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强龙 > 第21章 正邪博弈
一间间玻璃罩着的会客室内,肖遥看到了父亲,还有周小青。
    父亲的额头皱纹似乎多了许多,在看到儿子时,老眼中顿时充满了泪光,不过看着儿子好像胖了,身上没有什么伤痕,脸色这才好些。
    周小青的状态也不太好,脸上虽是带着笑,但是疲惫相更浓,一双熊猫眼似乎在说明,这几天她根本没怎么睡觉,一直在网上忙碌着,将这件事情无限扩大。
    母亲的病情没有什么大碍,只不过情绪不稳定,心脏随时可能报停,所以一直住在医院里。
    还好三岔口的乡亲们都很热心,轮流到医院去照顾着,送饭送水送安慰,倒是不用怎么担心生活上的事。
    周小青在市电台工作,消息灵通些,说了省委正在调查这件事,很快就会有结果。
    说的也都是些安慰的话,实际上周小青早上收到了单位领导的电话,要她注意自己的身份,不要跟着社会舆论走,更不要成为某些人为了达成某种目的的工具,否则造成的后果自负。
    从其它处也得知,江城市委和政法口这边已经有所动作了,已经锁定了一些网络上为肖遥摇旗呐喊助威的,随时可能下令缉拿。
    看意思,市里是铁了心要办肖遥个过失杀人罪,只是凭网络大军的声援是不够的,而且有时会起到反作用。
    她正在联系几名大学时,家里有权势的同学,看看能不能在市里说上话。
    不过这些她没说,俏脸憔悴,一双美眸全都盯在肖遥的身上。
    当肖遥问到有没有把卡宴送到市二中学校门口时,周小青说,现在是周日,学生放假,学校锁门,不过明天周一,一定会送去。
    回过头,她低声问道,那辆车是还给谁时,肖遥告诉是一名中学生后,她的脸上这才又多出一抹笑容,似有庆幸。
    探监的时间不长,临走时,肖振国告诉儿子,在狱警那放了五千块钱,用来肖遥在里面生活。
    肖遥死活不要,扯着自己衣服上的耐克商标,从口袋里掏出软中华,告诉父亲,自己在里面朋友多,什么都不用花钱,就是弄不出去,要不然给老爸也整两条中华抽抽。
    整个探监的后面几分钟全浪费在讨论这笔钱留不留的问题上,直到最后肖父和周小青才听了肖遥的话,一会把钱取走,免得被那些狱警再吞了,喂了白眼狼。
    两人离开后不久,肖遥又接到了探监的喊话。
    这回是苏晴,通过微信上视频看到了肖遥误杀人的消息,后来派人一打听,才知道肖遥原来被抓起来了,便赶忙赶来。
    别的没什么,只是安慰了下肖遥,走时也是告诉肖遥在狱警那放了一万块钱,不够的话,过段时间再来送钱。
    这钱肖遥没有推辞,自从那一晚上喝酒,肖遥已经把她当成朋友,一个大公司的老总,这点小钱屁也不算。
    等苏晴走了,到了下午的时候,本不是探监的时间,肖遥又收到有人来探监国的喊话,可把牢房里的其它老犯羡慕坏了。
    暗道这个人果然有路子,下午还有亲属能打通关系来探监,这必须得是司法口的有关系人才能做到啊。
    确实是司法口有关系的人,来人是秦知秋,陪着来的是一名律师。
    视频她看过了,也知道那些地痞的来历,通过关系,她也知道当天确实是那些地痞进行强迁。
    不过在她认为,这件事,肖遥一定是防为过当,要是换成普通人拿那木板拍人,估计就是打晕,而不会是出人命,以肖遥的力气,这一门匾拍人头上,是一定会拍死人的。
    但这些也只是她内心的想法,她带律师来就是和肖遥了解当时具体情况的,准备替他做一个长久找官司的准备。
    临走时,秦知秋伸过来一只手,示意肖遥去握。
    隔着小窗,肖遥有些不怀好意思的握着下秦知秋的玉手,手指还不老实的摸了几下,结果在感觉到一个硬物伸过来后,那只嫩白玉手便收回去了。
    扔了句,如果想早点出来,就用上,秦知秋这才带着律师走了。
    等肖遥回去打开硬塑包装一看,是一把刀片,估计是让自己自残,到时办个保外就医,先出去再说。
    肖遥没急着出去,而且也不屑用这种自残的方法出去,要残也是残别人,怎么能残自己。
    在网上他看到那些声援大军的支持,他必须得坚持到最后,让他们知道自己所站的正义的一方,一定会战胜邪恶。
    但是真正让正义战胜邪恶的开始,却是在周一的中午,停在市二中学校门口的白色卡宴遇到了她的主人。
    而她的主人在知道自己的白马出了事,被人整进监狱后,回到了家里,拿出了乖女儿能做到的一切,哄得老爸开心的时候,把强迁误伤人命的事情说了出来。
    慕义不想管这件事,因为三岔口棚户区改造是他督办的项目,这件事已经拖了三个多月,一点动静都没有,让他感觉很恼火。
    可是最近这件事情在网上很火,省里调查组也专门和他谈过话,确认了这件事有没有暴力强迁的问题,他一口否认了根本没有这回事。
    事后,他给了吴有德打电话,只说了一句话,事情尽快解决,不要闹大。
    吴有德也想快点解决,他安排在监狱里面的老犯,找机会做掉肖遥,结果却是动手一个挂一个,人都没死,但比死还难受,最后都被打的生活不能自理。
    想通过监狱这边官方下手,可是在肖遥进去的第二天,监狱这边就有人打过招呼了,谁敢动私刑对肖遥下手,那边公安方面马上立案侦察,对行凶者严惩不怠,摆明了是有人在护着他。
    人不能动,事就那么拖着,在当前严打的势头,慕义也有些忧心,如果哪天事情真给曝光了,那自己这个项目负责人可要摘了乌纱帽了。
    思前想后,又被心疼的女儿一阵磨叽,慕义给吴有德打去了电话,让他把这件事先消了再说。
    把肖遥先放出来,人在里面,总是让那么多人惦记着,时间久了,难免会出什么事。
    这一天,阳光明媚,大清早的,肖遥刚吃完了早餐,叼着中华晒太阳的时间,狱警过来喊话了,肖遥的案子已经结了,可以出去了。
    怎么个结法,让肖遥有些无语,外面那位被肖遥打死的家属出面了,说死者根本没有死,只是被打晕了,现在已经度过了危险期,不日将会出院。
    人没死,就谈不上什么误杀人命,最后这件事就按照正常的打架斗殴,被害人不追究责任不了了之。
    回想起来,肖遥知道当时自己下的手有多重,而且看那人在地上抽搐的劲,后来胸口都没了起伏,他知道那个人一定是死了。
    不知道是哪路神仙给自己解得围,肖遥心中虽是感谢,但要离开这个刚刚打好的窝,还有些舍不得。
    可一想着自己的老父母都在外面望儿心切,肖遥还是收拾了下包裹。
    进来的时候,两手空空,出去的时候,肖遥特意把监狱里面能带走的都收刮了一遍,光是软中华就带走了十几条。
    就这样,临走时,那些狱友还是感天谢地的欢送着这样一位煞神离开,就差没有唱着歌欢送了。
    扛着收拾好的包裹,穿着一身正品的耐克,从狱警那把苏晴压在那的一万块钱取了,叼着软中华,肖遥这才走出了看守所。
    出了那道大铁门,外面一片空阔,连个人影都没有,头顶着那片湛蓝的天,呼吸着风中吹来的湿润气息,肖遥皱眉念道:“没有豪车来接,怎么也得有几辆三轮车吧,不是想让我走回市里吧。”
    迈着双十一走了没多远,便看到不远处一辆车飞驰而来,到了近处,一个漂亮的飘移甩过了车头,扬了肖遥满脸的灰,等着车窗落下时,露出了秦知秋那张带着顽皮的笑脸。
    上了车,肖遥才知道,原来是早上才下的放人通知,外面的人根本不知道,而秦知秋在得到消息后,第一时间赶过来接人,也算是对肖遥很有情谊了。
    车上,秦知秋把整个事情的始终讲述了一遍,最后还是拉拢肖遥,收集吴有德的犯罪证据,早日将他抓捕归案。
    人还是送到医院,下了车,肖遥便拎着包大步跑上了医院大楼。
    到了母亲的病房,刚好看到母亲在那和周小青聊天,两个人亲得好像母女一样,看得肖遥一阵咋舌。
    看到肖遥回来了,屋内两人顿时一阵惊讶,直到肖遥喊了声妈时,肖母这才回过神来,拉着儿子上下打量了半天,最后才说了一句。
    “孩子,你胖了,看来传闻监狱里是个折磨人的地方,这话是假的,如今风气已经大好了。”
    在里面什么好吃的都可着肖遥先吃,吃饱了睡,睡饱了吃,能不胖不怪了。
    和母亲聊了没多久,肖振国便来了,父子俩又是一阵深情感慨法律的公正。
    聊了半晌,肖母病已大好,张罗着便要出院,回家给儿子包饺子。
    说到这时,肖母这才回过神,一把拉住了周小青的说,喊着肖遥让他过来道谢,说了这段时间小霞不只在网上帮着肖遥拉拢了大批的粉丝,还天天到医院来照顾自己,比自己亲闺女都亲。
    说得周小青是满脸霞红,紧跟着说没关系的话,可是眼睛却一直在肖遥的身上落着,嘴角挂着微笑。
    这边喊来了护士准备办理出院手续,肖振国却把肖遥拉到了一旁说道:“杨猛几个人也在这家医院住着,不少乡亲也在,正商量动迁的事呢,过去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