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强龙 > 第39章 面试
?    古时的僵尸,往往脑门上贴着到符文,上有红色朱砂留印。[燃^文^书库][].[774][buy].[]

    今有用过的卫生巾,沾着血,拍在人的额头上,将人拍倒在地,也是一片红,怎么看都是那般诡异。

    一切都太突然了,以肖遥那般镇静的性格都不由怔了半晌,想不明白,一个卫生巾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劲,能飞的这么快,劲道这么大,把人能当场砸晕了。

    仔细看时,肖遥才明白怎么回事,原来卫生巾的背面,一个硬币大小的铁球压在上面,所以那卫生巾才能飞的又快又狠。

    估计这个扔铁球的之所以用卫生巾,是怕用铁球把人打死了,算起来,这个卫生巾还救了这名交警一条命。

    不只是肖遥怔住了,其它的几位交警也怔住了,半晌,才有人去扶那倒地的交警,有人向卫生巾飞来的楼角方向望去,想找到卫生巾是怎么飞出来的。

    黑暗中,只见又一个黑影从楼角处飞来,挂着呼啸的劲风,直奔另一名举目望去的黑影砸去。

    这下交警早有防备,急忙躲开,落地一看,是一只掉底的皮鞋,还散发着浓浓的臭脚味。

    “敢袭警,抓起来。”几名交警顿时怒了,特别是被卫生巾拍脸上的交警,一边擦着脸上的血,一边打开了手电筒,喊着同伴,照着光亮,向黑暗的楼角逼去。

    只是眨眼间,再没有人理睬肖遥,只剩下交警的车上,那道亮着光点的摄像头,还在对准了肖遥。

    对黑暗中飞出的卫生巾,肖遥想到了可能是那个叫花子扔出来的,但这个时候不是跑过去感谢他的时候。

    咧嘴一笑,肖遥冲着摄像头说道:“对不起,我有急事,有事明天和我的律师说。”

    话落,人一闪身,已钻进了车内,车启动,向后急倒,再挂前档,一脚油门到底,宝马车嗷嗷直叫,没入无尽黑夜中。

    车内,苏晴看着反光镜中再没有人车追来,松了一口气,看着肖遥说道:“是那个人吗?”

    “不知道,一会我再回来看看,如果是他,得还了这个人情。”肖遥很认真的说着。

    从皮包里拿出一叠钱,怎么也有二三千块,苏晴送向肖遥这边说道:“也替我谢谢他。”

    没有收,肖遥回道:“给钱只能帮一时,总不是长久的办法。”

    话说得有些深沉,苏晴打量着肖遥,感觉好像不认识面前这个男人一样。

    在她的印象中,肖遥和个匹夫差不多,大咧咧的随性子做着任何事,哪怕是懵人也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

    这时候突然认真起来,说些意思深远的话,她还有些不适应。

    边聊着,车已驶到了江边上次的那栋别墅,肖遥把车停好了,转身要走。

    苏晴急忙在后面喊住了,用钥匙打开了车库的门,从里面推出来一辆自行车来。

    车是折叠的车,车身上喷着金漆,在路灯下看起来格外晃眼,坐位升到最高,以肖遥的身高长腿,勉强还能伸开,不至于骑着累死。

    看了眼,车上的车牌,上面一些好像是自行车的微型图案,一排字母写着GolidenBrompton。

    默读了一遍,肖遥不认识,不过看样子应该是好车,压了下,车胎气还足,骑了一圈,轻便自如,用力时,骑起来也是耳边挂风,速度飞快。

    “用它带个步吧,碰上交警也不怕。”看肖遥骑了一圈,挥手致谢要走,苏晴在后面喊道:“这是我爸爸送我的生日礼物,别弄丢了。”

    夜风吹拂,将那话音不知吹散何处,苏晴忽然想到了什么,急忙捂着了小嘴,仰头看向了别墅上的二楼处。

    没看到人影,她这才长出一口气,看着那道消失的背影,摇头说道:“希望这份工作能改变你,不要怪我,其实我这么做,也是为你好。”

    肖遥听不到苏晴最后所说的喃喃自语,此时的他,一心想着那个黑暗楼角后的叫花子,想看看他怎么样了。

    能用铁球带着卫生巾打出那么远,肖遥倒是不在乎他的安全,不过对这个人的身世,肖遥却很好奇。

    有这么好的身手,却在垃圾箱旁边混着,简直就是一种暴殄天物。

    再骑到刚才被交警拦下的地方,交警的车已经不见,进了楼角,找了一圈也没找到那个叫花子的影子。

    应该是被那些交警追跑了吧,也不知道以后有没有机会再碰上。

    感慨中又在楼群附近转了一圈,也没看到人影,肖遥这才骑着自行车,回了家。

    舒服的睡了一觉,天刚亮时,肖遥便已醒来,洗过了脸,绕着三岔口跑了一圈,回家时,母亲已把早餐做好。

    一家三口吃着饭,肖振国问道:“今天去码头吗,昨天你没去,大伙又有点乱了。”

    这叫什么事,难道都是挨管的命,肖遥喝了口粥说道:“我今天去市执法局面试,在那找了个份工作,成的话,以后我就是城管了,以后可能去码头的时间会少些,不过有时间我会去的,等杨猛出来了,我和他们好好商量下,都一起干活的,没必须争来抢去的,差不了几个钱。”

    听着儿子要去当城管了,老俩口顿时脸上浮起了惊喜的模样,肖母急忙问道:“什么时候的事,你怎么不早点说?”

    “昨晚才知道了,成不成还不知道呢,一会我就去面试。”

    这时肖振国也忘记了码头的事,和老伴俩人在旁不时的提醒着肖遥面试时要注意的事,见人千万不能发火,官家的人都很注意形象,一会去时把那套皮尔卡丹和金猴换上,中华带上两条,逢人递烟,先打好关系。

    如果需要钱来打点,家里还有点存折,到时候拿出来用上,一定要把这份工作拿下来。

    越说老俩口越高兴,肖母直接跑回屋里,从箱底下拿出一个红色的折,塞给肖遥说带着,需要钱就直接取。

    母亲生病时,那钱都没拿出来,可见那钱的重要性,是母亲压箱底的钱。

    想着父母那急切认真的模样,肖遥心里已打定了主义,这份工作必须拿下,也好让父母能多点宽心。

    钱肖遥没拿,穿着牢里带出来的一身名牌,肖遥从房檐下将那辆叫不上名的折叠自行车推了出来。

    后面肖振国看到了,急忙喊道:“孩子,不行打车吧,你骑个小孩车,会被人笑话的。”

    昨晚骑着这自行车,肖遥感觉很舒服,那脚用力蹬起时,车轮飞转,耳边挂风的感觉很爽。

    向父母挥了挥手,肖遥快速蹬着车,进了市区,一路畅通无阻,比开车不知方便了多少,只是一个大老爷们,骑个小折叠车,看起来有些不顺眼。

    路,肖遥熟,不到八点,人和车已经到了车市执法局。

    时间还早,门倒是开着,但宽阔的大院子就一个人影,好像是看门的大爷,正拿着扫帚,清扫着路边的落叶。

    索然无事,肖遥推车进了门,靠在了收发室门口,挽着胳膊走上前去。

    别看大爷看起来年纪不小,可是人却精神,一眼便看到肖遥急忙喊道:“小伙子,还没上班呢,晚点再来吧。”

    “没事,我帮您扫地,您休息会。”几步上前,肖遥接过了扫帚,胳膊一扫,风卷着落叶,呼呼挂响。

    “小伙子,地不能这么扫,累不说,还不出活。”大爷在旁看着眼急,急记上前接过扫帚,又回复了之前的缓慢动作。

    虽慢,但是有节奏,落叶渐渐归拢,看起来很和谐。

    扫了几下,大爷又把扫帚交到肖遥手里,笑道:“不是出力就能讨到好的,要用点巧劲,得动脑子想。”

    哟,还是个过来人,肖遥笑着点了点头,接过了扫帚,也学着慢慢扫。

    这边没扫完,陆续的便有车进了院内,大爷拍了拍肩膀的肩膀笑道:“行了,这地方有人扫的,走,到我屋喝口水,一会该办事去吧。”

    忙了半天,敢情这老爷就是闲的,自己是跟着白忙活,肖遥干笑一声,跟着进了屋。

    收发室内,肖遥喝着大爷泡的茶,本以为收发信件的大爷能有什么好茶,可是一喝肖遥才发现,原来茶是上好的西湖龙井,味道清香,回味无穷,喝一口满口留香,确实好茶。

    不由的肖遥对这位大爷是越发好奇,但聊了一会,听大爷也不愿提,看时间也差不多了,这才问了,人事部怎么走,进了办公大楼。

    许是刚上班,所有办公室内的人都在烧水沏茶,看报聊天,还没有进入工作气氛。

    敲了下人事部的门,推开门时,只见屋里几张桌子,坐着清一色胖妹,也不知道是怎么招来的,这么整齐。

    无论身高体型相貌,还是身上的服饰气质,肖遥当仁不让的帅气,进了屋,脸带着微笑,一抹阳光和善的模样,顿时将这些吱吱喳喳正聊天的年轻女职员的目光吸引了过来。

    真没想到这一屋子里装了这么多的胖妹,肖遥吓了一跳,不过脸上的笑容更盛,微笑问道:“请问孟局长在吗?”

    离得近的一只女职员急忙起身问道:“还没来呢,有什么事?”

    “我叫肖遥,是来面试的。”

    几名女职员互相一看,胖脸上的笑容更多,纷纷让座,让肖遥先等一会,估计一会孟局长就来了。

    等了没多久,忽听门口处传来一阵脚步声响,两道人影已走了进来,前面一人,肥的弯腰都看不到脚面,差不多就是一个油桶型,走起路来,好像个不倒翁,左右晃着。

    大步进了门,胖子昂首挺胸,看也不看坐在门口处的肖遥,头也不回的说道:“李科长,你也是知道,现在市里对人事调动问题抓得很紧,临时工想转正根本不可能,何况你介绍的人,才干了不到一个月就想转正,你这是难为我啊。”

    身后,进来一人,脸鼻有些青肿,走起路时,脚步还有些瘸,紧跟在后面,说道:“孟局长,这还不是您一句话的事吗,别人我不管,这人是我亲小舅子,直系亲属,你必须得管……”

    话没说完,后面的人忽然停住了,眼睛紧盯着身旁坐着的肖遥,刚才献媚的笑容,瞬间变成了冷脸,吡牙说道:“你怎么在这。”

    肖遥一看,跟着乐了,笑道:“李科长,这么快就又见面了。”

    《都市强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