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强龙 > 第49章 风生水起
?    对冯林的这种偷拍病人在生病期间行为的这种做法,肖遥根本没放在心上,想英雄也是人,受了伤还敢喝酒,这才更附和英雄本色。[燃^文^书库][].[774][buy].[]

    拉着辰韬把剩下的酒喝了,又安排辰韬去隔壁看了眼王守信,确认没事了,两人这才休息。

    天刚刚亮,病房的门便被推开,肖母拎着一个保温杯走了进来,里面炖了只老母鸡,汤上面泛起了浓浓的油花,配上一啜香菜花,打开盖时,香味瞬间满屋。

    嚼一口鸡肉,那熟烂的程度,想家里没有高压锅,估计得炖上最少四个多小时,不由的肖遥眼中又感湿润,一个劲的猛吃,看得肖母脸上满是幸福。

    身上没伤,躺着实在是折磨肖遥,等辰韬两个陪护吃完了早餐回来,肖遥便张罗着出院,多拿点医药,回家养伤也是一样,还美其名曰给国家省点钱。

    两人拧不过肖遥,只好替肖遥办理了手续,走时开了一大堆头痛脑热的常用药,四个人这才坐上了面包车,赶到了三岔口。

    当城管的车刚驶进了三岔口的时候,突然间从各条胡同里冲出来了一群老百姓,手里拿着铁锹镐头的把城管的车围成一圈,只吓得辰韬两人面面相觑,不知为何。

    车上的肖遥看了,心中暗笑,看来这两次混混们的折腾,已使得三岔口的百姓知道了该怎么反击,看到了城管车来,也是认为要动迁,居然给围住了。

    急忙拉开车门,肖遥先下了车,和街坊打过了招呼,说了原由,一群街坊这才散了。

    车停到了肖遥家门口,辰韬看着那小平房,向肖遥说道:“肖哥,局里有宿舍,条件能好些,你这来回跑,住在这也实在不方便,回头我向局长反应一下,先给肖哥你留一套。”

    “不用了,我在这住挺好,以后换房子也在这住。”肖遥脸色认真的说道:“哥几个也回去吧,改天上班我再请大伙喝酒。”

    辰韬发现肖遥的脸色有些稍沉,不敢再说,告了辞,开车走了。

    回到了家,肖遥可就自在了,拿起了昨晚谢锦绩拎来的礼盒一看,什么燕窝鱼翅之类的,应有尽有,全是补品,看得肖遥一阵撇嘴,暗道昨天那个小男孩没说他爸是干什么的,他妈妈也没说,看来非富即贵啊。

    东西拿出来就是吃的,肖遥打开了手机,上了网,学着怎么做这些燕窝鱼翅,先做了给父母尝尝。

    这边肖遥正在家研究吃得时,忽然间,听到平房外面传来一声大喊:“你干什么,鬼鬼祟祟的。”

    肖遥一怔,听出了是街坊的喊声,急忙走到门口向外看去,只见一道身影正扭头向三岔口外面跑去,手里还拎着一个摄像机样的东西,看身形正是冯林。

    “吗的,还没完了。”肖遥骂了一声推开了门,身后肖母急忙说道:“孩子,你身上有伤,可别抻着伤口啊。”

    肖母始终不信肖遥没有受伤,硬拉着肖遥,可是肖遥却不能看着冯林跑了,在门口大喊了一声。

    “别放他走,这小子是来偷拍三岔口地形图的。”

    一句话好像捅了马蜂窝,那名报警的街坊跟着重复了一遍肖遥的话,声音更大,好像扩音大喇叭一样的将有人偷拍三岔口地图形的消息传播开来,顿时从三岔口的胡同中又拥出一群人来。

    看着就冯林一个人,穿着便装,眼神发贼,手里还有摄像机,和间谍差不多,老百姓们顿时一拥而上。

    管那冯林喊着什么,直接把摄像机砸了,不知谁还踹了一脚冯林,人也踹倒了,大伙在向前一挤,混乱中瞎乱的一阵出脚。

    等一分钟过后,一群老百姓再散开时,只见地面上冯林嘴里吐着血水,满脸的青肿,身体佝偻的和条死虾差不多,眼眶里满是泪水和委曲。

    老百姓的心还是很善良的,看着冯林倒在地上半天没起来,一位老大爷还是打了一二零,让一辆医护车把人给抬走了。

    肖遥没出面,不过看到村民的反应,心里着实高兴,就这种团结一心,勇挡外敌的状态,谁敢强迁三岔口。

    折腾到了中午,两碗冰糖燕窝才端上桌,肖振国也从码头回来了,看着燕窝根本下不了勺子。

    “孩子,你吃吧,你身上伤没好,得补补。”

    把门锁好了,肖遥回到屋里,开始拆绷带,好容易拆光了,露出里面创可贴大的伤口时,老俩口这才放心。

    这边肖家老俩口喝着燕窝,肖遥又开始往回缠,正缠至一半时,忽听一声敲门声响,门外传来了周小青的声音。

    “肖大哥在家吗?”

    在电台工作,有新闻,周小青第一个知道,看到了肖遥受伤当了英雄,住在医院,中午一下班就赶到了医院,结果扑了个空,说人已经出院了,这才急匆匆的赶回了三岔口来看肖遥。

    拎得东西是普通的水果,不过却是礼轻意重,肖遥急忙给让进家里,都是熟人,肖遥坦然的承认了自己的伤是假的,是局里为了争功名用的。

    肖家老俩口看着心热,悄悄出了里屋,只剩下孤男寡女两人在屋里。

    和周小青倒也没客气,肖遥一个人缠着绷带有些麻烦,就让周小青帮着缠。

    一身的腱子肉,绷的紧紧的,充满了力量,缠绷带的周小青,不经意的总要接触到肖遥的皮肤,美眸盯着那些绷带缠过的身体,一张俏脸是越缠越红,红扑扑的好像熟透的苹果,让人忍不住想亲一口。

    那身体让女人看着实在是眼热,对一个没接触着男人的周小青来说更是心跳不已,手下早没了分寸。

    好容易缠完了,缠得有厚有薄的,难看之极,急忙又给拆开了,又缠了一遍,结果还是不好看,又拆开再缠。

    一个绷带差不多缠了一个多小时才缠完,两人硬是连三句话都没说上,再看时间,周小青已经过了上班的时间,急忙匆匆的走了,说了明天再来帮着换。

    看着那身影雀跃的离开,肖遥的脸上露出一抹微笑,说实话,接触的女孩中,可能周小青确实是最会过日子的,连送得礼物都是牛奶饼干之类,老百姓常吃的东西,也是最合父母心意的。

    但是肖遥却是说不出的哪不对,总是感觉少点什么。

    中午吃过了饭,肖遥睡了一觉,还没睡到自然醒,便有一名记者带着摄像师上门,对英雄离开医院,为国家省一部分医疗费用来进行采访。

    到了傍晚下班时,又有客上门,是分局的一些同事,大包小裹的慰问品堆了满坑。

    现在肖遥可是红人,局里那些心思活的那可是挖空了心思想拉关系,所以一下班,便集齐了一群人,开了好几辆车,来肖家看望肖遥。

    过了一天,关昊带着高虎等一群开出租的兄弟又赶到了肖家,礼物倒是没什么,不过人来了不少,都是在电视和广播上看到的消息,吓得急忙约好了赶到了三岔口,一打听,没有人不知道肖遥家在哪的,倒是好找的很。

    随后苏晴因为工作太忙,也派人过来慰问了,送了两瓶飞天茅台,不知是来看病人还是送礼。

    慕雪也打来电话了,缠问了半天当时的情况,最后说了自己被爸爸看紧了,高考前是出不去了,要不然一定去看他。

    哪怕是那位冰冷的秦知秋也给肖遥打了电话,算是慰问一下,不过在电话中很认真的怀疑了肖遥有没有真受伤这个问题。

    来回的几天,看望肖遥的人都是成车成车的拉,东西是一包包的拎,一间小平房门前,始终就没断车流,看得三岔口的老百姓一阵感慨,老肖家的儿子出息了,送礼的人都这么多,也不知道那栋小平房能不能装下这些东西。

    为了不影响英雄负伤的形象,肖遥咬着牙在家硬挺了七天,实在因为闲的发慌挺不住了,向单位汇报,说自己的伤可以正常的进行上班,只要不做剧烈运动就行。

    经过组织上的研究,批准了肖遥上班的要求,但为了防止伤口恶化,还是派了车天天接送肖遥,尽量让英雄少一些运动,免得抻开伤口。

    上班第一天,自然又是热闹非凡,三个中队的城管对肖遥的回归表现出了极高的热情,哪怕是执法总局的丁征越也是亲自打来了电话,慰问英雄身体回复的情况,让人感觉身心暖暖,恨不得以身报国。

    闲了一天,肖遥闲得有些蛋弹,晚上怕被人识破了假伤,也没敢带自己那队兄弟去喝酒,闷闷的回了家。

    折叠车扔到了单位,这边坐着单位通勤刚回到三岔口时,便看到一道身影,叼着烟卷,满脸焦急的在当初用铁链子锁着三辆挖掘机车的地方转悠着。

    肖遥仔细一看,是高虎,身后不远处停着一辆出租车,黑着灯,显然正在这等人。

    下了车,肖遥扯着嗓子,底气十足的喊道:“高虎,你是在等我。”

    听到了声音,高虎一回头,刚好看到了肖遥,露出一张笑脸,急忙迈步跑了过来。

    “肖哥,我到您家去了,结果说您上班了,你这伤是好了。”当时高虎一群人去时,肖遥不敢说自己没伤,人多嘴杂,都是一群粗老爷们,他还怕事漏出风去。

    肖遥点了点头,看着高虎的脸色不对,急忙问道:“什么事说吧。”

    “关二哥出事了。”高虎脸色有些凝重的说道:“在卖挖掘机的时候,让人坑了,现在人被扣下了,说了不拿出二十万来,人就不用提了,后天去江边苇塘里收尸。”

    《都市强龙》