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强龙 > 第三十三章 重义
    敢收德惠房地产的挖掘机,相信这人要么是自已后台有实力,不怕吴有德那些人,要么就像是关昊这样的,人为财死型,为了赚钱,铤而走险。[燃^文^书库][www].[774][buy].[com]

    提到车价,肖遥直接说道:“你说价吧,一口价,行,我就卖,不行就换个地方,我们喝酒,算是认识了,以后有生意再来往。”

    是挺直接的,关昊看了三辆车半晌,眉头皱得老高,许久才说道:“换我说,一辆车给十万块钱就差不多了,毕竟风险太大,不过兄弟你够爽快。这样,一辆车我给你二十万,不过钱不能先付,得收拾完了,卖出去后再付。”

    瞄着关昊,肖遥乐了,说道:“兄弟,你这二倒贩子生意做的不错啊,感情这收车还带压钱的,你要是一年卖不出去,那我还得在这耗一年。”

    “不会,你放心,车先送我那,我给收拾出来,一个月内卖不出去,你拉回来了,和新车一样,算我白忙活,要是卖出去,一辆车给你算二十万,多了算我的,你别眼红就行,而且回头不能把这件事兜出去,我可没你这本事,禁不起那些人折腾。”

    贴近了肖遥几步,关昊说道:“不瞒兄弟你说,我最近也是急需要钱,要不然我也不会铤而走险,都是有老婆孩子的,谁愿意去惹事,闹得家里不安生。”

    确实是这么回事,想着关昊能看到三岔口暴力拆迁的视频,别人也能看到,谁来买挖掘机,都能想到这车是谁的,估计敢接手的人,应该不多。

    深吸了一口,肖遥直接把烟扔了,说道:“行,成交,今天就动手,早点处理了,我也省份心。”

    两人都是麻利人,肖遥把车轮上的锁打开了,剩下几道铁链子打不开的,肖遥正准备找铁丝把锁打开,旁边的关昊自已从钥匙扣上拿下一个铁丝,轻松的打开了锁,看得肖遥一直奇怪,难道这个关昊没事时,还偷偷做点盗车的买卖。

    先打开两辆车的锁,两人一前一后驾着车,向着江城西面的方向驶去。

    一直出了城,没走出多远,前面国道路边出现了一片废旧的厂区,关昊到了厂区门前,动作麻利的打开了门锁,推开了门,这才把车开了进去。

    跟在后面,肖遥看了眼厂区的门牌,上面的字迹掉了不少,不过下面有几个字还是能看清楚,写着汽修厂三个字。

    厂区规模不大,一个破烂不堪的旧院子,摆着几辆报废的拆得零碎的旧车,最里面是一个厂房,里面全是与修车有关的设施,关昊直接开车进了厂房,这才跳下了车。

    回头看肖遥也下来了,笑着说道:“放心,这厂子是我的,当年我当兵回来,靠在部队学的修车技术,这买卖也曾经火过一些年,后来被吴有德那个损货修车不给钱,还说我把他的豪车修坏了,硬是派人堵了我一个多月的门,把生意都给搞黄了,就成这样了。”

    说到这,肖遥明白了,为什么关昊敢卖吴有德的车,感情这两人还有旧怨。

    四周望了两眼,关昊似有感慨,接着说道:“回头那辆车,还得麻烦你帮我开过来,我现在就去买材料,今天晚上就干,兄弟你要是没事,过来搭把手,不白干,完事我给你算工钱。”

    还真会抓人手,肖遥笑了,皱眉问道:“从你这怎么回去。”

    “出了门,就在公路边上等着,半个点左右就有小客过来,二块钱就能进城,走,我带你一起去,我也进城去买东西,顺便把捷达开过来。”

    关昊又锁好了门,带着肖遥出了厂子,站在路边等小客。

    正在这时,关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只听里面传来一道急切的女童声。

    “爸爸,刚才医生过来说,又要欠费了,明天再不交钱,就要停药了,妈妈又说不想治病了,准备出院,怎么办啊。”

    电话中的声音哭腔浓重,带着童音,旁边的肖遥听得清楚,不由眉头微蹙。

    拿着手机的关昊一听更急,急声说道:“妞妞别急,爸爸这边借到钱了,你让妈妈别急,晚点爸爸就把钱给你们汇过去。”

    肖遥在旁边听着正在通话中的两个人,说得让人忧心的话,也明白了,原来关昊的老婆有病,急需要钱,现在正愁着医疗费的事了。

    看着关昊挂了电话,肖遥说道:“需要多少钱给嫂子治病?”

    “当年吴有德到我这小厂子捣乱,我老婆拦着,被那些地痞给打了一顿,当时摔了一跤,把尾骨给摔裂了,后来就出现了股骨头坏死的后遗症。”

    关昊的眼神不知何时已然收紧,似有莹光在闪,声音低沉的说道:“医生说如果手术的话,应该有百分之五十的机会治好,不过需要最少三十万,现在我老婆回老家了,在老家的医院住着,疼得受不了了,就到医院去用药物治疗维持着,能坚持就在家待着,一直这么靠着。”

    说完,关昊的眉头已皱成了一个大嘎哒,仿佛一个永远解不开的结,布满了红血丝的双眼望着江城的方向,似乎在回忆着当年那段恨。

    “行,晚上我先给你拿十万块钱用着,回头卖了车再还我。”肖遥拍了拍关昊的肩膀,大咧咧的说道,听得关昊瞬间睁大了眼,有些不相信的看着肖遥。

    刚好看到车来了,肖遥几步上了车,后面的关昊还在傻看着,直到肖遥喊了一声,才回过神。

    上了车,关昊也没有追问,毕竟这年头借什么都行,就是别借钱,更何况面前这个刚认识了不到半天的兄弟了。

    一路无话,两人先回了三岔口,关昊提车去买东西了,肖遥回家和母亲说那十万块钱要还人,把钱取了,打开了最后那辆挖掘机的锁,往城西的那个汽修车赶去。

    走至半路时,忽然间,只见一辆面包车在后面慢悠悠的跟着,虽隔着些距离,但确实是跟着。

    挺宽的马路,挖掘机是跑不快,可是面包车想超过挖掘机那是不在话下,这么在后面跟着,一定有事。

    肖遥车头一转,拐下了胡同,转着向市南方向驶去。

    又驶出了三四里路,后面的面包车还跟着,肖遥的脸上浮起一抹冷笑,看着前面有条胡同,直接把车开了进去,然后跳下了车,摸出根烟来,边抽边等着。

    不一会的功夫,面包车急速驶来,刚转过弯,还没等加油时,刚好看到了肖遥在前面等着。

    只见面包车的车头一顿,发动机直接给憋熄了火,停了下来。

    紧接着,开车的司机急忙想要再起动,可是不知为何,车就是起动不了,直到肖遥走过来,敲了敲车窗时,车才起动着。

    脸趴在车窗边,肖遥向里面望去,一共两人,没一个认识的。

    拉开了门,把司机一把拽了出来,踹倒在地,肖遥直接问道:“你们大哥是谁?”

    本来还想狡辩,可是挨了一脚的司机,再看肖遥皱着眉,还要动手时,急忙说道:“我们是许老二派过来,看着那三辆挖掘机的。”

    果然是这么回事,肖遥又给了那司机一脚,骂道:“回去告诉许老二,要车行,一辆车五十万,拿钱来赎车,晚了这车可就卖了。”

    皱着眉,肖遥又想了下,说道:“四十万一辆,昨天晚上和许老二也一起喝过酒了,给他个兄弟价,再不能低了,滚吧。”

    司机感忙点头哈腰,向肖遥示谢,开着面包车走了。

    看着面包车走远了,肖遥这才又绕了个圈,赶到了城西的汽修厂。

    回来时,关昊已经回来了,地上摆着几个油漆桶上,还有气泵,烤灯,喷枪等一套喷漆的家伙。

    “回来了。”关昊笑着喊了一声,拿着接好的水枪,开始擦车。

    从车上把十万块钱的纸包拿出来,肖遥走到关昊的身边,递了过去。

    “十万,先拿去用,回头有钱了还我就行。”

    好像没听清,关昊还在擦车,不过看到肖遥站在身后没动时,这才回过头,低头一看,一个打开的纸袋里装了几叠钱,全是粉红的大钞。

    这时关昊才回过神来,眼睛紧紧的盯着肖遥,激动的表情尽显于表,嘴角咬紧时,硬是吐不出一个字来。

    “行了,都是老爷们,别拿出娘们的样来。”

    把钱硬塞到关昊的手里,肖遥接过了水枪,帮着冲洗车辆,头也不回的说道:“快去把钱给嫂子汇过去,回来多买点菜,今天晚上我不走了,你得管酒。”

    看着那钱,关昊老半天才吐出一个字来。

    “谢了,兄弟。”

    扭头人走了,肖遥拿着水枪,擦着车,哼着当兵时,在西南山区里学着的调调,心情很是不错。

    钱,肖遥从来不在乎,能用钱交到一个好哥们,他认为值。

    虽然现在还没品出关昊的为人怎么样,不过从之前在路边等车时,关昊听到了肖遥要借他钱,上车后没有追问,就说明这个人的心很实在,不想给别人增添麻烦。

    要是换成那种见钱眼开的,估计就得追得屁股说着那些没用的感谢的话,回头跟着肖遥回家取钱了,如果真是那样,肖遥就得合计下,要不要真借钱给关昊,帮他应急了。

    最让肖遥认可的是,从关昊的身上,肖遥看到了自己欣赏的那种不屈的劲头,那种风尘中洗理过的坚强,值得一交。

    《都市强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