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强龙 > 第20章 正义的声讨
天亮了,一抹金光透过那扇高高的小窗户投入牢房内,显得金光灿烂。
    狱警一早拎着钥匙,挨个打开牢房门,当打开肖遥这间牢房时,看到眼前的一切,顿时怔住了。
    门口一张大床上,肖遥打着呼噜,睡得正香。
    对面的一面墙角下,一群老犯全部大头朝下倒着立,各个鼻青脸肿的,双眼圈一片淤黑,好像一群功夫熊猫正在练功。
    有的老犯实在挺不住了,脑袋着地,就那么窝着,闭着眼打着盹。
    “都干什么呢?”狱警拿着胶皮棍用力的敲打着铁栅门,大声吼着。
    肖遥一个翻身,人迅速坐起,看着狱警笑道:“报告。”
    “你说,怎么回事?”狱警眼睛一瞪,紧盯着肖遥。
    “我不知道,我睡觉太死,不清楚怎么回事。”
    摆明了肖遥这是戏弄自己,那狱警恨得想上去给肖遥几棍子。
    不过他知道新进来的,能一晚上把这些老犯给归拢到这程度,一定是个狠角色,自己一个人实在犯不上与其硬磕。
    手指着一个还倒立的老犯,狱警问道:“九五二七,怎么回事?”
    身形一松,那老犯一个踉跄,人已滚倒在地,活动着快断了的颈椎,低声回道:“报告,我们是在锻炼身体。”
    旁边一群老犯跟着都放下了倒地,倒在地上,满脸痛苦的活动着僵硬的身体。
    忽听牢房最里面传来‘咕咚’一声闷响,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倒了一样,狱警眉头一皱,往里面望去,刚好看到昨晚他安排的三炮倒在地上,大口的呕吐着。
    “怎么回事?”
    看守三炮的老犯们急忙喊道:“报告,他玩躲猫猫。”
    胶皮警棍向肖遥指了指,狱警瞪了一眼,转身就走,大声喊道:“都给我出操点卯,迟到的不用吃早饭了。”
    看着狱警转身走了,肖遥几步到了最先放下倒立的九五二七面前,上前就是两脚,大声骂道:“谁允许你放下来的,立着。”
    ‘咣咣咣’,肖遥挨个又踹了一圈,全都又给打回了功夫熊猫练功的原形,这才转身向里面的厕所走去。
    里面的几个看守三炮的老犯,急忙抓起了三炮便要再给他塞进马桶里,肖遥大声骂道:“吗的,老子要撒尿,让他堵着我怎么尿。”
    几名老犯乖乖的点头,恭敬的在后面看着肖遥撒完了尿,洗脸时,在旁边送上了洗面奶,完事送上毛巾和大宝,好像伺候祖宗一样的伺候着。
    见肖遥要走,三炮急忙挣扎着喊道:“老大,我错了,饶了我吧,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
    “把他给我塞里面去,然后出操,回来要是他动了,你们就让他永远也不能动。”
    肖遥大步向门口走去,路过那些倒立的老犯时,又是一人一脚,骂道:“你们是猪吗,不知道要出操点卯吗?”
    一群老犯哭丧着脸,跟着肖遥的出了门,到了操场上,站成一排,点完了卯后,进了一间食堂。
    排队打完了饭,肖遥一屁股坐下,一个牢房的老犯们纷纷把自己的餐盘送到肖遥面前,这是规矩,要把好东西的先让老大吃。
    对待老犯,肖遥没什么不忍,把几个人的鸡蛋挑到自己的碗里,挥了下手。
    众老犯如释大郝般,急忙感谢着新老大,躲到一旁吃饭。
    正在这时,一名高大的汉子一屁股坐到了肖遥的对面,伸出大手便去拿肖遥餐盘中的鸡蛋,咧嘴一笑,满嘴的大黄牙散发着吃过死人一般的恶臭。
    手刚拿到了鸡蛋,突然间,一根勺子从天而降,耳边传来一声肉被扎破的声响,那根勺子已行在了那汉子的手背上。
    汉子受痛,刚要大喊,一只没剥壳的鸡蛋突然塞进了他的嘴里,后面跟着一拳,连着几颗牙和鸡蛋全都打进了嗓眼,硬是把后面所有的话都给噎了回去。
    肖遥手按着勺子的铁柄,另一只手伸到那汉子的餐盘处,把那只还没动过的勺子拿了过来,也不理会面前汉子被噎的满脸涨红快要死了的模样,慢慢的吃了起来。
    直到有狱警溜达过来时,肖遥这才松开了手,任那汉子自已倒地抽搐,若无其事的继续吃着。
    看到有人倒地,狱警的胶皮棍用力的砸在肖遥的饭桌上,直砸得满桌餐盘都跟着颤了起来。
    “怎么回事?”
    肖遥不理,仍在吃着,直到第二棍子又敲下来时,这才抬起头,惊讶说道:“我哪知道,吃鸡蛋噎着了吧。”
    手指着旁边几名老犯,狱警怒吼道:“你们说怎么回事?”
    其它几名老犯,还没有说话,便感觉到身边突然传来一股子杀气,两道凌厉的目光好像刀锋般扫过众人的咽喉。
    “报告,是吃鸡蛋噎着了。”
    “报告,是噎着了,摔倒时,勺子还插手背上了。”
    没人敢指证,狱警皱着眉头,一双死鱼眼紧紧的盯着肖遥,胶皮棍子用力的砸了下桌面,说道:“小子,有监控的,这里是监狱,是龙你得给我盘着,是虎你得给我趴着,不想早死,就听话点。”
    用力的点着头,肖遥回道:“你也小心点,出了门扒了皮,你和老百姓没什么区别。”
    餐厅内的空气瞬间冰冷,所有老犯都低头吃饭,眼睛斜斜的偷看着这边两人的对峙。
    肖遥无所谓的继续吃饭,那狱警盯了半晌,发现干瞪眼也没用,喊了两名老犯把伤者抬走,转身走了。
    这算是肖遥胜了,换成是普通老犯,这时候没准就是一顿乱棍,然后扔到禁闭室反醒去了。
    可是肖遥顶撞了狱警却没什么事,这下,一餐厅的老犯们再看肖遥时,眼中已充满了敬畏的目光。
    暗道着,这人是什么来历,连狱警都要避让几分,进得是重刑犯的牢房,应该是杀了几条人命的主吧。
    吃过了饭,去晒太阳,肖遥往哪一站,哪里就是一片空地。
    有拍马屁的老犯,送过来软包的中华,高露洁的漱口水,服侍的肖遥一高兴,给了个好处,今天不用再挨揍了。
    回到了牢房,三炮还扎在马桶里,肖遥无聊时倒在床上歇着,一名老犯拿着一套崭新的耐克运动服,送孝敬来了。
    “不错,你就是这个牢房的老二了。”肖遥很高兴的拍了拍那老犯的脸,换了衣服。
    来时穿着一身地摊货,换上了耐克,顿时整个人都精神了,看得旁边的老犯挑着大拇指,赞着新牢头确实是帅呆了。
    一个老犯还说了句老大这一装扮,和韩国的大明星差不多,结果换回来了一顿拳脚。
    打完了才听肖遥说了一句,少提那些娘炮,没个男人模样的,再提把你变成娘炮。
    傍晚时,又有一老犯送了一部能上网的大屏手机,这下肖遥更乐了,直接把这位提升到了牢房老二的位置,上午送运动服的变成老三了。
    没事躺在蚕丝的被褥上,穿着耐克,抽着中华,喝着可乐,嚼着饼干,上着4G网络,脚下还有一个人捏着脚,生活比在外面还爽,只有一点,不能出去。
    不过有手机上网,外面的情况,肖遥仍是了解了一些情况。
    昨天晚上事情发生后,网上便流传了一段视频,一群地痞流-氓冲到周家面馆持械伤人,几十人围攻一名男子,过程中,男子数次险些被人刺中要害,反击时,用门匾打中一人头部时,将人击倒。
    视频下面标题是,强迁何时了,自卫本无罪。
    此视频一出,各大网站纷纷转播,微信点击迅速超过千万,网友纷纷声援,对那位敢拿着门匾勇敢抵挡强迁地痞的壮士疯狂点赞。
    事情越传越快,当晚江城市长的热线被打爆,公安局的网站被刷屏,哪怕是收音机电台也是临时更换了节目,征求大家对这件事的看法,几乎就是一边倒的打法。
    很快,又一群水军出现了,开始点出这是一段两帮黑社会团伙火拼的画面,根本不是什么强迁。
    并且大批网站封锁了该视频,电台节目直接切断,市长电话也被拔了线,微信上的视频也被人直接删除,查无此片。
    不过广大的网友们不谓强权,纷纷下载该视频,以各种标题,各种名义在各在网站,微信,视频网站上传播。
    而且又一段新的视频出现在网上,画面中,还是那群地痞,赌在面馆的门口,几个人对着一个瘦弱的男孩一阵猛踢,旁边一对老俩口声泪俱下的求着情,可是那些地痞还在嬉笑取乐,毫不在意。
    画面照得不是太清晰,不过前后两段视频一对比,看得出里面有多名地痞是同时出现的两段视频中,可以确认这是那条火爆视频的前传,也就是事情发生的原由。
    黑社会火拼的消息不攻自破,英勇见义勇为的呼声越来越响,整个网络任那些删贴的水军再如何努力工作,可声讨的势头之猛已越发不可收拾。
    网络的力量是无穷大的,天刚亮,省委便打来电话质问,你们江城市委是怎么工作的,马上查清事实,澄清谣言,将一切负面舆论消除。
    在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对案犯一定要保护起来,不能受到任何的人身攻击和精神打击,要还法律一个公正,还人民一个公正。
    所以肖遥在号子里面,过得很舒服,脾气也好多了,不像刚开始时,像吃了火药一样,见谁不顺眼就揍。
    整个牢房里的人都知道来了个新大哥,借着放风的时间过来套近乎,送礼物,拍着带香味的马屁。
    肖遥最不放心的还是家里的父母,母亲晕倒的画面不时的在他脑海中闪过,每想到这时,肖遥便是寝食难安。
    还好,次日十点,看守所的喊话,肖遥有人会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