一瓶啤酒换苏晴一杯啤酒,赞着肖遥是个爷们,道着苏晴的眼光准,能挑中了肖遥这个好男人。
    明知道是喝多了胡扯,肖遥更不在乎,喝得多时,直接伸手搭在了苏晴的肩上,热情劲确实好像情侣。
    初时苏晴还有些不自然,身体紧绷着,偶尔还晃晃肩,可是喝着喝着,倒是习惯了。
    听着那些老爷们说起肖遥小时候的糗事,还用粉拳捶一拳肖遥的厚肩,笑得花枝乱颤,波涛汹涌。
    惹得满桌男人瞪眼傻笑,暗道着肖遥好福气,找了一位女神,酒后的节目比这喝酒还要更爽百倍。
    整个大排档此时已乱了套,酒杯撞得叮当响,粗野的汗味中夹杂着那一抹醉迷的幽香,一群人喝得早不知道了东南西北。
    正在这时,忽然间,几辆面包车急驰而来,最前面一辆车,好像抽风了一般,直着向大排档这边冲来。
    到了近处,几阵刺耳的刹车声响,扬起了一团白烟,面包车停了下来,一群男人凶神恶煞的跳下了车,为首的一人,一身的黑色紧身衣,平头窄脸,倒是精悍。
    走在最前,手指着人群中的肖遥,大声喊道:“你,给我出来。”
    之前在望江楼打了史忠强,肖遥以为这些人便是来报仇的,不慌不忙站起身来,脸带着冷笑,走到离那个平头男子近处。
    正准备出手先发制人时,忽听那男子喊道:“你小子马上甩了那个女人,跟我走。”
    好像是听错了什么,肖遥一怔,不解的看着面前的男子,眉头皱得老高。
    “我让你把你身后的女人甩了,明白吗,难道非要让我把你身后的女人脸刮花了,把你拖走。”
    愣了下神,肖遥有些疑惑的打量着对面的一群混混,表面虽凶,可是手里都没带家伙,不像是来打架斗狠报仇的。
    感觉好像是抢亲的路子,肖遥越发不解,随口问道:“你到底是哪一拨的人,是不是吃错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