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强龙 > 第47章 旧人新怨
?    平时马江林总感觉医院里的气氛很令人压抑,特别是看着护士急匆匆的冲进某个病房,然后慢吞吞的推出来某一辆盖着白布的医务车,进了电梯。[燃^文^书库][].[774][buy].[]

    那种生与死的感觉,总是让他对人生有着更深刻的认识,让他对那些市俗的权力有些鄙夷。

    但那时,是他还没有找个向上钻营的突破口,如今的突破口就在身后的病房里,他的心再次充满了功利。

    整理了一下衣襟,马江林大步走回了病房,四周的城管让开,直接走到了肖遥身边。

    先是向肖振国老俩口示意了下,然后认真而严肃的向肖遥说道:“刚才接到上面的消息,基于肖遥同志这次的表现非常优秀,由代理副中队长转为副中队长职务,享受股级科员待遇,文件明日下发,特此公告。”

    这也太快了,来了就当代理副队长,到了下午就转为副队长了,上面还没有正职,看来没多久就是中队长了,随后还得升,因为这势头太猛了,怕收不住闸。

    ‘哗哗’一片掌声响起,好像领导开完了会的马屁拍掌,所以有城管都跟着鼓掌,哪怕是马江林也是象征性的拍了两下。

    见肖遥要起身表示感谢,马江林急忙上前按下了肖遥的身形,任重而道远的说道:“还有一个消息,就是市里准备安排我们城东分局做一次城区整治行动,对辖区内的各种违规乱纪行为进行处理,这件事上面还是很重视的,特意点名要肖遥同志担任执行人。”

    脸上换上一副笑脸,马江林笑道:“所以肖遥同志,你必须要在短时间内把伤养好,回到岗位第一线,还有更重要的任务等着你去做。”

    “是,保正完成任务。”肖遥躺在床上敬了个礼,声音洪亮的回道。

    马江林跟着回了一个礼,算是正式交待了,接着又和几名城管说了一下,安排晚上留人陪护肖遥,有什么需要直接办,不需要先申请,并留下一辆车,作为临时交通工具,务必照顾好肖遥,让他尽快回复。

    这才头一天上班就有这种待遇,一群城管们自是眼红的很,可是一想肖遥下午的作风,也是各自敬佩。

    受了伤,怎么也得住一个星期,按人头两人一天,大家安排完了,留下辰韬和另一名城管陪护,其它人便散了。

    肖遥本来就没事,看父母脸色虽兴奋,但也有忧虑,便喊着那两名值班的到隔壁屋去看看王守信,都一个局的,怎么也得都照顾上,免得落了个人走茶凉的意思。

    暗赞着肖遥人厚道,两名城管不太情愿的去了隔壁屋。

    病房内剩下了肖家三口人,看着儿子精神不错,肖振国倒是没太担心他的身体,轻声说道:“孩子,以后可别这么拼命,真拼伤了,赚多钱也不值啊,到时候你回家一休养,上不了班,渐渐的,你就会被人遗忘的,以前再风光也什么都不算了,到时开那一点补助,能活着就不错了,这辈子可就毁了。”

    “知道了爸。”肖遥满口答应,心里也是默默认可。

    摊开了掌心,只见里面有个小纸条,打开看时,上面的字迹还算工整,不过显得稚气十足,太过于拘束,显然是被人硬逼着练字出的结果。

    这是那个小男孩谢锦绩偷偷塞到他手里的,说让他在没有人的时候看。

    纸条上的话很简单了,先是说了一堆感恩的话,后面是一句相当誓言一句的话,受人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最底下是一串电话号码。

    不用说,这是小男孩的私人电话了,日后肖遥如果有什么事,可以找这个小男孩,然后他会尽他的所能,尽量帮助肖遥。

    人小鬼大,肖遥轻轻把纸条收好,陪着父母说话。

    没一会的功夫,那两名城管又回来了,说了王守信老婆在陪他,不需要外人守着,倒是肖遥这边,父母年岁大了,在医院陪护太累,这时候天也快黑了,不如先开车送回家,明天再接来。

    想想也是,肖遥便劝着父母回家去休息吧,反正自己也没事,就是在医院装个样子。

    磨不过儿子,老俩口拿着谢锦绩送来的纸袋,跟着一名城管下了楼,把辰韬留下来陪肖遥。

    屋里剩下两个人了,再没什么拘束,肖遥把马江林留下的紫气东来烟拿出来,两人一人一支,抽了起来。

    正吞云吐雾时,忽听病房的门传来一声轻响,推开时,露出一张带着眼睛,看起来斯斯文文的脸。

    “请问,是肖遥肖先生的病房吗?”一股外地口音硬传到江城这边口音的话传了进来,让人听起来生硬。

    肖遥急忙又倒回到了病床上,辰韬脸沉了下来,回道:“是,你是?”

    “我叫冯林,是冯森的哥哥。”见肖遥两人不明白,冯林急忙说道:“冯森就是下午时候冒犯肖先生的那个鱼贩子。”

    说到这,再看冯林手里大包小裹的拿着不少的东西,肖遥顿时明白了,看来冯森被抓后应该是被收拾了,哥哥一看情况不妙,急忙过来找肖遥,看看能不能给弟弟找一条活路。

    弟弟不是东西,全都是这当哥的撑腰,看着那张假笑的脸,肖遥心里就烦,而且肖遥总感觉这张脸很面熟,好像就是上次孙正淳撞死人后,对自己开的黑庭的那名法官。

    当时,这名法官穿的是法官服,看起来很正式,不像今天穿得休闲便装,没了官威,多了些百姓大众的模样。

    不过那一嘴偏远地区的口音硬是咬着舌尖改到江城这边的口音,直接露了他的底,哪怕比那天开庭时说的标准了许多,但肖遥还是能听出来那股子外味。

    人家上门陪罪了,伸手不打笑脸人,太强硬的赶出去,保不准这个当法官的冯林又想出什么馊主意,敢开黑庭,说明这人和孙正淳这些人也是有关系的,一个有知识心底又坏的人,玩起阴招最是可怕。

    为了防备,肖遥偷偷的打开了手机录音键,笑着向冯林打了个招呼。

    将东西放在了病床旁边的,冯林笑着坐到了肖遥的床边,慰问了肖遥几句。

    有人在旁,说话实在不方便,冯林稍侧了下身,向站在辰韬说道:“我想和肖老弟说几句话,不知道兄弟能不能行不方便。”

    都是明白事的人,辰韬见肖遥点头,转身出了屋。

    病房内,只剩下了肖遥冯林两人,冯林直接从口袋里摸出一张招行的银行卡,双手送到了肖遥的面前,声音有几分悲情的说道:“都是我的错,当年我父亲早逝,是弟弟缀学打工,供我上的大学,后来我毕业上班了,利用工作之便对弟弟也是一在的放纵,才惹出了今天的祸事。”

    见肖遥没有收卡的意思,冯林叹息了一声说道:“今天下午,我弟弟已经被正式的批捕,以故意行凶伤人罪起诉的,我母亲听到这个消息,当时高血压就犯了,现在就在这家医院里住着,嘴里不停的嘀咕着我弟弟的名字,让我这个做儿子的,听着心里实在是难过,这才厚着脸皮,来求肖老弟一个情。”

    说的是阴阳顿错,充满了悲伤情感,肖遥差点就心软了,不过看着冯林的那只递卡的手,一点颤抖也没有,这分明是不激动啊,这戏演的也太逼真了,要不是肖遥观察入微,只怕还真没看出来,这货在演戏。

    见肖遥仍是没有反应,冯林稍有些皱眉,不过一闪即逝,把卡放到了肖遥身上的床单上,轻声说道:“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只求肖老弟放过我弟弟,和上面说一句话就行,事后我弟弟出来了,我另一重谢,一定带着我那个不着调的弟弟来给肖老弟请罪道歉。”

    还是没有反应,肖遥只是木讷的点着头,好像脑子撞坏了一样,看得善于察言观色的冯林一头雾水,有些猜不透肖遥的意思。

    作为法官,见过的人多了,最怕的就是见到没有这种任何反应的人,哪怕是不收礼物不收钱,你也得说一句话啊。

    实在忍不住,冯林问道:“肖老弟,你看这事怎么办好?”

    皱着眉,肖遥突然问道:“孙正淳现在哪去了?”

    一句话好像晴天一个霹雳,劈到了冯林的脑门上,顿时把人劈怔住了。

    冯林见过肖遥,只是那时在法庭看起来的脸有灰气,好像个匹夫的肖遥,与这个时候躺在病床上,都是一脸英姿勃发的肖遥,实在是差的太多。

    当初听到肖遥的名字还以为是另一个人,一个刚出狱的老犯和一名刚立了功的城管,巨大的身份差距,在短短的几天时间内,很难让人联想到会是一个人。

    任他怎么想,也想不通,在这么短的几天里,肖遥怎么可能从一个敢打法官的老犯会转换成了一名优秀的城管,还能立下这么大的功劳。

    这时听肖遥提到了孙正淳,冯林瞬间把两个人合成了一个人,因为这事也只有当时那个吃官司的肖遥才会记得如此深刻,脸色难看的同时,嘴巴却闭得紧紧的,比之刚才的肖遥闭得还要紧。

    “冯法官,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肖遥冷笑着追问道。

    冯林低着头,眼珠着飞速的转着,脑子里想着怎么去回答肖遥的问题。

    当初开黑庭审肖遥那是收了钱的,虽然没判了肖遥,可是人家给的钱都没有要,而且事后孙正淳的父亲,交通局长还特意请了冯林吃了饭,让他帮忙把儿子的事给办一下。

    后来也是他出的面,对死者张家进行调节,给了六十万,买了条人命,但是和孙正淳的父亲却要了九十万的钱,从中大赚了一笔。

    当时他和张家说了,拿了钱就闭上嘴,谁问也不能告诉怎么回事,特别是肖遥,就是不想肖遥还记恨着这件事。

    这时肖遥追问起来,冯林苦想着,这件事该怎么说,才能让肖遥不至于迁怒于自己,坏了弟弟的事情。

    《都市强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