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强龙 > 第22章 攻敌攻心
跟着父亲下了楼,进了一间病房,入眼处,肖遥都认识,都是一起在码头扛活的弟兄长辈。
    一屋四张床,躺着四个人肖遥也认识,也是扛活的,杨猛正在其中,一条腿打着石膏,挂在架子上,脑袋缠着厚厚的绷带,上面还粘着血迹,好像战场上刚下来的伤员。
    本来一群人站在一起无精打彩,闷闷不乐,不过在看到肖遥的瞬间,一群人瞬间好像打了兴奋剂一眼,眼神透出精亮的光芒,纷纷围了上来。
    大伙七嘴八舌的闲聊过后,肖遥也明白了怎么回事,原来自己进去后,赵四又带人去码头要债,没钱就打。
    杨猛等人也不是以前那些随便掐得包子,带人和赵四打了一架,各有损伤。
    事后第二天,杨猛等人刚出门,便在三岔口老周家面馆遇到了上次去强迁的光头带得一帮人。
    这次带得人更多,见一个扛活的打一个,根本没有为什么。
    下得手又黑,最早出来的几个人现在全躺在医院里了,后来三岔口的男女老少聚在一起,拿着铁锹镐头出来,才把人给赶走了。
    最后走时,那个光头还说,给大伙三天的时间收拾东西,三天后再来就带着推土机来,到时候谁不签字就把谁家的房子推了,东西没拿走的,后果自负。
    转眼间,今天就是第三天了,这一大早的,大伙聚在这,就是想一起商量下怎么办,是不是再来个最后一拼。
    本来没谈出个结果,大伙合计着准备回三岔口,收拾东西,别让人把房子推了,东西埋里面。
    没想到,肖遥回来了,主心骨回来了,这颗将要散落的心再度凝聚起来了。
    其实大伙的心里都憋着一股火,就差没有一个领头的,这时候哪怕是肖遥让大伙拿着家伙去市政府堵大门,大家也是毫无畏惧。
    肖遥当场说道,伤的就在这躺着,没事的都跟他回三岔口,吗的,来一个,断他一条腿,看看谁还敢来强迁。
    安抚了几句旁边脸色担忧的父亲,肖遥带着一群扛活的兄弟,破费的打了出租车,赶回了三岔口。
    本来死气沉沉的三岔口在听到肖遥出来的时候,家家户户的人都好像过年一样,脸上都挂着幸福的模样。
    老周家更是拿出了放了快半年的鞭炮,叮叮咣咣的在面条馆前放了一串响鞭,给肖遥去去晦气。
    伤好的差不多的周小峰,拉着肖遥便往屋里拽,围前围后的给肖遥端菜倒水,满脸的崇拜。
    时间还早,肖遥带着几个人就坐在老周家的面馆里面等着,其它的人则是回去喊人,把所有不想动迁的三岔口人都动员起来,只要这边一动上手,马上来支援。
    都到了中午,肖振国陪着老伴和周小青一起赶回三岔了,那些强迁的还没来。
    大伙一人来了一份面条,合计着吃完了再不来就准备回家睡觉时,忽然间,一阵吐吐的好像拖拉车的声音传了过来。
    站在门口的周小峰,望了一眼门外,急忙喊道:“肖大哥,他们来了,真开来了三辆挖掘机。”
    周围的扛活的都停下了筷子,目光投向了肖遥这边,却见肖遥还在大口吃着面条,偶尔抬起头时,也是找一瓣蒜头扔嘴里,嚼得咔哧作响。
    头不动,大伙都不动,也算是打过几次架了,大家的胆气也都练出来些,心情大条的也跟着吃起面条。
    面条还没吃完,面馆的门突然被踹嘎,光头胖子带头走了进来,仰着脖掐着腰,晃着脖间的金链子嬉皮笑脸的打量着屋里的人。
    “哟,人不少啊,还有心情吃面条。”
    趾高气昂的,光头目光扫过一圈,刚准备再说点什么的时候,突然一眼落在了肖遥的身上。
    脸色一怔,光头探前了点脖子,好像拉近了些距离,仔细的打量了一眼,只能看到半面脸的肖遥。
    在确认是肖遥的时候,脸色顿时变成了惊恐,好像看到了猫的老鼠,扭头便跑。
    “站住,再跑打断你的脚。”肖遥用力的拍了下桌子,吼了一声。
    眼中余光看到了光头,转过了身,却没有跑,而是站在门口时,肖遥又低头继续吃起了面条。
    肖遥吃得很香,可是那光头却感觉自已好像洗了个冷水澡一样,浑身上前全是冷汗,难受得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心中不停的骂着老大史忠强,怎么这尊杀神出来了也不打个电话,难道他不知道上次在这家面条馆,几十个人都没有把肖遥怎么样,反而伤了几十个,还死了一个陈彪找来的敢杀人的狠角色。
    越想越怕,光头侧着身,缓缓的回过头,想看看后面肖遥是不是在盯着自己看。
    头还没回,突然一道铃声响了起来,吓得光头一次哆嗦,双手有些不利索的接起了电话。
    “王昌,你在哪呢,肖遥出来了,你小心点,多带点人。”
    光头脸色一怔,听出来电话中的人是史忠强,心中暗自问候了他母亲了一百遍,只是听着不敢回答。
    “喂,王昌,你怎么不回话,吗的,你是不是还懒在那个婊子身上呢,不是说你今天去推他们的房子吗,你到底他吗的敢不敢去?”史忠强的声音提升了几分,充满了嘲笑。
    王昌没敢回话,他感觉身后传来一股了杀气,身体倦缩的越发利害。
    忽然间,一只手从后面伸了过来,直接抢过了他手中的电话,对着电话喊道:“你还有脸说他,你敢来吗?”
    电话中另一面先是一怔,紧跟着传过来史忠强的怯怯声音。
    “你是肖遥。”
    “是你爷爷我。”肖遥大声喊道:“你他吗的敢出现在三岔口,要是能走出去,我名字倒过来念。”
    手机是最新的苹果六,肖遥直接把手机揣进了自己的口袋里,笑呵呵的看着王昌问道:“你还记得我上次走的时候和你说的什么吗?”
    打了个冷颤,王昌用力的摇了摇头,马上又点了点头,点头说道:“三岔口现在一点变化也没有,真的,一点变化也没有。”
    “三岔口没变化,我那些兄弟现在还医院里怎么算?”
    伸手把光头李昌的脑袋夹在了胳膊窝下,手指用力的拍着那光头,对着面馆的门用力的撞了过去。
    门是木门,并不厚实,王昌一脑袋便撞了个大洞,脑袋直接卡在了木门上,好像古代的刑具,直接上了枷锁。
    拉开旁边的门,肖遥大步走出了门,只见门外站着近百号剃着平头,刺龙纹凤的地痞。
    “看什么,打酱油用这么多人吗,想吓死我吗?”
    回手用力的拍了下王昌的脑袋,肖遥冲着那一群地痞喊道:“这就是你们老大,你们谁有种的就过来,把他拖回去,来。”
    没有人上前,刚才王昌刚进屋时与肖遥的对话,外面的人就听到了,吓得后面的人都没敢跟进去。
    肖遥在牢里当狱霸的事早就传开了,手里还有一条人命,敢杀人的主,哪是这些只会诈唬的地痞敢惹的。
    这时候,肖遥喊着让谁去救王昌,谁傻才会去救。
    目光扫过一圈,也没看人上来,肖遥一回身,手拧着王昌的耳朵用力的拉着,直痛得王昌发出一阵杀猪般的惨叫。
    可是叫了许久,对面的人仍是没有人敢出来,肖遥有些无聊的放开了手,拍了拍王昌那颗麻木的脑袋,代声问道:“没有人救你,看来你这人缘混得不怎么样啊!说吧,你想死想活。”
    咽喉卡在木框里,王昌声音呜咽的回道:“肖老大,我想活,放……放我了吧,你说什么要求,我……我都答应。”
    “你有什么?”肖遥反问道。
    “我……”王昌应了一声,却感觉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自己确实什么都没有,混了这么多年,除了喝酒玩女人欺负小瘪三,什么都没有留下,连房子都是租的,哪怕是老妈都还在乡下种地吃糠腌菜。
    想想,王昌哭了,哽咽说道:“老大,我真的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回去我马上回乡下去侍候我老妈,再也不回来了。”
    “大点声说,我没听着。”肖遥用力的拍了下那颗光头。
    王昌深吸一口气,扯着嗓子大声的又喊了一遍,那声音凄惨的好像将死的人说出的善言,听得对面的地痞,面面相觑,脸上都露出了沮丧的表情。
    一个当大哥的都混得这么惨,想着回老家养老,下面小弟还混个什么劲。
    点了点头,肖遥手指着不远处的挖掘机大声喊道:“那三个开车的过来。”
    三个人一听,有些不知所以,一人大喊道:“大哥,我们就是干活的,不是地痞。”
    没有追问,肖遥上前几步,手指一划拉站在前面的几个地痞,喊道:“去,把那三个开车的腿打断,要不然我打断你们的腿。”
    几名地痞一怔,看肖遥一瞪眼,急忙扭头向那三辆挖掘车跑去,到了近处,直接把人拉下,便是一顿胖揍。
    一名司机被打的鼻青脸肿,挣扎着喊道:“大哥,我们不是地痞,是他们花钱雇来的啊,不关我们什么事啊。”
    “腿打断了吗,光打屁股有什么用。”肖遥在后面大声喊道:“吗的,这么黑心的钱你们也赚,下次谁再敢帮着这些垃圾,开挖掘机到三岔口惹事,我就把他埋在三岔口。”
    耳边听着那对面传来几阵骨断声响,肖遥这才回头,用力的拍了下王昌的脑袋,说道:“算算怎么赔偿我那些受伤兄弟的医疗费,还有面馆的损失,算不明白,今天你是不用想活着离开这了。”
    眼睛瞄着那三抬挖掘机,肖遥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说道:“这三台挖掘机不错,勉强够个医疗费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