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强龙 > 第四十一章 谦逊是福
    ‘呯’一声枪响,响彻天迹,掩盖了车流中的鸣笛,掩盖了人流中的喧哗。[燃^文^书库][www].[774][buy].[com]

    几乎所有的人都闭上了眼睛,有因为害怕,有因为紧张,有因为不忍,也有因为压抑的难过。

    一颗子弹飞速的钻出枪口,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飞向了无边的天迹,可这一刻,只有一个人看到了,肖遥。

    ‘哎哟!’一声惊呼紧随着枪响过后传出。

    接着,便是枪落地后,‘啪嗒’一声闷响,滚到了一旁。

    再看梁子,左手捂着右手,似乎右手受了什么伤一般,而地面上,一个打火机正打着转,好像是扔出去时,力量太大,只能借用打转来消除那强劲的力量。

    肖遥急忙扶住了双眼紧闭,满脸悲愤的老大爷,轻声说道:“大爷,威武啊,子弹看到您都得拐弯。”

    怔了下神,老大爷缓缓的睁开了眼,僵硬的双手缓慢的放下了竹扫帚,低下了头,看向了胸口处。

    洗白洗旧了的制服上,除了有一点灰尘,再没有别的任何东西,更淡不上有血迹枪口了。

    “子弹真得能拐弯。”大爷皱着眉,轻声的嘀咕着。

    随后,大爷突然仰天大笑起来,声音洪亮,若是有鸟飞过也一定会被震下来。

    四周人,除了肖遥,皆有些失色,暗道着这老头是不是疯了,一会要不要打精神病医院的电话。

    许久,老大爷才收了笑,脸上现出一抹红晕,手中的大扫帚一立,看着对面捂着手的梁子骂道:“小兔仔子,你有种的再来一枪,来啊……”

    没骂完,老大爷突然又停了下来,眼睛直直的盯着地面上的掉落的枪,随后又将目光转到了肖遥这边,在这一刻,他明白了,自己为什么没有被子弹击中,而是有人救了他。

    而这个人,一定是肖遥,再不可能是旁人。

    ‘哈哈哈’老大爷笑得更欢,手拍着肖遥的肩膀说道:“我这人犟,谁拍马屁我骂谁,哪怕是我儿子拍马屁,我也一样追着他打,可是小伙子你今天的马屁,我收了,享受,哈哈哈。”

    待看清了怎么回事后,四周围的人全都生出了一身的冷汗,擦汗松口气的,全都放松了下来,哪怕是四周的警察也是散到了梁子的身后,不再围着。

    不只是感觉刚才开了枪,事情闹得有些大了,更多的是,感觉到对面的肖遥有些太过让人匪夷所思,居然用了一个打火机救了一条人命。

    由其是梁子,心里着实很感激肖遥,要是肖遥关键时候的一个打火机,打在他的手腕,痛得他枪口甩向了天空,打空了一枪,如果真打中面前这位大爷,事情可真是不好收拾了。

    现在的年月,闹出点事,一经传播便传得天下皆知,这一枪过后,可能便是自己过失杀人,得吃官司了。

    四周的人越围越多,再看城管办公大楼内已有人向这边跑来。

    不是走,确实是跑,一个个短粗胖,急匆匆的向这边跑来。

    为首的胖子,跑得呼哧带喘,上气不接下气,估计跑到门口就得噎死,但还是在跑,好像他老子让人拿枪崩了一样。

    都是干这行的,李光祖一看带头跑来的人,不由惊愕说道:“怎么一把丁局长跑来了,平时外面火烧了房子都不待屁股离开凳子的,今天怎么跑出来了,后面还跟着各支队队长,大队长什么的,出了什么事了。”

    说到这时,李光祖手一拉梁子,低声说道:“快让你的人把门让开,别挡了路,要不然那个丁征越发起火了,一状告上去,你爹也保不住你这帽子。”

    枪响了,梁子就想跑了,只是还不死心,就这么放过了肖遥。

    见形势不对,手指着肖遥恶狠狠的比划了一下,回手一挥手,刚才还气势汹汹的一群民警,顿时作鸟兽散,钻进了警车,扬长而去。

    梁子也想走,不过在这门口闹出了事,总得和这位城管的一把手丁征越说明白了,要不然回头丁征越真得向上捅起来,自己这身皮就算不扒,回头当区警局局长的父亲也得狠狠的骂自己一顿。

    不过梁子倒也没什么怕的,论级别自己的父亲和这位丁征越相差不多,平时也是一起喝酒玩乐的,对子侄,怎么也得客气一些。

    心里不怕,待丁征越气喘吁吁的跑过来时,梁子拿出了很好的家庭教养,迎了上去。

    “丁叔叔,您这是有什么急事,跑这么急。”

    热情的打招呼,换了一张冷屁股,丁征越直接略过了梁子,跑到了还举着大竹扫帚,满面威武模样的老大爷身前。

    “爸,您没事吧,刚才有没有伤到您,那子弹打哪了?”一阵关心的话从丁征越的口中说出,加上好副急色,典型的孝子模样。

    “你老子命大,还能再看你一眼,哼。”老大爷的眼睛狠狠的瞪了一眼,此时已目瞪口呆的梁子,似乎在说,傻了吧,知道我是谁的老子了吧。

    儿子来了,老大爷底气更足了,手向旁边的肖遥一指,说道:“看到这位兄弟没,要不是他救了你老子一命,明年的今年,你就得去卧龙公墓送花了,你得好好感谢感谢他,要不然你这么忙,一年还得多一件事要做。”

    在楼上时,丁征越就看到了肖遥和自己父亲一起并肩做战,当然也听下面人说了,是父亲挺身而出,替肖遥说话助力的,要不然也不会惹出这件事来。

    对肖遥丁征越并没怎么感谢,只是微微点头,示意了下,又仔细检查了一下老大爷,口口声声说道:“爸,回家好好养老吧,别在这看大门了,你这样让我这个做儿子整天提心吊胆的,还怎么工作啊。”

    “怎么嫌我给你丢人了。”老大爷的脸色也沉了下来,怒声说道:“我又没让你出来,你大可以当看不见我,来时我们不是说好了吗,我到这来就是找件事做,谁也不告诉,又不是借你的光,来作威作福。”

    声音一冷,老大爷又接着说道:“要不是我,你能有今天吗,现在感觉我丢人了,好,你这个儿子我也不认了,天天看你像个以前的官老爷一样出出入入,我也看烦了,我丁岐山生不出你这样的儿子,从此以后我们父子俩的关系就算断了。”

    老爷子越说越激动,气得突然身体一抽,双眼翻白,手中的竹扫帚也落地了,人便要向后倒去,心脏病发了。

    “爸。”丁征越被说的一脸羞臊,再看老爷子倒了,顿时急了,急忙喊人开车送人去医院。

    旁边肖遥眼明手快,一把搂住了老爷子,用腿垫着老爷子不让人坐在冷地面上,手摸向了老爷子的制服口袋。

    挨个拍过,从上衣的口袋里摸出了一个小药瓶,一看上面的药名速效救心丸,急忙倒出两粒,撬开老爷子的嘴,把药放在他的舌下含着。

    人还没醒,肖遥又急忙掐老爷子的十指手指,用力气掐,掐得旁边丁征越都有些怒了,生怕肖遥一不小心把父亲的手指头再掐断了。

    刚想着阻止时,突然一声长叹,老爷子丁岐山猛的睁开了眼,一双虎目怔怔的望向了那片不在湛蓝的天空,随后又看向了旁边忙活着的肖遥,缓缓点了点头。

    人醒了,丁征越急忙说道:“爸,您怎么样了,别生气,儿子什么都听您的,您这要是出了什么三长两短,你让儿子怎么活啊,您好好的,儿子以后好生的孝敬您,再不给您惹气受了。”

    自幼被母亲早亡,父亲没有再娶,一人拉扯着丁征越长大,丁征越虽然官场气足了些,但是对父亲那是一百二十个尊敬。

    看着父亲差点没了,刚才那些还有些放不下的官架子顿时没了,急忙把父亲抱住了,向旁边的肖遥问道:“兄弟,你怎么称呼,现在在哪个部门的。”

    在另一边还抱着老爷子,肖遥笑道:“我新来的,叫肖遥,今天刚被分配到城东码头区分队。”

    后面管人事的孟局长也跟着跑过来了,急忙俯下身,向丁征越的耳边说了几句,丁征越一听,脸上顿时扬起了笑脸,笑道:“兄弟你这身手去个支队可惜了,就留在我身边吧,回头训练一下那些城管,提升一下他们的战斗力。”

    一句话,人就提到城管总局上班了,这算是升职了,四周围着的人不由的对肖遥一阵刮目相看,暗道这年轻人命好,救了局长的父亲。

    特别跟着丁征越后面的城管局人,心里更是郁闷,直盯着还坐在肖遥腿上的丁岐山,想着自己怎么就从没注意这个老头和丁征越长得这么像呢,早知道,早点来拍马屁,现在也早升上去了。

    一群人心里想什么的都有,羡慕嫉妒恨到了极致,可是肖遥却是摇了摇头,回道:“我刚上班,还是从基层干起吧。”

    很简单的一句话,肖遥说得平心静气,没有半点的做作装假弄谦虚,听得周围人脸色均是一怔,再看肖遥时,似乎肖遥的脑袋上顶着一个傻帽的光环。

    老爷子还在肖遥的腿上坐着,目光中此时已充满了赞赏,花白的额头轻轻的点头,说道:“小兄弟,你有骨气,又仗义,身手这么好,留在这可惜了,回头我和我战友打声招呼,去他的特警大队吧,那才更适合你。”

    《都市强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