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强龙 > 第17章 别无选择
两伙男人已经站成了两队,一边是码头扛活的力工,一群粗衣旧布,胡须拉扎的粗糙汉子。
    另一边则是收拾的好像电影中黑社会一样,各个打扮的花里胡哨,撸胳膊挽袖子,吡牙咧嘴的唬人粉男。
    肖遥的问话,对面的平头男子回答的很直接,笔直的手指,直接点在了肖遥身后的苏晴身上,然后向旁边用力的划了一下,好像是让人滚蛋的意思。
    这下不等肖遥不同意,旁边的杨猛等老爷们跟着恼了,刚才和这位女神喝得痛快,怎么也不能看着那些人欺负自己心中的女神。
    “你他吗的是哪冒出来的,有种的和我单挑,打得过我再说。”杨猛腰杆一挺,人已站出来了。
    对面的男子也不废话,一个箭步上前,掌化成刀,横着直砍杨猛的咽喉处。
    动作太快,杨猛根本没想到对方说动手就动手,见那只手掌砍来,也不明白什么抵挡的路子,就好像平时打架一般,一头向那名男子撞去,双手做出一个熊抱的姿势。
    人还没抱着,一条腿闪电般出现在杨猛的胸前,一记飞踹,人又给踹了回来。
    在地上滚了一圈,杨猛这才停下身来,手捂着胸口,老半天才回过气。
    “你歇会。”
    肖遥的脸色已沉了下来,挺身便要出去,身后肖振国一把拉住,急声说道:“孩子,别冲动,问清楚怎么回事,不行报警。”
    杨猛在这些人里面应该是最能打的了,平时他要抢活,别人谁也没和他抢的,在没有肖遥之前,他算是码头的一个霸王了。
    就这么一个猛男,一个照面,被人一脚踹得差点背过气去,可见对面的人有多能打,肖振国怕人再打伤了自己的孩子,其它人虽没有言语,但表情上却是露出了怯意。
    必须要上,看着周围一群男人膀大腰圆,这时候却被人吓得像一群绵羊,肖遥的心情有些沉重。
    被强权,被那些恶势力压制的久了,他们已不知道什么叫反抗,他们需要一头狮子带着他们都变成狮子,将那些敢来冒犯的敌人全部打退。
    轻轻拍了拍父亲的手,肖遥缓缓走出人群,手指轻蔑的向那名男子勾了勾手。
    粗眉竖起,那男子的脸上顿时布满愤怒,身形一晃,已冲到了肖遥的面前,仍是一记手刀横切肖遥咽喉,动作与刚才对付杨猛如出一辙。
    肖遥不是杨猛,肖遥练过,而且练得相当强悍,在军中时便拿过全军格斗第一的奖章。
    看着那记手刀切来,肖遥突然一伸手,好像抓向半空中的一只苍蝇一般,一把抓住了那只割起了冷风的手腕。
    手指刚好捏在那只手腕的手筋处,瞬间一用力,平头男那只生硬似铁的手掌顿时没了力量,好像一个残废。
    手腕青筋被掐住,换成别人早就惨叫乱喊了,对面的男子也算是条汉子,硬是咬着牙不作声,抬起了右腿对着肖遥的小腹猛踹过来。
    早有准备,那条腿刚抬起时,肖遥的腿已踢起,比之更快更狠,大脚印实在的印在那汉子的小腹部。
    手被肖遥掐着,右腿是抬起的,那一脚踢得结结实实,平头男只感觉好像被一只大锤击中了腹部,小腹处的内脏都挤成了一团,脸色瞬间变成了酱紫色,那股子狠劲荡然无存。
    身形一软,男子再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随着那一脚的力量硬是给踢了起来。
    再落下时,脚已没了力量着地,双膝一软,人‘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好。”身背后,缓过来些的杨猛看着仇人被肖遥打倒,扯着破锣嗓子大声的喊着,。
    一人带动,身后人都跟着喊,刚才的怯场一声振散,大伙都跟着呼喊,声势一飞冲天。
    肖遥听在耳中,心情放轻了些,这些人还敢喊,说明他们都不是怂,只是少了带头反抗的人而以。
    又一记飞踹将平头男踹飞出去,肖遥喊道:“哪来回哪去,滚。”
    对面的男子没有走,在地上滚了一圈,刚刚站稳时,手便挥了起来。
    “给我上。”
    一声令下,那些小平头顿时蜂拥而上,诈唬着往前冲。
    只不过似有意的,纷纷避过了还站在场中间的肖遥,而是冲向了他身后的那些扛活的力工。
    吗的,这都是些什么人,来干什么的,肖遥的脸色越发难看,眼看着双方交上了手,也只有打完了再说。
    看着父亲拉着苏晴退到了后面,肖遥再没有顾忌,好像下山猛虎般冲入那群小平头中。
    拳出牙落,脚出人飞,肖遥所过之处便没有一个小平头能够抵挡,后面的力工们见状,声势更强。
    平时不打架,但是扛活的力气,坚实的身子板,那是真练出来的,试着打着一拳,效果出奇的好,那些小平头根本招架不住。
    十几分钟的时间,一群小平头被打的抱头鼠窜,落荒而逃。
    追出了段距离,肖遥停下身来,骂了几句,喊着那些力工兄弟们一起又回到了大排档,喊着老板快点上肉上酒,大伙继续喝。
    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大伙心情自是愉悦,酒肉下去的速度更快了,只忙得刚才还暗道今天要赔大钱的老板,心情又好起来,跑前跑后张罗着。
    大伙在一起互相吹捧着自己刚才怎么揍人,讲着肖遥怎么揍人,总之是士气高涨的不可收拾。
    刚才还被吓坏了的苏晴,这时脸上也是挂满了激动,出身虽然富贵,但是能经历一场这样群殴,让两大群男人为了自己打架,她还是兴奋不已。
    拿着酒杯拉着肖遥挨桌敬酒,敬完了,乖乖的坐在肖遥的身边,两人贴得更近了些。
    第二悠的酒刚喝到一半,突然间又是一阵汽车的轰鸣声响,只见刚才离去的面包车又驶了回来,这回速度更快,直奔着那些餐桌上的人撞来,似乎要撞死几个。
    好在肖遥这边的人反应够快,都撤下来,才没有被撞到,不过大排档的几张桌子却是被撞飞了好几张。
    车门拉开,刚才被肖遥揍过的平头男又跳了下来,手里举着一把片刀大喊着:“给我砍死他们。”
    身后几辆车门打开,只见刚才打跑了的一群小平头混混又跑了回来,手里举着片刀铁棍的向着扛活的兄弟,猛冲过来。
    刚才打架,谁也没动家伙,这些扛活的动起手来还没什么顾虑,现在对方拿着片刀冲过来,顿时有些慌了。
    肖遥一见,暗道一声不妙,知道今天晚上要糟,估计双方一照面,身后的兄弟们就得被砍倒一片,然后落慌而逃,再凝聚不起来。
    眼瞅着对方的那汉子站在队伍中间紧盯着这边,肖遥正准备来个擒贼先擒王时,忽然间,一声枪响,撕裂了整个夜空。
    火拼的阵势顿时停了下来,众人寻声望去,只见最里面的位置,坐着的三个人中,一个中年人,右手高举着手枪,大声喊道:“想造反吗?”
    刚才的乱架早将其它几桌的客人吓跑了,肖遥还有些纳闷,那个刚才和自己打招呼的老头怎么不跑。
    这时候看到一人举起了枪,枪支还是把左轮手枪,肖遥顿时明白了,这三个人是警察,而且级别不低。
    普通的警察为了避免枪支出事,下了班是不会带枪的,如果被查到,严查起来一定被开除。
    面前这三位,出来吃个饭,还敢带枪,起码应该是警局的领导,而且是能抗得住事的。
    见众人停下了,那男子大声喊道:“肖遥,吴刚,过来。”
    肖遥一怔,再看对面的那名男子也是露出了警惕的模样,不由暗道,难道对面的吴刚是警局的人。
    都喊出名字了,看对面的地痞没有再冲上来,肖遥大步向那桌人走去,到了近处,拉过一张椅子,直接坐了下来。
    举枪的人脸上露出一抹惊愕,沉声说道:“你知道你对面的人是谁吗?”
    “说吧,什么事,说完了,好接着打。”肖遥眼睛看着中间的那位年长者,四目相对时,他没看到愤怒,看到的反而是赞赏。
    对面的吴刚也走了过来,初时的冷酷模样,在看清了那位持枪人时,顿时换成了笑脸,快走几步说道:“哎哟,赵大队在这呢,刚才手下的兄弟们闹着玩呢,我马上让他们都散了。”
    回过头,吴刚用力的挥了下手,眨眼间的功夫,那些拎着刀棍的小平头如潮水般退去,只剩下一群不知所措的扛活力工。
    “都散了吧,明天还得干活。”肖遥也跟着喊了一声。
    肖振国也被肖遥劝走了,只剩下苏晴缓缓走了过来,当看到持枪人时,脸上顿时露出一抹笑脸说道:“赵队长真是神勇,一枪就把那些地痞给吓跑了。”
    听不出是赞赏还是贬低,赵队长收好了枪,看着吴刚说道:“你也是当过兵,做过警察的,怎么现在就沦落到现在这种地步。”
    吴刚不作声,只是在旁陪着笑,还没忘记拿出一盒中华,给赵队长和另一人上烟。
    烟没人接,赵队长坐了下来,看了眼中间的长者的态度,回身说道:“走吧,以后别在让我碰到这种事,要不然,一定把你给办了。”
    道谢了几句,吴刚匆匆跑了,肖遥随之望去时,只见吴刚跑去的方向,停着一辆红色的大众甲壳虫车。
    那不是白天那个叫朱琳琳开的车吧,肖遥顿时明白了这个吴刚是谁,一定是慕雪曾经提到的刚哥,只是想不明白,这个吴刚和自己有什么过节,难道是朱琳琳让他过来替慕雪出气的,或者就是慕雪的主意。
    这边肖遥正合计着,只听中年的年长者说道:“年青有为,血气方刚,肖遥啊,你敢和这些地痞无赖正面对抗,虽然我很赞赏,不过你要考虑好,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你背后还有那些普通百姓,如果真出了什么大事,你怎么承担。”
    “如果忍让能解决问题,那么刚才你的人根本不用开枪吓跑那些地痞。”
    “不是每一次都会有人帮你解决困难的。”
    “我别无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