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强龙 > 第25章 二进宫
本周最后一周冲榜时间,偏锋在此求推荐收藏,若有打赏感恩不尽,谢谢大家支持。
    没有人去在意孙正淳会不会过来结帐,在这些小丫头的眼中,只要车王肖遥在就好,钱不是问题。
    吃喝正在兴头时,肖遥的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是老爸的电话,急忙接起来。
    “小遥,刚才你是不是开车路过码头了,说和人赛车的事?”
    “是啊,怎么了?”
    “老张出车祸了,是你走后不远,一辆宝马车驶过来的时候给撞的,现在司机跑了,你快点过去,协助交警,把事情说清楚了,一定要把凶手给抓拿归案。”
    老张,肖遥的脑子里瞬间想起了之前在码头时一起聊天时,笑得满脸开花的汉子。
    聊天时,老张说,儿子争气,学习成绩优秀直接由学校保送北大,自己这个做老子的没能耐,只能多干点活存点钱,好给儿子赚足了学费钱,剩下的上学的时候买几套好衣服,免得儿子出去穿得太寒酸被人笑话。
    就那么一个粗壮的汉子,怎么就说没了就没了,越想肖遥的心情越沉重,好像压了一根重铁,压得喘不过气来。
    最可气的是孙正淳,撞了人怎么就跑了,这也太没道德了,必须要帮着老张讨个说法,替死者抓住凶手。
    挂了电话,肖遥便向旁边的慕雪要孙正淳的电话,慕雪没有,另一名女同学给了肖遥孙正淳的电话,结果孙正淳的电话打不通,已经关机了。
    旁边一群女学生,问起怎么回事时,肖遥直接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下,然后又向朱琳琳借了那辆甲壳虫,要到现场去看一眼。
    一听孙正淳肇事逃逸,一群女学生们再没了兴趣喝酒,当下慕雪陪着肖遥一起开着甲壳虫赶到了江边码头。
    到了时,现场已经被封锁,红色的警戒条内,几名法医正在检查着地面上的尸体,准备收拾起来拉走。
    警戒线外,几名警察正对一些扛活的问着话,其中一个扛活的,看到肖遥出现时,急忙大声呼喊招呼。
    急忙走过去,肖遥一问怎么回事,那名扛活的说了,肖遥到了码头聊天的时候,提到了正和人飙车,结果肖遥走后不久,那辆宝马就开过来了。
    当时对面正好冲过来一辆车,为了避车,开的太快的那辆宝马就向更宽阔的码头这边冲了过来,老张正在路边卸车上的货,就给撞上了,当时人就飞了。
    宝马车根本没有停,撞了人后,一拨车轮直接驶回了大路,眨眼间的功夫,车已跑没影了。
    一起扛活的都傻了眼,急忙打电话通知老张的家属,想着那辆宝马既然是和肖遥飙车,肖遥应该认识,这才找到了肖振国,让他通知肖遥到码头来,配合交警,把事情的情况说清楚,把肇事司机给抓起来,还老张一个公道。
    事情并不复杂,旁边的交警问着,肖遥回答着,把情况说得清清楚楚,除了把飙车说成了一起开车到沿江路兜风,其它的完全附和事实。
    最后肖遥还在警察笔录上签了字,证实那辆宝马车司机就是孙正淳,慕雪也不甘看热闹一起在笔录上签了字。
    尸体还在,老张的老婆孩子也到了现场,跪在尸体面前一阵哭天喊地的长嚎,哭得肖遥心里好像打翻了五味瓶,说不出的难受滋味。
    人虽然不是肖遥给撞死的,可是这件事的始末确实是肖遥与孙正淳的飙车有关。
    看着尸体拉上了运输车,肖遥的拳头已紧紧握在了一起,咬牙暗道,放心,我一定会把凶手付出同样的代价。
    现场处理完了,肖遥让慕雪自己回家,自己陪着老张的老婆孩子一起到了殡仪馆,帮着办理了死者认尸的手续。
    一夜难熬,死者这边的手续都办完了,就等着抓拿完了凶手,定完了罪便将尸体火化入殓。
    可是天亮的时候,突然间,一辆警车驶到了殡仪馆,直接把肖遥铐上了便走。
    上了车,肖遥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旁边警察说道:“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等到了警察局会有人和你说的。”
    稀里糊涂的到了警察局,又像上次一样,手铐的另一端直接锁在了暖气片上,人只能半站不蹲的杵在那,看着四周走过警察传来的嘲笑眼神,肖遥感觉到了,好像是又有麻烦了。
    按理说,自己做的笔供没问题啊,撞死人的是孙正淳,逃逸的也是他,当时自己根本不在场,与自己没什么关系。
    实在深究起来,自己和孙正淳赛车,这种不能预见的原因所引起的事故,根本不构成犯罪,说严重点,肖遥顶多跟着赔点钱。
    可是这时候人被锁在暖气片上,连普通的嫌疑犯进来了都不会这么锁,典型的要整的人的节奏,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想着想着,肖遥忽然想到了什么,心中不由一沉,心中暗道,不会是有人暗中做了手脚,想借机会把自己再扔牢里面,好对三岔口进行强迁吧。
    想什么来什么,不一会的功夫,两名脸上带着冷笑的警察提着肖遥进了审讯室。
    审讯室的光线很亮,屋内感觉很光明,可是肖遥坐在椅子上,却总感觉屋子里很黑,特别是对面两个警察,明明脸上皮肤很白的人,可是感觉还是很黑。
    两名警察一个记录,一个审讯,开始了问话,问过了姓名,年龄,家庭住址,审讯的警察声音一转,严肃问道。
    “四月二十八日,傍晚十七点十五分,你在哪?”
    时间具体到分钟了,肖遥还真有些记不清,摇了脑袋回道:“记不清了。”
    “是不是在沿江路码头区?”警察声音变得严厉了些,眼睛已然瞪起,
    “这我哪知道?”
    “有路上监控录相显示,当时你是出现在码头区,时间就在十七点十五分。”
    想想时间也差不多,肖遥点了点头,“那算是吧。”
    “当时你是不是开了辆遮挡了号牌的红色大众甲壳虫车?”
    “是。”
    “在行驶过程中,你开车的时速是不是超过了一百五十迈?”
    飙车当然是要开得快了,肖遥又点了点头,心中暗道,这是干什么,要用自己超速来刑拘自己,这不合法啊,没听说因为超速行驶刑拘的。
    问话的警察,脸上露出一抹冷笑,看了眼旁边的供词,手按着那张纸,划到了肖遥眼前。
    “看清楚了,签字吧。”
    这有什么好签字的,肖遥看了眼上面的笔录,内容和刚才自己说的差不多,总感觉有些怪,可是又想不出来问题出在哪?
    看着警察又拍桌子又瞪眼的催促着,肖遥感觉也没什么,大笔一挥签了字。
    笔刚落,那名警察快速的抢过笔供,大步出了门,不一会的功夫,两名持枪的警察大步走了进来,押着肖遥便走。
    “我犯了什么罪,超速也不用拘留吧!”肖遥大声喊着。
    没有人回答,整个警局的警察都好像哑巴一样,路过那名审讯的警察时,肖遥看到的是一抹诡计得逞的嘲笑。
    怎么回事,肖遥的心不由一沉,一肚子疑惑的上了外面加了铁栏杆的警车。
    警车直接驶进了看守所,几名狱警交接了之后,让肖遥又换上了狱服,押着进了关押犯人的区域,又回到了前几天刚出来的地方。
    时间正是上午,老犯一个个吡着牙,咧着牙,无聊的站在那一块小区域内晒着太阳。
    忽然一声铁门声响,两名狱警押着肖遥走进了甬道,老犯们知道来了新人,快步跑了过来,看看新人长得什么模样。
    玩黑庄在第一时间便开了赌盘,众老犯开始下注,赌这个新来的,能不能挺过第一个晚上。
    可是当看到肖遥那张微笑的脸庞时,所有人的表情都怔住了,好像被冰冻住了一样,麻木的看着这尊煞神笑呵呵的进了牢房。
    “完了,这才消停了几天,他就进来了,还让不让人活了。”
    “吗的,还愣着干什么,快准备烟酒,晚上给他供上,还能少挨点揍。”
    看着人影进了门,再看不见了,一群老犯这才反应过来,拿出各自的手段,捞出口袋里的钱,开始张罗着给这位煞星接风洗尘。
    庸人向来自扰,但肖遥不是庸人,进了那间刚熟悉了两天就离开的牢房,背后的门一关,肖遥便把左右几间床上的床褥铺到门口的第一张床上,倒头便睡。
    昨晚陪着老张的老婆孩子,一晚上没休息,肖遥还真有些累了,睡得很实。
    等他再睁开时,眼前,一张满脸麻子的大脸正冲着他笑着,咧开的嘴里露出了满口的黄牙,散发着阵阵的恶臭。
    “****,你他吗的想熏死我啊。”肖遥抬起一脚,直接把人踢飞了出去。
    看到旁边有人站的近前,抬拳便打,不一会的功夫,一牢房的人全被揍了个遍,哭丧着脸求着饶。
    “别打了,大哥,我们给你准备了酒和一只烧鸡,还有中华烟,消消火。”刚才的麻子脸手抱着头,声音委屈的说着。
    肖遥早看到了那只烧鸡和酒,只是想着这些老犯一天不打,必定会登鼻子上脸,所以先是打了一遍,给他们长长记性。
    这边没事了,坐下来,扯了个鸡腿,开了白酒瓶子,大吃大喝起来。
    那些老犯看肖遥不再打骂了,这才慢慢的围了过来,低眉顺眼的看着,偶尔看到肖遥瞪过来眼神时,急忙回脸应笑,一副奴才相。
    吃饱了,喝足了,肖遥伸出了手,旁边大麻脸赶紧把洗湿的毛巾送过去,供老大擦手。
    “手机,谁有能上网的手机,快拿过来。”
    大麻脸一回身,从自己的床底下摸出了一个大屏的三星,恭敬的送到了肖遥手里。
    “行,今天晚上,这屋里你管着,去吧。”
    肖遥挥了挥手,一群老犯如获大释,纷纷退开。
    倒在床上,肖遥快速的打开了手机,上了微信,开始加好友。
    出去的时候,肖遥和周小青聊天,被周小青损了一顿,说他是个笨蛋,有了手机,能上网就能互相通信啊,不知道QQ号,还不知道手机号,加微信吗。
    为此,肖遥特意要了周小青的手机号,而且记得很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